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4日星期三

罷工罷出入境危機

法國23日有渡輪工人罷工,並曾封鎖港口和公路,英國同日就擔心會有大批非法入境移民乘機湧入,加強防範。一個是勞工+運輸問題,另一個是入境問題,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又可變成有因果關係,全因這件事發生在法國北部「邊境」城鎮加萊(Calais)。

其實加萊一直有非法移民問題,上面BBC影片截圖顯示,在卡萊紮營的非法入境者23日趁機衝入貨車,偷渡到英國,這種畫面過去一年多不時發生,只是這天因為貨車緩慢行駛,這些人大舉出動,整條公路很多這種場面,令畫面變得「壯觀」而已,亦令這個英法過去一年不斷互相指摘的議題以一個更dramatic的方式呈現出來。
歐洲隧道公司(Eurotunnel)早前決定把旗下營運來往加萊港和英國多佛港(Dover)的渡輪公司MyFerryLink,3艘渡輪有2艘賣給對手,另一艘變成貨輪,變相關閉MyFerryLink,令MyFerryLink的員工擔心裁員,因此在23日發起野貓式罷工。他們不單罷工,還封鎖加萊港,之後又佔領來往英法的鐵路的路軌,燒輪胎阻撓英法交通。這令歐洲之星火車受影響,23日大部份時間要停駛,而因為加萊港遭封鎖,原本使用渡輪過海的汽車全部改用歐洲隧道陸路過海,令加萊公路大擠塞。

問題是,加萊鎮本身是有大批非法入境者紮營的城鎮,他們平日已很想找機會前往英國,現在見到汽車慢駛,更容易跳上車,當然機不可失。

加萊是歐陸前往英國最主要的城鎮,因此該鎮一向有很多非法入境者聚居。這情況在21世紀初已曾出現,但當時的法國內政部長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2002年決定拆掉那兒的難民營,令非法入境者由那兒偷渡往英國的情況一度好轉,但該鎮去年又開始聚居一班非法入境者,來自蘇丹、厄立特里亞、敘利亞甚至巴基斯坦都有,人數由去年初約200,暴升至今年4月大概1000,再增至目前約3000,預料未來數週會再有數以百計的人前來這兒。

華文傳媒很少提及加萊,我在這個blog也未曾寫過,但如果有經常看歐洲新聞的話,過去一年會不斷看到Calais這個字。

那麼,應該由誰去處理這個問題呢?基於人道立場,法國一直處理這些人的最基本需要,例如聯同慈善團體派食物,但法國覺得,這些人大部份其實都想去英國,法國只是「第一收容站」,長遠應由英國處理,又說英國的福利不應這麼好,並要加強打擊黑工,不要令自己太吸引偷渡者。其中,加萊鎮極度不滿,形容該鎮好像做了英國的邊境人員,其市長22日才向英國再發炮一次,建議法國政府向英國提出要求,要麼加入神根(Schengen)單一邊境政策,要麼就退出歐盟,並投訴英國不支付相關開支,「一歐仙也沒有給過」。加萊市副市長23日就要,把英國的邊境檢查站由加萊撤回英國。

不過,英國覺得責任在法方,認為法國還未盡力阻止非法入境者登上貨車,還說法國把加萊收容這些人的環境做得太好,變相鼓勵更多人往加萊。尤其是,英國人現在很怕移民湧入,連歐盟其他成員國合法入境的人都害怕,更不要說非法入境的人了。英國亦強調,他們一向有向法國付款,分擔部份邊境開支。但英國試過建議把用剩的20公里鐵絲網「捐給」法國,作為控制非法入境者的圍欄,法國人卻得是侮辱多於真正的分擔開支。

加萊的個案,頗能反映歐洲整體的偷渡浪潮/難民潮是十分複雜的議題。上面已描述出「第一收容國」和「最終目的國」之間的矛盾,當再數落地方政府以至不同party時,實際衍生出來的問題是有很多並複雜。

例如,有加萊鎮居民在那兒住了近半個世紀,原本想著自己居住在一個小鎮,應該十分平靜,但近月突然有人在自己門口紮營(不是附近,而是自己的家大概十多步的距離),居民很難不感害怕和突然。

另外一個群體是長途貨車司機,他們近月除了駕駛送貨,現在還要不時確保自己的貨車車內甚至車底沒有偷渡者,一旦過了英偷海峽才被發現,相關貨車公司每個偷渡者要罰2000英鎊,令到他們大嘆自己要兼職做入境處職員,亦對偷渡越來越感煩厭。

這種偷渡者紮營亦衍生治安問題,例如他們嘗試上車時,手法越來越暴力,例如向貨車拋雜物,令貨車放慢速度。而不同族群偷渡者之間有時又會有衝突,試過有營地被其他偷渡者燒毀。

最理想的情況是,這問題由歐盟所有成員國、甚至包括非歐洲國家的所有歐洲國家(尤其是挪威和瑞士)一同合作處理這問題,但現在全歐洲「聞移民色變」,泛歐層的合作很難落實。更不要說,英國早已表明會opt out歐盟近日提出的處理難民共同政策。

延伸閱讀:
BBC:'I’m a trucker not an immigration officer'
BBC影片:Migrant crisis as refugee camps in Calais grow
BBC影片:Calais 'battles' with migrant influx trying to reach UK
英國不合作打擊偷運人蛇 加萊市長威脅封港

5 則留言:

  1. 英國抵*佢死,當年好好地係香港出生長大有工作能力或有啲錢既香港人佢唔收,重要暗中靜靜雞修改國籍法剝奪港人應有權利,反而啲咖哩子弟、非洲雄獅、poverty of Caribbean 就中門大開多多益善,硬係唔記得人家當年出盡法寶甚至暴力趕佢地離開殖民地個款,以德報怨,真係 too simple & sometimes naive。

    好囉!家下現眼報,湧埋啲包頭誓死捍衛阿拉既、唔曉英語之北非圓月彎刀既、係咁生一大堆攞救濟金既、前東歐同志屈蛇既、紮營法國邊境蓄勢待發既...諸如此類,真係睇見聽見都心涼,如果當年慷慨啲接受香港人同啲錢,怕且英女皇都唔需因為國家等錢使要出賣尊嚴去見強國貪官。

    回覆刪除
  2. Dear博主,

    因blogger運作問題,先前已上載那篇回應似去了spam,如蒙不棄,麻煩代查救回,謝謝!

    回覆刪除
  3. Google實在太安全,我已久不久去檢查一下有沒有留言被block

    回覆刪除
  4. 講開又講實係周蓉surrender咗佢個居英權未?

    回覆刪除
  5. surrender咗(人格,if he has any!)俾強國啲錢佢就肯定;surrender佢個居英權?揾枝AK47指注佢或雷公劈佢都唔會交返出來。

    就算扮野係咁意交出來都無非氹亞公俾錢,有如陶杰解釋,英國賦予英籍護照持有人退回護照一次後可重新申請,財到光棍手,一個屈尾十即刻申請返,阿公都無佢符,揸注筆錢去英國做寓公都唔知幾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