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9日星期四

土耳其外交不再向西望

譯自: www.eurasianet.org/departments/insight/articles/eav030706.shtml
Turkey's Strategic Outlook Making Significant Shift / by Igor Torbakov

土耳其的戰略重點已逐漸由「向西望」改變,主要因為土耳其對東南部和東部局勢日益關注,而土耳其領導人正就幾項重要地緣政治議題而想跟俄羅斯。/土耳其繼 續將自己定位為親西方國家,並且這是一個牢不可破的定位,長期是北約成員和美國戰略伙伴,也一直希望加入歐盟。但官方論述的背後,地緣政治發展、特別是伊 拉克局勢,已令很多土耳其官員對以上論述的信心動搖。

迫使土耳其領袖要重新評估其對外關係觀的最重要因素是伊拉克。土耳其政府十分擔心伊拉克問題隨時爆發,官員3月3日在伊斯坦堡跟一批外交事務專欄作家聚會 時表明,伊拉克內部及教派衝突升級,可能令這個國家變成「新黎巴嫩」。對於土耳其政府來說,最大惡夢是伊拉克出現內戰而催生出一個獨立庫爾德族國家,危及 土耳其國土完整。

土耳其很多人認為美國喬治布殊政府要為伊拉克問題負責,土耳其前總統Suleiman Demirel近日接受《土耳其日報》訪問時說:「如果伊拉克瓦解,一個庫爾德國家在北部創立,土耳其人將認為這是美國一手造成的。」Demirel還 說,如果上述事情真的發生,安卡拉和華府本已緊張的關係無可避免再影響。

土耳其對美國的不滿不止於伊拉克,更涉及整個中東。土耳其政界沒有多少人會認同華府對伊朗和敘利亞採取強硬政策。土耳其一份報章的外交政策分析員認為,有足夠證據顯示土美兩國在這些地區事務上看得上對方的立場。

土耳其領導人不願跟從美國孤立伊朗和敘利亞的立場,傾向加強兩國的參與。同時,土耳其堅決反對任何以武力促成中東政權轉變的企圖。在鼓勵加強參與立場上, 土耳其跟俄羅斯的立場較接近,但兩國提倡相近立場的原因不同:土耳其主要因為害怕其後院不穩,俄羅斯則有意盡力將美國拒諸這個傳統上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以外。

無論以何,土耳其會認為俄羅斯可以用作抗衡土耳其感到有害的美國政策。

另一方面,土耳其和俄羅斯都感到美國在南高卡索地區的政策是不穩定因素。俄土兩國希望該區保持現狀,但美國就強力支持格魯吉亞的玫瑰革命。在民主化方面, 土耳其和俄羅斯都希望是一個循序漸進、不擾亂經濟均衡的程序,土耳其外長居爾(Abdullah Gul)3月5日發表聲明說:「民主化是一個程序,而且應預期這程序在不同國家會有不同步伐。」

此外,在嘗試和平解決南高卡索多個「冷凍衝突」──包括阿布哈茲(Abkhazia)、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和納戈爾諾-卡拉巴克州(Nagorno-Karabakh),土耳其和俄羅斯都恐怕怱怱找尋一個政治解決方案會擾亂經濟秩序。

土耳其國內政治轉變也影響著其國際定位。執政「正義及發展黨」(AKP)是一個帶有政治伊斯蘭(political Islam)根源的組織,主要支持者是虔誠穆斯林,鼓吹將宗教內容帶入政治。因此,一定數量的土耳其開始以宗教角度來看外交局勢。德國馬歇爾基金一項調查 指出,42%的土耳其人認為土耳其不屬於歐盟,理由是土耳其以穆斯林為主。整體而言,調查顯示,認為加入歐盟對土耳其有益的土耳其人由2004年的73% 降至2005年的63%。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