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隊,越來越長」

做一做很久未在這個網誌做的東西——文抄公。

下面是直譯路透社的報導Starved of resources, UK's most deprived town pins hopes on Brexit,記者在Oldham採訪了十多名投了脫歐一票的居民,問問他們為什麼支持離開歐盟。Oldham是位於英格蘭西北部大曼徹斯特區的一個城鎮,是十分窮困旳地方。下面的譯文大概是全文直譯,我刪了兩、三段有關公投背景的文字,但居民的感想是全部翻譯了出來的(上面照片則來自BBC)。

必須強調,翻譯支持脫歐人士意見的報導,不代表我/本網誌支持英國脫歐。我已找到一篇在英歐洲人感受的報導,亦在找一篇支持留歐人士意見的特寫文章,一有時間就會翻譯。

知道不少會來看這個網誌的人,絕大部份都懂英文,但我這次仍翻譯一次,是因為我相信,在討論、甚至爭論英國脫歐問題時,除了一些學術理論和統計數據,也應**直視**居民本身的感受。

看不同人所說的,連一些不利自己腦海觀點的新聞也看一看的,就是這個網誌(及相關fb專頁)的目標。

[下面是路透報導]


Sajaad Ahmed是住在Oldham的巴基斯坦移民後裔,投了脫歐一票,因為他認為,要扭轉Oldham這個英國最窮困城鎮過去幾十年資源不斷減少的情況,只有一個方法——遏止移民。

他一面等候接自己的妻兒,一面向記者說:「這不是種族主義哦!純粹是因為我們被推到隊伍的最後邊而已。就好像你很開心,邀請這些人來參與派對,吃幾口餡餅,但那個餡餅越來越小了。」

「問題源自移民」
在這個被國家統計局形容為最窮困的城鎮,十多名受訪、投了脫歐一票的居民都會提及缺乏好的工作,以及公共服務接近耗盡的極限,而他們全部都說,移民是這些情況出現的因素之一。

48歲失業者Kim Marshland在一間酒吧喝酒,向記者說:「我就是對這些湧入的外國人不舒服,也不滿要浪費金錢,支付給歐洲。」

45歲的Ahmed說,他每天送4名子女去3間不同學校,就花上了一小時,因為他家附近沒有足夠的學位。他晚上要當護理員,以彌補他當的士司機不斷下降的收入,為他的長女支付補習費,希望她能入大學。

他投訴,他每次看醫生,輪候時間越來越長;朋友找不到他們有資格做的好工作;他的姊妹過去幾年被加租50%。

儘管上述情況全是在保守黨政府推行緊縮政策時惡化——而Ahmed是放棄了他支持多年的工黨,投票給這個政府的,但他堅持,問題主要是多了人去分享少量的資源。他說:「醫生還是那個醫生,工作時數不變,但輪候隊伍越來越長,醫護人員都說,他們做不到什麼。」

「不就是東歐人」
Oldham在19世紀曾是世界紡織中心之一,現時市內仍保留著那個光輝時期的紅磚建築,但衰落幾十年後,市中心已充斥著廉價雜貨店。

這個城鎮有約10%是巴基斯坦裔人,2001英國種族騷亂期間,這裏是其中一個騷亂較嚴重的地方。不過,居民最憤憤不平的,主要針對2004年歐盟東擴後來到的東歐人。

23歲的園丁John Crilly解釋他為何投票給脫歐時,說:「不就是東歐人。」他支持離開歐盟,部份原因是他與他的羅馬尼亞鄰居相處不好,表示:「我們住在他們鄰壁,簡直是噩夢哦!完全不尊重人。」

跟市內很多人一樣,Ahmed把移民分成有益經濟的和令資源變得緊絀的,而對歐盟的其中一大不滿是,歐盟不能把兩者區分。

他說:「很多東歐人在曼徹斯特工作,這些是我們想要的人呀!那些我們看不到他們有在工作的呢?有20個就住在一間房子內,終日在那兒。」他說的是,在他居住的區域內,有「幾條街」的屋子住了這些人,包括曾居住他擁有的屋子、但把那屋子搞得爛爛的租客。

有脫歐陣營人士說,他們近乎沒有在Oldham張貼海報宣傳,居民只能從拉票人員和媒體獲取資訊。Ahmed說,他閱讀網上版《每日郵報》,有時候購買《太陽報》——這兩份報章都支持脫歐。

對於留歐陣營提出的每一項關注,他都能充滿信心地作出反駁:經濟不穩只會是暫時性的;貿易惠及所有人,不會停頓;歐盟國家會很樂意向他有高教育程度的兒女發出簽證,讓他們去那兒讀書工作。

不過,跟很多受訪脫歐支持者一樣,Ahmed對脫歐會令英國經濟改善的樂觀情緒,是沒有很具體的原因去證明的,唯一具體原因是英國不用再向歐盟投放資源。

「希望國家再度強大」
對很多人來說,懷緬昔日光輝,對他們投票決定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懷緬那個經濟和公共服務較好的年代,那個英國在國際擁有較高地位的年代。

72歲退休貨車司機Roy Chaney表示,經濟和移民是他投票支持離歐的原因。他說:「我們正落後世界其他地方,一定要有人改變這局面。澳洲很好呀,他們把移民船拖出公海,趕他們走。」

對於Ahmed,他希望離開歐盟可令英國重拾光輝歲月:「我在這個國家出生和長大,但國家好像在走下波,希望我們可以重回之前這樣——強大。」

3 則留言:

  1. “感受” 是每个人都有啦, 而且每个人的感受, 会在不同的时间点上, 随她的个人境遇的改变而改变。 管制一个国家,个人认为归根结底就是要随时照顾到不同人群的感受, 随时在各种感受的人群中取得良好的平衡。 所以需要高效的社会组织结构,以 **尽量** 使管制机构可以随时接收到所有人的感受, 并尽快从政策层面上作出反馈, 平衡各方利益, 使尽可能多的人感受良好。 建立这样的高效组织就不得不借助严谨的科学方法和完善的知识体系。 所以在为公共事务作咨询时,个人还是倾向基于理性的统计和分析多于感性的陈述。 当然好的新闻报道一定离不开对个人命运的关注。 新闻报道跟纯粹的学术报告或者政策咨询还是有区别。 (我也同意把人的感受来建模量化, 在某层面上说是件冷酷甚至亵渎的事, 但是很多事情不这样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研究。)

    这几天德国的媒体也是高度关注英国公投,昨天还是前天的 Brennpunkt, 节目长度几乎有 1 个小时 (通常 Brennpunkt 是 15 分钟左右)。 德国一台的新闻报道节目中,出现的压倒性的英国人的选后感受是: 脱欧是一个十分愚蠢的决定。 (由英国各阶层民众自己在镜头前说出来,包括正在法国观赛的英国球迷,和英国低收入的建筑劳工)。

    其实每一间媒体都是有选择地传达民众感受。 德国媒体这样的选择,多少折射德国的感受。

    回覆刪除
  2. 感謝網主!
    意大利前總理Mario Monti 提出,意大利憲法第75條:A referendum is not permitted in the case of tax, budget, amnesty and pardon laws, in authorization or ratification of international treaties - 國際條款不能作公投。請問網主,其他歐盟國家是否有同樣的限制?

    回覆刪除
    回覆
    1. 相反的,即國際條約必須作公投,我倒是聽說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