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Patreon文章】當「反華組織」成員加入政府

[ 全文可訂閱到Patreon閱讀 ;如果想支持網主更新本blog、Twitter、Facebook等平台,歡迎訂閱我的Patreon,月費只是7.21美元]

"Genug ist genug"

Genug ist genug,「已經受夠」,這是奧地利總理庫茨(Sebastian Kurz,圖片為奧地利ORF影片截圖)18日晚上回應當時已辭掉副總理及自由黨領袖的斯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的醜聞時,所說的話。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庫茨的人民黨與極右自由黨這2個執政盟友之間的關係近月已越來越緊張,政壇耳語已不斷揣測這個聯盟政府會在4年國會任期完結前提前瓦解,大家只是想不到會以這麼震撼、戲劇化及混亂的方式結束而已。

一切要從3月中的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槍擊案說起。

基督城槍擊案的兇手來自澳洲,但他曾在歐洲週遊列國,他的極右種族主義思想似乎在歐洲期間受啟發出來。到3月底,傳出這名槍手曾經向奧地利一個極右「身份主義」(Identitarianism)組織IBÖ捐錢,而差不多同一時間也有新聞指出,自由黨跟IBÖ有一定的聯繫,該黨一個青年支部曾跟IBÖ共用一個別墅作為政治中心,在庫茨政府擔任內政部長Herbert Kickl被發現在當部長前,曾在那個組織的活動上發言,這逼得庫茨公開要求自由黨跟IBÖ劃清界線,而斯特拉赫當時強調自由黨與IBÖ毫無關連。

所謂「身份主義」是近年歐洲冒起得很快的一個極右派系,本世紀初在法國開始出現,之後傳播至很多其他歐洲國家。這個主義的中心思想是:歐洲是白人和基督文化為主體的地方,而穆斯林移民是「人口大換血」(great replacement),沖淡歐洲白人基督徒的現象(甚或是陰謀)。這個主義及其相關組織強調自己是非暴力、非種族主義,但他們被視為極端主義,有潛在可能變成恐怖主義,因此一般政黨都要跟他們劃清界線。

在自由黨、IBÖ跟基督城襲擊之間扯上關係後,奧地利在3月底至4月初傳出人民黨及自由黨爭權,庫茨要求把所有情報機關改為直接向總理府報告,毋須再向由自由黨出任部長的內政部及國防部負責,尤其是要繞過內政部長Kickl,因為IBÖ等極右組織是情報機關要監視的對象之一,而Kickl及自由黨有跟這些極右組織千絲萬縷的嫌疑。

這亦解釋了,到20日,連人民黨跟自由黨維持看守政府也做不到。庫茨要求辭退Kickl,連看守內政部長也不能做,理由是選舉事務由內政部負責,這個部門不能夠由一個跟遭受質疑的極右組織有關連,自由黨於是同日宣佈集體退出內閣,在不包括正副總理的12名部長,內政、外交、國防、勞工衛生和運輪科技5名由自由黨委派的部長全體辭職。

基督城槍擊案只是人民黨與自由黨爭拗的其中一個問題,到了4、5月,自由黨不斷有成員發出極具爭議的種族主義言論,包括希特拉故鄉Braunau am Inn的副市長發表一首詩,內裏暗喻移民是老鼠;自由黨秘書長出席國營電視台ORF的訪問,被多番質問該黨的歐洲議會選舉宣傳單張跟納粹德國是否無異時,警告主持人這樣質問他一定會有「後果」;甚或斯特拉赫呼籲選民在歐洲議會選舉中投給自由黨時稱,要避免「人口交換」(即上述的「換血論」)就要支持自由黨。這些言論令庫茨十分尷尬,要不斷公開回應及批評,以示這些言論跟政府無關。

上述3個例子中有2個跟歐洲議會選舉有關,可看出歐洲議會選舉激化了這2個執政黨之間的緊張關係。2017年秋天合組聯合政府時,兩黨有協議過,自由黨要盡量避免發表有爭議的種族主義言論,以免令政府尷尬,但現在為了拉票,自由黨又再重拾那些言辭激烈的言論。同時,儘管外界覺得庫茨自己都有偏向極右之嫌,但若細心留意他的言論的話,會發現除了在2015年難民潮期間,很快就反對德國大規模收容難民的政策外,庫茨其實沒有說過直接種族主義的言論,他自己本人在不說種族主義言論方面,那條界線仍是守得很緊。而且,庫茨也面對歐洲議會選舉的壓力,保守派中也有不少不滿自由黨的溫和選民,庫茨需要向這批選民交待,因此需要不斷批評自由黨黨員的言論,劃清界線。

