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拘捕AfD議員中國裔助理 涉替中國當間諜 監視海外異見人士

德國連續第二日傳出拘捕替中國當間諜的人士,這次是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 擔任議員助理的43歲德國籍中國裔人士郭健。消息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一個多月,而且 Krah 是 AfD 在今次選舉中的名單首位者,這宗案件較 昨天有關非法取得德國軍事技術 的案件敏感得多。

「債由自取」


(以上朔伊布勒接受訪問的影片亦可到ZDF的網站

塞浦路斯國會19日在1票贊成也沒有的情況下否決存款稅,把拯救塞浦路斯的問題的球拋向歐元區各國,但德國財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當晚接受德國電視台ZDF訪問時,已立即把球拋回塞浦路斯,表示塞浦路斯的銀行體系過大(以及他沒有直說出口「靠洗錢/避稅天堂來吸引外資」),稅率也極低(利得稅只有10%,比愛爾蘭更低!)。他並說,這些問題是塞浦路斯咎由自取,不能賴別人(Und daran ist niemand außer Zypern schuld.)

「塞浦路斯咎由自取」,ZDF的題目為「Zypern ist selbst schuld」--有趣的是,在德文,罪咎、犯錯(schuld)一詞,跟債務是用同一個詞,巧合地,這句說話亦可變成塞浦路斯「債由自取」!歐債危機期間,一些英文傳媒/評論也已提及此點,指出德國人或許因此覺得,政府發債,或者個人借錢,借來「債務」時,同時亦添上一份「罪咎」,繼而在理財思維上,連借錢也十分抗拒。




塞浦路斯vs德國/歐央行/荷蘭等北歐國家這場showhand越玩越大,塞浦路斯用國會反對及民眾示威來逼其他歐元國家讓步,但朔伊布勒亦不甘示弱,「提醒」塞浦路斯兩大銀行目前已要靠歐央行借錢勉強維持下去,如果不立即同意拯救條款,便立即「關水喉」,兩大銀行永遠也不能重開(塞浦路斯全國銀行目前全線關閉至最少21日,防止擠提),大小存戶不是部份存款被徵稅,而是全部存款都不能取回!

奧利地則說,塞浦路斯銀行停業期可能要延至週五22日--由於週一是銀行假期,亦即塞浦路斯銀行會由16日一直關閉至25日合共10天。

塞浦路斯反對存款稅的抗議,充斥著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肖像,這又帶出歐債危機3年間不斷提起的問題:處理手法失誤,是否德國/默克爾的錯?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正如我在此網誌不斷重申,在財金問題上,德國模式主宰一切,因此任何要付鈔的政策,付鈔最多的是德國,德國當然一錘定音,有極大的影響力。

不少人提及,德國今年9月大選,是默克爾在對付「債仔」上轉趨強硬的原因。但同時要注意,跟之前其他國家不同,德國在野社民黨(SPD)及綠黨之前支持拯救行動,倒是默克爾的執政盟友基社盟(CSU)及自民黨(FDP),甚至她的基民盟(CDU)部份成員抗拒,在拯救方案議案上投反對票。而這次塞浦路斯不同,由於涉及的存款有大量是疑似俄羅斯黑錢,所以SPD早已表示,若不向存款開刀,便投反對票。連同執政聯盟內已有一些死硬派反拯救的議員,意味若果不向存款埋手,拯救方案有機會在德國國會遭否決,隨時令默克爾政府倒台,提前大選。

EUObserver一篇評論及西班牙《世界報》評論(英譯版)都反思,究竟是否所有歐債危機的問題都要賴在默克爾身上?除了相關國家自己管理經濟不善在先等問題外,EUObserver提出一個好問題:目前歐盟的「一致同意」決策機制,是否變成成員國政府集體不負責制,一切賴在歐盟/歐元區身上?

