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憂心.茫然.心碎」

繼續「直視人民感受系列」,這一篇是美聯社的Britain's Europeans gripped by fear, confusion, heartache

大家會留意支持及反對留在歐盟的英國選民心聲,但有一班人也很受影響,甚至所受影響較不少有權投票的選民更直接,那就是歐盟移民。估計目前有300萬歐盟其他國家的公民在英國居住、工作及讀書,同樣在歐盟其他國家居留的英國人也有超過100萬。最受衝擊的是波蘭,該國整體人口約3900萬,有超過80萬人在英國居留,即波蘭有大概2%人口面對突然要遷徒的命運。(照片為英國的波蘭食品店,來自路透社)

這超過400萬人的權益突然變得不明朗。也是這超過400萬人的存在,也實實在在地告訴大家,歐盟儘管有官僚的一面,有好像離人民很遙遠的一面,但「它」同時也存在有血有肉的一面。

[下面為美聯社報導]

Anna Woydyla是一名在倫敦一間餐廳工作的波蘭人,英國投票決定離開歐盟後,不明朗的浪潮籠罩著她。

她那兩名在英國長大的十來歲孩子,日後讀英國大學時,還合資格申請政府貸款資助嗎?她和丈夫已在英國居住11年,需要把剛買入的英國居所賣掉嗎?夫婦倆要辭掉英國的工作嗎?離開這個他們新的老家嗎?嘗試申請英國國籍嗎?

「孩子像是英國人多於波蘭人了」
數以十萬計歐盟其他成員國人士在英國工作,但英國開展漫長的程序,跟歐陸脫離關係,這些人士都對接著會發生什麼,感到恐懼和混亂。

41歲的Woydyla是其中之一,她神情帶點緊張地向記者說:「如果只是我一個人,我大可以回去波蘭。但我的孩子更像是英國人多於波蘭人,連放假都不想回波蘭了,他們之間交談也說英文的。」

一整個視英國為家的世界性企業家、工人、學生和奮鬥者階層突然發生,他們的未來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這些人在英國向歐盟國家開放後來到,改變了英國的面貌,把倫敦的Kensington區變成巴黎的近郊,把一些Boston等一些沉睡的英格蘭城鎮變成波羅的國家區域,全國超市的貨架多了波蘭的lager啤酒和Wiejska香腸。

21歲意大利學生Andrea Cordaro形容,聽到公投的結果,就好像聽到自己考試不合格一樣般震撼,他說:「我個人不知道這對我有什麼改變,我只能保持心情良好,期望最好的情況會來臨。」

36歲的Laurence Borel來自法國,是數碼推廣顧問,在英國居住超過15年,她不坐著乾等之後會發生什麼,在5月已申請獲一本英國護照了。她相信,很多人都會這樣做,指出她已考慮申請英國護照多年了,但公投驅使她坐言起行:「我不想回法國,我的生活是在這兒呢。」

「各位職員和學生,請放心」
在全英國的職場和學校,管理人員都向憂心忡忡的外國員工和學生發電郵,保證他們不會有任何改變——至少是現在。
牛津大學發聲明說:「離開歐盟的正式程序至少需時兩年,各位職員和學生可以放心,短期內,他們的就業或就學不會受干擾。」

目前估計約300萬歐盟其他國家人士在英國居住,長期來說,他們的生活會面對或多或少的改變。《金融時報》委託的調查發現,如果把英國現行移民入境條例延伸至歐盟公民,他們絕大部份都會失去工作,被迫離開英國。

最受衝擊的是波蘭,波蘭是有最多在英工作公民的歐盟國家,估計達85萬,多到波蘭語已成為英格蘭第二最多人說的語言,不少波蘭人在英國尋找遠較家鄉好的薪金和機遇。

在英波人的命運在波蘭國內也是重大議題,重要到波蘭總統杜達(Andrzej Duda)也要在公投結果公佈後公開承諾,波蘭政府會在與英國的談判中,「盡一切努力,保障(波蘭人)權益不變」。他說:「我相信,英國政府會認同,波蘭人為英倫三島的發展、社交及文化生活帶來貢獻。」

