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性侵以外——教會在愛爾蘭的惡行

教宗方濟各在25和26日訪問愛爾蘭,是39年來第一個訪愛的教宗,他在26日出席了一場彌撒,就神父性侵兒童的問題道歉,並請求天主和大家寬恕。愛爾蘭國營廣播機構RTE這篇分析形容,方濟各訪問期間為性侵醜聞道歉,並不令人意外,因為很多人早已預期,但他同時就教會在愛爾蘭的「機構性濫權虐待」也作出道歉,則很少人預計得到。

所謂「機構性濫權虐待」,是指除了性侵問題以外,教會(或其他天主教組織)在愛爾蘭也曾涉及大量不同惡行,只是神父性侵兒童的情況在較多地方也被揭發過,較為普遍,因此較受外國關注,但教會在愛爾蘭也捲入其他醜聞,同樣牽動愛爾蘭社會的人心。在這裏介紹一下,上述分析中提及的3宗:「工業學校」醜聞、「瑪達肋納洗衣店」醜聞、以及「母嬰之家」醜聞。

方濟各在彌撒中,就多項不同「abuses」(濫用、辜負、虐待;如果前加上sexual就是性侵)道歉並尋求寬恕,當中包括:

  1. 在愛爾蘭的濫權虐待,包括濫用權力、辜負良心、教會內一些重要人物進行性侵,尤其是一些教徒及教會神職人員營運的機構出現濫權虐待行為;
  2. 很多年輕人被剝削,要進行艱苦勞動;
  3. 教會未能向受害者表達同情之心,未有透過實質行動伸張公義,尋求真相;
  4. 教會內一些人未有及時處理問題,保持緘默;
  5. 教會向單親媽媽及被逼與這些母親分離的兒女說,他們若要找回對方相認,是不赦之罪,教宗明確強調,他們相認不是罪。

以下所說,性侵以外的3宗愛爾蘭教會醜聞,其歷史背景和事件性質大致一樣:愛爾蘭歷史上是一個有大量虔誠天主教教徒的地方,教會有龐大勢力(包括在英治時期),除了宗教及一般慈善事務,也承接了不少基本上涉及公權力的工作,在這些工作上與政府有默契,但名義上仍屬「私營組織」處理;同時,愛爾蘭民風極度保守,遵循着最嚴厲的宗教教誨,於是便出現了一些「不容於社會」的人士,在現今角度來看只是普通人,但在當時被視為「壞份子」,擁有這個身份是需要感到羞恥的,其中,在下面的例子,最多就是未婚懷孕婦女、她們的孩子及孤兒。

教會的勢力大到可以隻手遮天,上述「不容於社會」的人士又為社會所歧視,就算受虐待也只能啞忍,於是便導致長期有這類人士遭教會相關機構虐待的情況,而出現這種情況時,政府初時又以這不屬政府行為為理由而漠視,儘管近年的調查報告都指出,政府一早知道有這些問題,甚至有份參與。

先說「工業學校」醜聞。所謂「工業學校」(industrial schools),其實就是感化所,是安排一些犯了輕微罪行的未成年人士,或是被遺棄兒童入住的地方,以便有人照顧他們,並給他們技能訓練。英格蘭等英國其他地方也有類似制度,愛爾蘭在19世紀中仍是英治時期引入,而這類「學校」不少由教會機構管理。

不過,這類「工業學校」出現嚴重且廣泛的虐待問題。1999年,總理埃亨(Bertie Ahern)已向這些受害者發聲明道歉,政府隨後經過10年調查,到2009年發表報告,指出在男性工業學校,男性少年面對十分普遍的性侵犯、體罰暴力等不同虐待行為,他們當中不少人在情緒、身體或性方面都受嚴重創傷,不少營運機構及政府教育部對投訴置之不理,一些有嚴重虐待少年的神父可長期在同一「工業學校」工作,而當中問題最嚴重的,是天主教組織Christian Brothers。

接著要說的兩宗醜聞主要涉及女性。其中一宗是「瑪達肋納洗衣店」(Magdalene Laundry)。這宗醜聞是這3宗事件中,最為全球所認識,因為2002年電影《瑪德蓮墮落少女》(The Magdalene Sisters),就是講述此事的受害人。正如上述,在愛爾蘭,未婚媽媽、孤兒或其他行為不符合當時天主教教會教誨的女性,都被視為「墮落婦女」,猶如《聖經》中的瑪利亞瑪達肋納(Mary Magdalene,亦即新教教會翻譯版中的「抹大拉的馬利亞」)。在舊社會,愛爾蘭——以至在很多地方,女性通常沒有賺錢能力,很難獨立生活,她們需要依靠父母或丈夫,但上述女性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於是被安排到一些地方生活,其中最主要的便是「瑪達肋納洗衣店」。

這種洗衣店在18世紀出現,由修女營運,到1996年才結束,曾有很多間。理論上,這些洗衣店是類似現今的「社企」,一方面接了酒店、軍隊等的洗衣訂單賺錢,同時又不是純粹牟利,是為了協助一些「在社會無依無靠的婦女」可以謀生。不過,在現實上,「瑪達肋納洗衣店」視在這裏工作的婦女為奴隸,工作及生活環境惡劣,工時很長,薪金、福利等待遇完全違反勞工法例,營運的修女又會對工作的婦女呼呼喝喝,而且不少是十多歲甚至不足10歲就被安排來了這裏,婦女本身沒有選擇,當中不少也一生在這裏終老,不能離開。

