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日星期四

西班牙教會與國家的分裂

勝出2004年大選後,來自工人社會黨的西班牙首相薩帕特羅(Jose Luis Rodriguez Zapatero)阻止在公共學校有強制宗教課,終止了政府和教會四分之一世紀的良好關係,他隨後更表示,政府將放寬墮胎法、放鬆對離婚的限制、同性戀合 法化(已經通過了)和讓同性戀伴侶收養兒童。

馬德里大主教則高呼西班牙首都已成為「罪孽溫床」。已故教宗約望保祿二世則指責薩帕特羅「鼓吹對宗教的蔑視」,並說西班牙天主教教會永不向「將教會滅聲的誘惑」屈服。

傳媒加入戰團就令事情發展更惡劣。一間電台派出幾名記者帶著隱藏收音器去懺悔,並播出沒有察覺得的牧師的說話,他警告要小心控制生育、同性戀和瀏覽互聯網的邪惡。

馬德里一個教會擁有的反政府電台一名唱片騎師一月扮成薩帕特羅,致電玻利維亞同是左派的候任總統莫拉雷斯(Eva Morales),恭賀他加入了古巴和委內瑞拉的左翼「軸心」。莫拉雷斯上了當,並十分尷尬。

教會和薩帕特羅政府的鬥爭已由國會蔓延至各處,令西班牙回歸民主二十八年來出現最嚴重的政治和社會分裂。

政府發言人表示西班牙一定要適應其歐盟現代成員的身份:「這是一個深深世俗化和以改革為方向的政府。我們不可讓天主教教意凌駕政府和政府的認受性。」

教會支持者則說薩帕特羅政府只反教會(西班牙左翼份子傳統上是反教會),並跟西班牙社會脫節──國內八成人是天主教徒。他們指責政府玩弄憲制上經小心設計 的國家與教會之間的平衡,這平衡令西班牙在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一九七五年死後保持和平及民主,而西班牙左派和教會的衝突是佛朗哥在一九三零年代後期冒升的原因之一。

馬德里一名政治學及社會學教授Carlos Corral Salvador批評「今天的狀況源自政府打破過往的共識,和平而民主的過渡期已開始出現裂痕」。

政府支持者則說是教會跟不上西班牙社會。多項調查顯示,八成西班牙人自稱是天主教徒,但當中有一半說已沒有跟隨宗教習俗。政府支持者說,保守的教會領導拒絕現代化,為了保持影響力,不但跟政府鬥爭,還跟溫和、較年輕的神職人員以及要求自由化的人士鬥爭。

「無國界社會學家」主席Alberto Moncada認為,這只是反現代化和保守的主教跟其他較現代但聲音較小的教士之間的內部鬥爭。他表示,薩帕特羅只是在做著「人民希望、他被選出來要做」 的事,教會看著在西班牙年青人間的影響力下跌,希望保住舊有的特權,這是「生存和權力」的問題。

巴塞隆那的教會法教授Santiago Bueno解釋,梵蒂岡視西班牙為特別例子,因為該國教會由極度忠於若望保祿二世的人士領導,這班人對社會事務有很大影響力。

Bueno 說:「他們(梵蒂岡)會問:為什麼西班牙──一個如此天主教的國家──可能經歷著(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等)事情?同時,他們會恐怕其他拉丁系及有深厚天主教 的國家,特別是拉丁美洲,會跟隨西班牙的模式。因此,我想教廷在西班牙反應如此強烈,是因為他們認為(西班牙)是信仰的堡壘。」

但兩邊支持者都認同,政府試圖改變一九七八憲法定下的國家和教會之間的關係。現時的憲法不再如佛朗哥年代的憲法般將天主教定為國家,但天主教仍享有優惠,例如有國家資助。
政府發言人不諱言:「西班牙教會應開始自給自足的趨勢。」他指出國家每年資助金會39億美元,是在歐洲中最受優待的教會。

這位發言人表示,自2005年4月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後的六個月,約四百對同性戀伴侶結婚,但因為要進行大量的經濟及社會研究才允許收養兒童,因此迄今未有同性戀伴侶收養兒童。

他解釋,這些改變是因為西班牙人在生活模式和態度都已「遠遠超越政府」,教會應要適應社會的速度,而不是掉轉。

根據身兼在野右翼人民黨參議員的民調教授Alejandro Munoz Alonso的調查,大部份西班牙人其實在兩邊立場之間,希望支持教會,但想削減教會權力。八成家長希望兒女上宗教課。其他民調顯示三分二人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決定。

(節譯自:《華盛頓郵報》A Church-State Schism in Spain,由John Ward Anderson寫)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