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等埋公投?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上面截圖)似乎被逼到死角,27日凌晨宣佈提出7月5日舉行公投,由全希臘國民就債權人提出的方案作出定斷,決定是否接受。

公投、尤其是在死線後才進行的公投,是白痴的。世界會停下來等待希臘人投票嗎?結果,歐元區財長27日開會後,正式宣佈原有的援助計劃將如期在6月30日到期,一到期,就不會再有任何貸款援助。

2011年,當時的總理帕潘德里歐(George Papandreou)同樣也宣佈就是否接受援助舉行公投,結果德國和法國急急召見他,逼他撤回,而他也在一週後被逼下台。觀乎今次德國等其他歐元國家只是表現憤怒,但沒有立即把齊普拉斯趕走,就知道,現在其他歐元區國家已不害怕希臘退出歐元區。甚至,德國財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5月曾說,如果希臘喜歡,他同意希臘舉行公投。可見,其他國家只是不滿希臘「突然」作出這決定,但不是那麼害怕這個決定。

金融界也有很多人早在4、5月已表示希臘退出也不是壞事,包括美國著名投資者巴菲特(Warren Buffett)。當時希臘已有人提出,這些人聯手「大合唱」,似乎是在製造聲勢,為一旦希臘退出歐元區作準備,用這些有影響力人士的名聲來減少投資者的不安。

根本,銀行以至所有私人投資者早已在過去4年拋售希臘債券,大部份仍有希臘債務的是歐元區國家政府、IMF和歐洲央行,可能受影響的外國銀行也只是希臘鄰國的銀行,他們在希臘有不少業務,但主要大行、尤其意大利的,已經不會持有數量足以拖垮自己的希臘債務,希臘不還債對全球金融系統的衝擊其實不大、或至少不是致命。

著名投資者Mohamed El-Erian在5月曾寫過這篇文章,提到2015和2011的情況已大有不同,因此現在輪到希臘猶疑是否舉行公投。詳情可自己看那篇文章,有一點想提的是,他指出,無論公投結果如何,齊普拉斯政府及他領導的激進左翼聯盟(Syriza)都將會是輸家--齊普拉斯政府是表明反對方案,呼籲人民投反對票。如果希臘人投票接受方案,那是否意味齊普拉斯政府應下台、並提早大選?如果希臘人一如齊普拉斯呼籲,投票否決方案,希臘銀行立即出現擠提。

從第二點就會明白,週一當金融市場開市會有什麼問題,因為只要一出現希臘可能賴債、破產及退出歐元區的憂慮,當希臘銀行一開門,就會出現資金大批流走金融體系。根據報導,單在週六27日,希臘人已從ATM提出10億歐元(86億港元/346億新台幣/69億人民幣),不少ATM已沒現金,有些銀行開始對每次和每日提走金額實施限制。

這亦可看出現在宣佈公投是何等白痴。你認為希臘人會「等埋」公投結果才提走存款?市場反應會「等埋」公投結果?恐怕希臘金融體系也撐不到公投舉行,「等不到」公投結果。

有人是贊成希臘以公投反制「不民主」的歐盟機關和IMF官僚,以人民聲音來向那些官僚逼希臘實行緊縮措施說不。民主與否,緊縮財政與否,我稍後有空再寫,在這裏只想說:不要傻了,現在是歐元區另外18個成員國的人民以他們的稅款向希臘貸款。要民主,是否其他18個成員國也應舉行公投,看看是否支持再向希臘提供貸款呢?

更不要說,7月5日舉行公投的前提是,其他18個成員國把援助計劃的限期延遲約一個月,「等埋」公投結果,而且還要歐洲央行繼續向希臘銀行提供緊急貸款,阻止期間資金外流。前者,已有答案,18個成員國已拒絕。後者,歐洲央行將在28日週日舉行緊急會議,商討對策。只要歐央行決定不再提供緊急貸款,希臘立即玩完。

一個揚言是最立彰顯民主、對抗「不民主機關」和「外國勢力威逼」的公投,揚言自己人民不會向外國「乞求施捨」的公投,是否能舉辦的前提,最終都是要這些「不民主機關」和「外國惡勢力」施捨「等埋」你們投票,真的有夠諷刺。

(註:「等埋」,廣東話,類似普通話「等等」、「等一下」的意思,但可能我普通話不好,硬是覺得兩者意思不完全一樣,因此仍用「等埋」)

4 則留言:

  1. Tsipras 只需要講一些他的支持者喜歡聽的話就夠,公投正事Syriza背後那些極左政黨的那杯茶。只有他們覺得好,便會去做,不會理會長遠後果。

    回覆刪除
  2. 香港特首亦只需要講一些他的支持者喜歡聽的話就夠,應酬阿爺西環加千二人就夠,只有他們覺得好,便會去做,好像一定要有高鐵方便中港融合,無需考慮制度可行性,超支三百億更是小事,不須理會會長遠後果。

    回覆刪除
  3. 各位,

    想請問一下大概為何希臘經濟會攪到如此一蹶不振!

    在此先行多謝賜教!

    回覆刪除
  4. "等埋"最接近的譯法應該是"先等(完)", 不過還是覺得語感不對...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