政府在2013年發表報告,終於承認政府有涉及這種剝削婦女的行動。報告只調查了1922至1996年的74年情況,涉及1萬名左右的婦女勞工,當中約四分一由政府送過來,而且政府又刻意把大量利盈很高的洗衣合約給「瑪達肋納洗衣店」。

最後一宗要寫的是「母嬰之家」醜聞。「母嬰之家」(mother-and-baby homes),其實就是「單親媽媽之家」。在傳統愛爾蘭社會,一個女人自己獨自是不能生活的,更不要說單親媽媽,這些孕婦在社會會受歧視,鄰居會有閒言閒語,甚至沒有結婚證明,沒有丈夫簽字,她們連到醫院產子或找一個受認可的人接生也不能。一些天主教組織「體諒」這些婦女的困境,便成立「母嬰之家」,讓這些因不同原因而未婚懷孕(包括因姦成孕)的婦女,在裏面秘密生下孩子,並靜靜生活。

據估計,在20世紀,愛爾蘭先後有9間「母嬰之家」,最後一間在1996年結束,估計曾有3.5萬婦女入住過。

讓未婚媽媽秘密懷孕,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問題是,在這裏出生並生活的兒童,死亡率特別高。在死亡證上,一般會寫上死於不同疾病,但外界仍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會令這裏特別多兒童死亡,而最合理的懷疑是,這類「母嬰之家」生活環境惡劣,而且工作人員疏於照顧這些兒童。

更大的醜聞來自Tuam鎮一間「母嬰之家」。政府去年在那裏的花園發現,埋了大量人類骸骨,似乎證實了一些人的揣測,那裏埋了近800名嬰兒或兒童的屍體。最令愛爾蘭社會震驚的是,那兒沒有註明是墓地,看似是普通花園,意味這些人是過身後外界也不知道埋了在哪兒,好像是「掉垃圾」般處理這些人的遺體,十分不尊重。外界估計,其他「母嬰之家」應該也會掘到這類骸骨。

「母嬰之家」另一個為人詬病的問題,就是文首提及、方濟各希望各位寬恕教會的第5點——不讓母親與子女相認。這些「母嬰之家」很喜歡強行把單親媽媽生下的孩子安排給其他人領養,如果沒有人領養,當他們成為少年時就送到「工業學校」,總之就是拆散母子/母女。一如上述教宗所說,當時「母嬰之家」會向他們說,未婚懷孕並產子就是罪,單親媽媽與孩子一同生活也是罪,分開後,他日老了/長大了也不應相認。

今年5月寫過,愛爾蘭人在公投意外地大比數通過准許在更多情況下墮胎,當時寫到「愛爾蘭(之前)一向保守,主要是因為天主教在當地的勢力很龐大,但性侵醜聞大大削弱了愛爾蘭人對教會的信任,社會保守主義失了一個大旗手」。看了以上的醜聞,大家應該不會對愛爾蘭社會近年急速離棄教會感到意外。而這個也是方濟各這次訪愛的重要背景。即使虔誠信徒大減,但愛爾蘭仍是天主教重鎮,教徒佔人口的比例仍算數一數二,方濟各這次全面認錯,希望挽回愛爾蘭人的信心,重建教會在那兒的影響力。

[文首照片來自RTE,是一些愛爾蘭人趁教宗到訪期間在都柏林示威,要求全面公開教會及天主教組織犯錯的行為,該處是一間前「瑪達肋納洗衣店」的建築物。]

留言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Pink Floyd前成員:美煽動烏戰 台屬於中國

美國CNN週末播出英國搖滾樂隊 Pink Floyd 前成員 Roger Waters 【文首截圖】的專訪 ,他在訪問中表示,稱美國總統拜登是戰犯,那是因為他一開始便在烏克蘭問題煽風點火,又表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國際都承認,若不知道這一點請好好多閱讀。

斥烏軍侵犯人權遭非議 國際特赦表遺憾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上週發表報告,批評烏克蘭軍隊在俄烏戰爭期間有侵犯人權的行為,這份報告被批評是替俄羅斯宣傳, 組織週日為事件造成苦惱和憤怒感到遺憾 。

不滿中國烏戰立場 愛拉兩國退出16+1機制

繼立陶宛去年春季退出「17+1」中國—中東歐合作機制後, 餘下兩個波羅的海國家拉脫維亞及愛沙尼亞週四同步宣佈退出這個機制,令機制變成「14+1」 。

克里米亞俄軍基地爆炸 烏長程襲擊能力或提升

位於克里米亞半島西岸Novofedorivka附近的俄軍基地週二下午連環爆炸,造成一人死亡,附近沙灘的遊客都可看到爆炸引發的濃煙 【文首影片截圖】。俄烏兩國都沒有評論事件起因,但大部份媒體指出,應該是烏克蘭的導彈襲擊造成。

英召大使斥台海軍演 中:「助台自衛」將違中英公報

英中之間又有新的爭拗議題,英國外相卓慧思(Liz Truss)周三發聲明宣佈,外交部常務副秘書長Tim Barrow爵士【左照片】在她的指示下,已在當天傳召中國駐英大使鄭澤光【右照片】,要求解釋為何解放軍近日在台灣附近進行軍演。中國使館稱,鄭澤光駁回英方的無理指責,堅決反對並強烈譴責英國「涉台錯誤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