在塞浦路斯的個案中,EUObserver提到,歐元區其他國家是有提及,她們無意要求小存戶承擔拯救成本,只是要求大存戶(即俄羅斯資金)承擔而已,倒是塞浦路斯總統自己盡量避免大存戶受損,因為這會令這些資金突然抽走,塞浦路斯作為東地中海金融中心的地位將永不翻身。EUObserver報導中便說:
"但到星期一前,沒有人肯為小存戶徵收一次過稅款負上責任。朔伊布勒歸咎塞浦路斯人、歐央行及歐盟執委會;歐央行說存款稅不是它的建議;塞浦路斯人就歸咎其他所有人。"

幾年前《經濟學人》的歐洲評論中已提及此問題--歐盟成員國的部長閉門開會,就一些政策作出決定,即使決定是一致贊成通過,但如果決定包括一些國民不喜歡的部份,且無論如何也不能包裝成好政策向國民推銷的話,部長回國後便賴歐盟,說自己面對其他部長要求通過的壓力,如果不通過,成員國在歐盟其他決策上可能遭報復,因此是歐盟/其他成員國逼我支持的。

塞浦路斯經濟體雖小,本身對歐債危機不足以構成系統風險,但事件還涉及其他不少議題,例如歐俄角力和天然氣--塞浦路斯財長20日飛抵莫斯科求救,而歐盟官員私下向英國《金融時報》放風,認定塞浦路斯議員否決存款,口頭上說是為民請命,實質上只是代表(擁有大量存款的)大財團利益,背後煽動議員的幕後黑手包括俄羅斯政府/財團。這些議題,稍後再寫。

留言

  1. 德國很多國民對 Schuld 確實十分敏感。大概 10 年前德國的許多賣場,還很少有接受信用卡付賬的。拿信用卡在德國旅遊或者留學的外國人,會感到不是很方便。當時,我有去過周邊的盧森堡法國西班牙意大利荷蘭,信用卡接受度都很高,身上不必帶很多現金。印象最深的是西班牙巴塞羅那附近的旅遊勝地,連路邊只賣報紙汽水膠卷之類東西的小店都接受 Visa Master 的。德國現在已經好很多。 但是,生意最大盤的賣場 Aldi 和 Lidl,至今仍然不接受信用卡付賬。還有,去年德國是全世界購買黃金最多的國家。國民在財金上的穩健保守性格可見一斑。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辛偉誠建議收緊失業福利 取消GP簽病假紙權力

英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 星期五表示 ,如果保守黨勝出下屆大選,政府將會取消普通科醫生(GP)簽署病假紙(sick note)的權力,揚言要改變英國的「病假紙文化」,並收緊失業福利,鼓勵更多人就業。

援烏撥款綑綁TikTok法案 美眾院迫參院盡快通過 最快下週生效

美國眾議院議長莊臣(Mike Johnson)星期三晚公佈了軍援烏克蘭和以色列的撥款法案,當中還加插了「TikTok剝離」法案,全部措施一同表決,顯示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借烏克蘭軍援問題,迫控制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盡快通過「TikTok法案」,最快可以下週完成整個立法程序。

德文差英文差唔見影 郭健早被質疑行跡可疑

就德國AfD(另一選項黨)今年6月初歐洲議會選舉名單首位者(Spitzenkandidat)Maximilian Krah 的議員助理 郭健今天(23日)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 ,不只德國傳媒,連英文媒體去年4月也有文章提及,議事廳內早有耳言,覺得郭健很可疑。

最像針對伊朗核設施的以色列襲擊

伊朗伊斯法罕市(Isfahan)附近星期五清晨4時左右傳出多下爆炸聲,應該是無人機襲擊,相信是以色列反擊星期日凌晨遭伊朗無人機蜂群攻勢一事。挑選伊斯法罕下手,因為這是伊朗核計劃的「總部」,但跟伊朗的襲擊一樣,以色列這次只是作出最像在襲擊伊朗核設施的行動,向伊朗發出警告,實際上以色列也知道,這種規模的襲擊對伊朗設施不會有任何傷害。

英起訴2男子 涉向中國洩密 一為反中議員小組研究員

英國去年3月拘捕2名男子,調查他們涉嫌替中國做間諜,滲透英國國會。事隔超過1年, 英國當局星期一宣佈起訴二人 違返1911年《官方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並正式開名,表示被告是去年已開名的國會前議員助理Christopher Cash(29歲),以及32歲的Christopher Be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