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星期五

綑綁還款,然後呢?

歐洲人又再發揮創意,原定6月5日希臘要向IMF償還一筆約3億歐元(26億港元/103.9億新台幣/20.9億人民幣)款項,但IMF在4日晚上(歐洲時間)宣佈,同意希臘的要求,把希臘4筆在6月到期、合共約16億歐元(139億港元/554.2億新台幣/111.2億人民幣)的還款綑綁一起,一次過在6月30日或之前償還,是IMF歷來第二度這樣做,上一個80年代的非洲國家贊比亞。

這樣做,明顯是因為希臘與歐元區各國仍未能就債務問題達成協議,因此要押後5日的還款,以換取更多時間談判。5日的還款限期勉強叫做渡過了,不過,然後呢?

先要解說綑綁還款的問題。就等如大家借按揭或其他大額借款一樣,還款時不會突然一次過、或分很少次數,但每次要償還巨額欠款,政府也不會這樣做,所以希臘向IMF還款,也是分開很多次償還。而IMF的確有機制,可准許成員國把幾次還款綑綁一起清還。

幾天前已傳出這個可能,當時是歐元區其他國家的官員傳出這消息,顯示是其他國家或IMF教希臘這樣做,而當時希臘官員是傾向不支持這做法。事實上,由4日凌晨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在比利時會晤歐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後會見記者(上面照片來自容克的副發言人Twitter),到4日下午(歐洲時間)IMF總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華盛頓見記者,以至期間所有希臘官員的說法,都是希臘無意尋求綑綁還款。希臘有電視台報導,拉加德會見記者後接到希臘這要求時,也感到愕然。

有多幾天談判了,然後呢?大家很自然會問的問題是:希臘和歐元區各國/IMF/歐盟會因此達成協議嗎?雙方在基本預算盈餘目標(即不計償付借款利息前的財政盈餘)要求算是收窄了,債權人同意把今年目標下調至GDP的1%,希臘要求0.8%,但應否削減退休金、應否調高消費稅、應否今年不調高最低工資、如何處理私有化這4項問題上,仍有很大分歧--嚴格來說,不算分歧,而是相反的意見。對齊普拉斯來說,債權人的要求是踩了他的底線,完全不符合他的選舉承諾,但對債權人來說,這個方案已退無可退,是當中最強硬的IMF的底線。

另外,不要以為談判限期是6月30日,因為有了協議,歐元區各國是要回國,尋求國會通過。其他國家的國會不是橡皮圖章,也要大概兩週時間處理,因此各國官員私下定出的限期是6月14日。

就算當談判有了協議,可以清還IMF本月的欠款,然後呢?如果有了協議,也只是向希臘發放72億歐元(625.6億港元/2494億新台幣/500.5億人民幣)貸款,作緊急資金之用。到7月和8月,輪到歐洲央行追債,希臘在這兩個月要向ECB還合共65億歐元(564.8億港元/2251.5億新台幣/451.8億人民幣),另加繼續要向IMF和希臘債券持有人償付。如果不向IMF還錢,IMF最多只能把希臘趕出IMF,該國不再是IMF成員,但ECB手握是否向希臘銀行作緊急貸款的大權,如果不向ECB還款,ECB立即不協助撐住希臘的銀行,希臘金融體系立即崩潰。

就算捱過今個夏天,然後呢?目前所謂「希臘債務協議」,仍然只是短期協議而已,有了這條協議,希臘仍要與債權人商討該國公共財政的長遠問題。其中一派的看法--例如BBC經濟新聞編輯這篇評論--是:希臘能否在不撇除大量債務下,清還債務?我的看法是:希臘能否在不作進一步犧牲、以及有效處理逃稅等問題下,恢復預算盈餘(或至少平衡預算)?

當然,那麼多的「然後」之前,有個先要處理的根本問題:債權人和希臘現政府能否找到個雙方都接受的方案?這又要令討論回到起點--當我們問「然後呢」的時候,可能都要回到起點,重新檢視最根本的問題,才知道「然後」會怎樣,或是有沒有「然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