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幽靈第一先生

記得N個月前有網友說,不明白傳媒要報導領導人的配偶,例如德國就不會這樣做了。其實,德國傳媒原本也是頗喜歡報導政要配偶的,不會如美國般誇張,但以議會制國家來說,德國算頗熱衷報導的(在總統制,總統身兼政府首長和國家元首,是國家象徵,他的家庭等私事是有一定公共利益的,倒是議會制,國家象徵的功能由君主/總統負擔,相對來說,大家可以以較business、工作的態度來對待他,其私事就不一定那麼重要)。

不關注總理配偶,是來到默克爾(Angela Merkel)這一任才出現,她已做了10年總理,所以德國人才習慣了不理會領導人配偶。不過,德國今年是G7主席,7日至8日主持在南部拜仁州Schloss Elmau舉行的G7峰會,由於妻子是會議主席,因此默克爾的丈夫、修爾教授(Joachim Sauer)也要出來,應酬各國第一夫人。

默克爾和修爾1998年結婚,同時是兩個人的第二段婚姻,默克爾是Angela Merkel第一任丈夫的姓氏,二人是80年代初在大學認識,當時修爾是默克爾的導師。修爾是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Universitaet zu Berlin)的化學系教授,主要研究分子,據聞是全球這方面研究的頭30大最重要學者。

當二人已離婚後,1988年起同居,當時還是東德年代。默克爾在東西德統一後踏入政壇,因為黨友不滿,認為身為「基督教」民主聯盟的政要,卻跟一個男人同居多年,成何體統,於是二人結婚。

默克爾2000年已擔任基民盟(CDU)的黨魁,大家早知她在最遲2006年舉行(最終提前了一年舉行)的大選有可能成為總理,因此德國傳媒一早就極力嘗試訪問修爾,或找尋他的背景,但修爾堅拒接受訪問,令傳媒在默克爾上台前已放棄追訪他,並封他為「歌聲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他熱愛歌劇,又如幽靈般不在傳媒前現身。

默克爾2005年宣誓就職時,她的親人全部在場,唯獨是修爾沒有現身,當時也在德國輿論引起哄動,紛紛問修爾在哪兒。默克爾當時說,修爾在大學看電視看著她就任,也有打電話恭賀她,強調丈夫承諾,如果真的避免不到,他會履行總理配偶的職責。

這主要是指外交場合,如果不是總理伉儷一起出席,會被視為外交失儀時,修爾是會與妻子一同出席外交場合的。對上一次2007年德國主持G8峰會(當時還與俄國一起開會)時,修爾便以總理配偶身份主持「太太團」--G7、G8、G20或任何國際峰會時,東道主會安排一些活動給領導人配偶(一般是妻子)。這是修爾第一次以「總理丈夫」的身份,長時間曝光,文首的照片(來自德國官方網站)便是當時的情況,左起分別是加拿大、俄羅斯、意大利、美國、英國、歐委會主席和日本領導人的妻子。

來到今屆,又再出現的是加拿大和日本,美國第一夫人米雪(Michelle Obama)不會出席,而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目前沒有妻子/女友。話說,當時G8峰會,也沒有法國第一夫人出席,是因為當時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的妻子Carla Bruni,本身是歌手的她剛推出全新專輯,正在進行宣傳活動,因此要留在法國。

1 則留言:

  1. 臉書沉船打撈: 維基百科英文版有說, 邵邇 1967 年到 1972 年在柏林洪堡大學學習化學,1974 年獲得博士學位。然後做了三年研究員, 1977 年加入了前東德最具地位的科學研究機構的“物理化學研究中心” (Central Institue of Physical Chemistry). 東西德統一以後,他擔任美國加州聖地亞哥的 BIOSYM 公司催化和吸附技術部門的技術副總監。這個職位他一直做到 2002 年。 1992 年他在柏林擔任了馬克斯·普朗克學會中量子化學的學科主席。 1993 年開始他在柏林洪堡大學全職教授物理化學與理論化學。 他在量子化學和計算機化學領域內的研究十分活躍。 他的基於計算機算法模型的化學研究使人們更好地理解一些催化劑的結構和活性,比如沸石。 另外他的研究還試圖闡釋一些原子核比如硅-29,鈉-23,鋁-27 和氧-17 的核波譜(核物理我不懂,不知 solid state NMR spectra of nucleus 到底指什麼,中文又怎樣說……)。 一句話概括,就是岳阿信·邵邇教授主要研究催化劑和原子核。

    這裡是岳阿信·邵邇的官方 CV: https://www.chemie.hu-berlin.de/.../quantenchemie/Group/js-1

    然後這裡是他的研究組的論文列表:https://www.chemie.hu-berlin.de/.../quantenc.../publications

    2015 年邵邇有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論文《催化中的模型》,鏈接在這裡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2Fs10562-014-1387-1
    這篇論文我有讀了 introduction 部分,感覺這是一篇科普文。 他的英文,條理清晰流暢,文氣連貫,跟我讀到的大多數由德國人寫的英語理工論文或者教材不太一樣。 感覺這篇文章不是特別難懂,有可能是因為他講得十分深入淺出。 他是個很好的科學老師應該是不假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