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抹指模

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18日在國會就希臘問題的發言,頗能反映過去4個多月談判各方發言的「格式」。不少通訊社的標題寫了「默克爾相信仍能達成協議」(大意),但看看她的發言全文,那一句的說法是「有意願,就會找到一條路出來。如果希臘擁有這個意願,有關協議仍能達成」。很明顯,這句話的實際意思是必須由希臘讓步,而非德國或任何債權人讓步。


再看默克爾發言的其他部份,就更明顯她是在指摘希臘。她說,希臘目前政府在2月跟各債權人達成臨時協議,承諾會進行長遠結構性經濟改革,現在必須果斷執行,,一些必須的改革已不斷延後。很明顯,她是在說希臘政府沒口齒,當初說了會改革,現在又反悔。

這種談判期間公開喊話的格式,已見慣不慣,不外乎就是:
「我會盡最大努力」/「我很希望尋求」 + 「達成協議」/「希臘留在歐元區」 + 但是 + 「對方......(批評對方的用語)」

又或者是,在「協議」一字加上一堆形容詞。

隨便找另一個例子。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16日在國會用上「犯罪」來形容IMF,又說債權人在「羞辱」希臘人,但他的演說仍包括希望達成協議這一句,只是協議是「平均分擔負擔、並且不會傷及打工族和退休人士的協議」。

如果不是全程留意這4個多月的談判,會很難理解這些發言的真正意思,因為這些發言等同兩個人在打架,一面繼續出手,還要拳拳到肉,但又一面說其實我也不想打你的,這兩個行為看似互相矛盾。

這種說話方式的原因很簡單:抹指模。如果談判破裂,希臘退出歐元區,或至少是違約,引發希臘金融混亂,全球市場動盪,甚至是歐元區以至歐盟瓦解的序幕,這個歷史罪人的帽子,沒有人能擔當得起。因此,一方面繼續毫不讓步,但另一方面又說會繼續對話,總之一旦出了亂子,一定與自己無關,自己已盡力,一切是其他人的錯。

因此,債權人那一面,近日經常說「球在希臘的一方」--如果有一定年紀的香港人記得90年代中英政制談判,這句話等同當年中國官員經常說,如果談判失敗,「責任全在英方」。

近日,當債權人連談都不想談時,就會說「我們正在等待希臘提出認真的方案」,意思就是他們都很想談判下去,只是希臘沒有提交方案,沒文件,就無事可談。

又或者,這些發言中的句子,經常沒了執行動作的一方,變成被動語句。例如默克爾曾說,「所有事情都要做」,以防希臘資金周轉出問題。但究竟是「誰」做這些事情?不知道。
歐洲央行就更厲害。實際上,只要歐洲央行認為希臘已經破產,立即停止向希臘的銀行提供緊急貸款,希臘就立即完蛋,什麼也不用再談。這理論上是財金上的專業判斷,但歐洲央行已講明,如果真的認為須這樣做,會先向歐元區各國領袖請示,以免自己揹上希臘大亂的罪名。

歐元區領袖將在22日舉行緊急峰會,也可這樣理解。當然,不能否定各方真的想解決問題的想法,如果真的有奇蹟出現,那當然最好,但如果沒有奇蹟,進行了這些看似無聊、漫長的會議、對話,也至少證明自己已努力。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