根據英國法例,歐盟移民定居英國超過5年,便可申請永久居留權,但實際上,沒有多少個歐盟公民會這樣做,因為本國護照已讓他們自由出入境,也很容易便在英國獲得教育、醫療、退休金等服務。

波蘭智庫「波蘭國際事務研究院」估計,約40萬波蘭人是在2012年後來到英國的。儘管前景仍不明朗,但這批人士有可能要申請工作簽證,如果申請不到,便要回國。

支持留歐的倫敦市長薩迪汗(Sadiq Khan)意識到歐盟工人的不安,他向在倫敦居住的100萬歐盟公民發了特別訊息,表示:「倫敦市對你們作出的巨大貢獻很感恩,這不會因公投結果而改變的,在這兒,我們很歡迎你們。」

當然,不是所有在英歐洲員工恐慌或擔心的。

24歲羅馬尼亞人Gabriel Ionut說:「我感覺很好呀!離開歐盟是好主意。」他在倫敦一個地盤擔任交通指導員,在英國工作了4年,有居留許可,有信心自己可以留低。他說,他完全明白本土英國人對英國近年被迫吸納太多移民的憂慮。他說:「現在,他們可以就只容許真正是好的人入來有更多控制,也可以阻止中東的難民過來,我擔心那些難民中會有恐怖份子。」

同樣是地盤工人的32歲羅馬尼亞人Iosif Achim在英國已6年,從未申請過居留許可,他感到有點混亂:「我不知道接著會發生什麼,但我個人認為,這將是差劣的事。」

「那天早上,我在火車哭了」
在歐陸生活的120萬英國人也有這個關注。

在布魯塞爾居住了24年的英國作曲家Herman Martin說:「公投不應對我有很大影響,但實際上它可以影響我。」他說,英國離開歐盟,整體上對雙方都是災難,對此感到困擾。

所有跟外國有些連繫的人,都受到公投結果所震動。

在公投翌日早上,在倫敦當數碼推廣的德國人Christine Ullmann在火車上哭了:「我們都感到震驚、哀傷。」

Borel說,她情緒仍未平服過來:「我愛倫敦。我愛英國人。我心碎了。」

7 則留言:

  1. 「該國整體人口約3900萬,有超過80萬人在英國居留,即波蘭有超過五分一人口面對突然要遷徒的命運。」

    80/3900 約莫是 1/50 而不是 1/5?

    回覆刪除
  2. 谢谢网主翻译分享!

    有一句没有读通:“一整個視英國為家的世界性企業家、工人、學生和奮鬥者階層突然發生,他們的未來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奮鬥者,原文是striver,我估計是指在英國「追夢」的人,為某些事情而「奮鬥」strive的人

      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原文是in limbo,大概是指進退兩難、動彈不得的意思

      刪除
    2. “奋斗者阶层” 明白的。我没读通的是 “突然发生” 以及其所属的前半句。 整句话中文这样说是否比较通顺些?

      一整個視英國為家的世界性企業家、工人、學生和奮鬥者階層突然身陷囹圄,他們的未來陷入不知所措的狀態。

      刪除
  3. 倒有興趣得知你的意見:有人在《衛報》發表了這個陰謀論。你覺得可能嗎?
    http://indy100.independent.co.uk/article/people-are-really-really-hoping-this-theory-about-david-cameron-and-brexit-is-true--bJhqBql0VZ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理論高估了卡梅倫的IQ

      一、所謂「未有即日宣佈啟動第50條」,我認為跟與約翰遜的角力無關,現實是,對於英國政府來說,盡量拖延啟動第50條才最有利,因此卡梅倫有需要用自己下台來把這點盡量拖延

      二、至於所謂「把根本不可能作出的決定」交回約翰遜去做,倒不如說「發晦氣」,將球拋回約,「睇吓你講就好叻,做就唔掂」。一個幼稚園生都可以做到這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