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拘捕AfD議員中國裔助理 涉替中國當間諜 監視海外異見人士

德國連續第二日傳出拘捕替中國當間諜的人士,這次是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 擔任議員助理的43歲德國籍中國裔人士郭健。消息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一個多月,而且 Krah 是 AfD 在今次選舉中的名單首位者,這宗案件較 昨天有關非法取得德國軍事技術 的案件敏感得多。

杮子軟的吃

歐元區財長15日通宵開會後,16日凌晨通過第5個拯救區內國家的方案,以100億歐元(1015億港元/3889億新台幣/813億人民幣)拯救塞浦路斯。塞浦路斯只是小國,本身影響不大,但這份拯救方案開了先河:相關國家的存款都要「徵稅」,即是變相充公部份存款,以作為拯救方案財政來源的一部份。

擁有10萬歐元存款或以下的人士,存款被充公6.75%,以上的則充公9.9%,估計合共獲得58億歐元(589億港元/2255億新台幣/472億人民幣)款項。18日是塞浦路斯假期,所以措施在19日實施;電子轉賬已即時停止,至於ATM,基本上消息傳出後,16日中午左右,差不多全國ATM都沒有現金可提取了,因為國民一窩蜂盡量提走存款,盡量減低被充公的金額。

歐元區的官方解釋是:塞浦路斯銀行體系相當於該國一年GDP的8倍,太大,因此必須壓縮銀行體系,才能拯救塞浦路斯。

情況有點像冰島,就是90年代至21世紀首個十年,由於金融業自由化,一些小國如冰島和塞浦路斯吸引了大量資金湧入,銀行體系根本不只是服務本身國家,而是同時服務其他國家,但一旦出事,例如金融海嘯後,負責拯救的也只是該國本身,湧入資金的來源國政府不會理會,因此銀行體系長遠必須縮減回至與該國經濟規模相符的比例。

但說實話,我暫時未能明白,縮減塞浦路斯銀行體系與向存款徵稅,兩者之間有何關係。我倒覺得,這次要求塞浦路斯充公部份存款,倒是杮子檢軟的吃而已--不要說西班牙和意大利這類一破產會禍連全歐洲的大型經濟體,就算希臘或愛爾蘭,她們的談判籌碼都遠較塞浦路斯多,塞浦路斯只是弱國被人欺而已。

當然,另一個實際考慮是,塞浦路斯存款中,有大量--大概三至四成--是外來資金。要德國、荷蘭等政府說服自己的國民,用他們的稅款去拯救塞浦路斯外的資金的擁有者,而這些人又不用承擔成本,難以說服。更不消說,外來資金中,又有很多是俄羅斯富豪,甚至可能是俄羅斯人用來洗黑錢才把資金轉至塞浦路斯。救俄羅斯人?要保住「黑錢」不會破產?德國等北歐洲國家的人民也會同樣憤怒呢!

現在的問題是:歐洲各國政府,能否說服其他國家的存款者,尤其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國民,向存款開刀的措施「下不為例」?如果不能,過去5年歐洲各國及歐盟一直希望避免的大規模擠提,可能出現。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辛偉誠建議收緊失業福利 取消GP簽病假紙權力

英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 星期五表示 ,如果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政府將會取消普通科醫生(GP)簽署病假紙(sick note)的權力,揚言要改變英國的「病假紙文化」,並收緊失業福利,鼓勵更多人就業。

援烏撥款綑綁TikTok法案 美眾院迫參院盡快通過 最快下週生效

美國眾議院議長莊臣(Mike Johnson)星期三晚公佈了軍援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撥款法案,當中還加插了「TikTok剝離」法案,全部措施一同表決,顯示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借烏克蘭軍援問題,迫控制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盡快通過「TikTok法案」,最快可以下週完成整個立法程序。

德文差英文差唔見影 郭健早被質疑行跡可疑

就德國AfD(另一選項黨)今年6月初歐洲議會選舉名單首位者(Spitzenkandidat)Maximilian Krah 的議員助理 郭健今天(23日)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 ,不只德國傳媒,連英文媒體去年4月也有文章提及,議事廳內早有耳言,覺得郭健很可疑。

最像針對伊朗核設施的以色列襲擊

伊朗伊斯法罕市(Isfahan)附近星期五清晨4時左右傳出多下爆炸聲,應該是無人機襲擊,相信是以色列反擊星期日凌晨遭伊朗無人機蜂群攻勢一事。挑選伊斯法罕下手,因為這是伊朗核計劃的「總部」,但跟伊朗的襲擊一樣,以色列這次只是作出最像在襲擊伊朗核設施的行動,向伊朗發出警告,實際上以色列也知道,這種規模的襲擊對伊朗設施不會有任何傷害。

英起訴2男子 涉向中國洩密 一為反中議員小組研究員

英國去年3月拘捕2名男子,調查他們涉嫌替中國做間諜,滲透英國國會。事隔超過1年, 英國當局星期一宣佈起訴二人 違返1911年《官方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並正式開名,表示被告是去年已開名的國會前議員助理Christopher Cash(29歲),以及32歲的Christopher 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