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6日星期一

瑞士保守的一面

瑞士在5日的公投中,大比數否決「基本收入」方案,反對國民不用工作也可從政府收到金錢。儘管大家早知這議案會被否決,但國際傳媒都大篇幅報導。

大家的感覺是,連這種「激進福利」方案也能登上公投中,瑞士真的很「進步派」哦!不過,這只是硬幣的一面,公投所顯示的另一面其實是,瑞士人在經濟議題上是極端保守。



大家或者覺得,給你錢也不要,瑞士人真的「理性」。不過,RTS便列舉了多項改善勞工權利的公投,同樣遭大比數否決,或是爭取多年才成功,可見與其說是「理性」,倒不如說瑞士「保守」。或者,用RTS的說法,那是「工作在瑞士社會擁有神性地位」。

近年瑞士已有不少這類公投遭否決,例如2014年同樣曾引起國際關注的月薪4000瑞郎最低工資,或是2012年的有薪假期由4週增至6週的公投。

歷史上,更多這類公投遭否決。瑞士自1924年多次就削減工時公投,全部遭否決;由1978年至今已7度否決降低退休年齡;最誇張的是女性懷孕產假,自1945年憲法寫入懷孕婦女應獲權益後,瑞士人至少4度否決產假(瑞士婦女當時要以病假來頂替),要去到2004年才通過給予產假,前後用了60年時間。倒是2010年很成功通過削減失業救濟金。

另一個可顯示瑞士保守一面的是移民問題,跟上述的經濟/福利議題一樣,瑞士人多次在公投中都顯示他們在這議題是保守的,甚至可以說內向、封閉,包括通過要求撤回歐盟公民可自由進出瑞士的安排,更引起國際關注的是禁止興建傳統圓頂式的清真寺。事實上,今次反對「基本收入」的理據中,便包括了阻止移民,擔心這措施會吸引外國人湧入來白拿福利。

瑞士政治給人的感覺是沉悶,而「沉悶」、「穩定」同樣意味,瑞士人極度不喜歡隨意對他們的制度及生活作出變動。這點其實是吊詭的,因為儘管我上面不斷說瑞士人保守、封閉,好像說他們十分排外,但移民佔瑞士居住人口的比例是十分高的,有很多國際組織及企業在瑞士營運,在某些方面,瑞士是十分國際及外向的。

若明白瑞士的保守性,那就會明白,為何提出「基本收入」的組織仍認為這次公投已算成功,因為他們至少能令保守的瑞士人聽聽這主張背後的理念,推動了相關討論。

[文首照片來自Swissinfo,是支持「基本收入」人士的造勢遊行]

1 則留言:

  1. 我不知道这个保守的性格是不是跟瑞士完全地处内陆且多山有关系。 我在德国工作生活多年的经验, 总的来说, 德国南方(就是跟瑞士很近的地方)山民性格比北方靠海的民众保守一些。 这种保守体现在社会生活中的许多方面。 日常讲话,德国北方人更为外向热情些, 地道的德国南方人则比较含蓄。 政治上, 南方的拜仁和巴符, 不久以前都是基民盟的天下, 在北方社民党还是比较有势力的。 我不知道在瑞士是怎样, 但是在德国, 直到 1970 年代末才允许妇女自由出社会参加工作。 在这以前, 假如妇女要出来做事,必须由其丈夫签名同意。 这个限制妇女工作自由的习惯是在一位汉堡生长的总理施密特任上废除。

    另外,瑞士和德国南方确实比较盛行工匠文化。 这种传统尊崇技术本身为一种至善至美的价值, 这种价值独立于经济回报而存在。 大家通常说所的德国/瑞士人制作物品或者机器时的精益求精,严谨认真,跟这种文化多少有点关系。

    无论如何, 瑞士的公众议题全民公投确实是民主榜样。 在德国, 2010 年效仿瑞士, 对 S21 工程的去留进行了公开辩论, 之后巴符州全民公投。 在这以后, 德国越来越多的公众议题用全民公投的形式裁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