然後,在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大概一週,就有德國傳媒披露這段斯特拉赫的「通俄」影片

正如20日自由黨集體退出庫茨內閣所看到,「通俄」影片不是普通提前大選就可以解決到,還有很多其他問題。即使自由黨退出政府前,我在臉書專頁已寫到,這次不是普通執政黨之間政見不合而拖垮政府這麼簡單,而是一個執政黨陷入誠信危機——黨領袖不諱言可以為選舉勝利而拿公帑作出利益交換、不介意為了自己政黨的利益而跟外國合作、與一個疑似極端組織藕斷絲連,在新大選中重獲選民授權前,根本很難讓自由黨留在看守內閣。令問題更複雜的是,這次醜聞在臨近暑假前爆出,如果現在立即啟動舉行大選的工作,便必須在不少國民去了旅行的暑假投票,此舉十分擾民,而現在初定9月初舉行大選,意味這個看守政府至少要挨3個月,而國會也不能即時解散。現在自由黨退出政府,可以對庫茨政府作出不信任動議(即使那個是看守政府),如果其他反對黨也投反對票,看守政府也會倒台,屆時不知由誰出任看守總理。

奧地利這次政治危機,正值歐洲議會選舉投票前夕,因此事件也在全歐洲發酵。不少評論稱,事件會打擊疑歐及極右勢力。如果純粹從各國疑歐政黨之間的合作來看的話,這確有一定道理,因為奧地利自由黨是極右結盟的重要一員,現在少了一個重要政黨,而且事出突然,其他極右政黨霎時間不知如何反應。不過,是否真的對極右有打擊,尤其是奧地利一宗很domestic的事件對全歐洲的輻射作用有多大、多廣,還是再看看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後才下結論。

比較確定的大輸家是庫茨本人。他把溫和保守派拉向政治光譜中更右的一邊,甚至更(近乎)極右的政黨合作,曾被視為全歐洲保守派的學習典範,再加上他十分年輕的背景,因此他曾被譽為「保守版馬克龍」,在泛歐政壇上的話言權可以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甚至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分庭抗禮。現在庫茨政府以如此混亂的情況下終結,證明他的實驗失敗,他再沒有什麼「奧地利模式」、「庫茨模式」,來在歐盟政策討論中,對抗馬克龍的歐洲加強融合主張。

事實上,早前西班牙大選「右派向右走策略失敗」,又或者法國共和黨在2017年大選後進一步被極右的國民聯盟(RN,前身為國民陣線)所取代,甚至是英國保守黨現在面對的脫歐困局,都已顯示右派靠隴極右,尤其是在移民問題上加強反移民論調,只是幫助極右壯大,中右陣營反而走上了傳統中左陣營近年被陰乾的舊路。全歐洲保守派陣營現在要反思,在社會的確出現一股不小的反移民聲音,要如何取回選民的支持——例如,走回默克爾的中間路線??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72%左派含淚投馬營 料最快7月18日才有新閣揆

票站調查發現,在國民聯盟(RN)和總統馬克龍陣營「在一起」(Ensemble)對決的選區中,多達72%左派選民在第二輪投票投給中間派,是馬營最終當選議員數目較第一輪投票和選前民調預測佳的主因。

逾萬人共和廣場高呼「法國由移民組成」 瑪蓮勒龐:RN勝選只是被拖延

法國極右未能勝出國會大選、無緣組成新政府後,大概1.5萬人在巴黎共和廣場集會慶祝,掛上國旗,上面寫有「法國由移民組成」(La France est tissu de migrations),他們對極右未有上台都鬆一口氣。

施紀賢上台:將重啟國家 英誕首名女財相 副揆出掌房策

【文章上載於時英國時間5日下午4時47分,更新於10時8分】 英國新首相施紀賢(Keir Starmer)星期五3時許開始委任新內閣,由於工黨已有影子內閣,所以首批公佈的主要大臣人選沒有懸念,大致跟影子內閣的分配一樣。

前朝口號「升呢」取消 房屋部用回「地方政府」一辭

英國新上場的工黨政府有官員表示,取消保守黨籍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的用字「地方升級」(levelling up),有關推動各地區平衡發展的政策改回使用較平實的字眼「地方政府」。

迎合食品業減排潮流 新加坡批准16款昆蟲可出售食用

新加坡食品局(SFA)昨天(8日)宣佈, 批准16種昆蟲列為人類食用或飼料用的食物 ,可進口及出售,並列出安全指引,向業界介紹售賣時需要遵守什麼規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