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9日星期三

球壇灰姑娘——冰島

冰島在歐洲國家盃擊敗英格蘭,震驚全球球壇,冰島球迷就十分開心,連現場觀戰的第一夫人(丈夫將卸任的那一位,並非剛當選總統的那個)在賽後也衝落球場慶祝,跳上守門員Hannes Halldorsson擁抱他 (上面照片來自http://www.mbl.is),又在球場跳舞。

於是,大家對這個歐洲足協形容為「球壇灰姑娘」的國家很感興趣,成功之道為何?

不過,看人家如何發展足球前,先看看冰島當初發展足球之難。


冰島人口只有33萬,是參加各大男子足球國際主要賽事中,歷來人口最少的一個(冰島女子隊已曾打入過歐洲大賽決賽周),也是第一個人口少於100萬而能打入歐國盃的國家。大家都會覺得,人口少過香港一個區的國家,如何能擊敗(據聞是勁旅的)英格蘭?

嚴寒天氣難以踢球
人口少倒是其次,冰島發展足球最大問題是當地氣候。冰島天氣嚴寒,夏天平均最高溫度也只有攝氏13度左右,每年的寒冷時期很長,而且冰島的冬季每天都只有數小時是日間,因此即使冰島人能挨住大雪嚴寒天氣在戶外踢足球,長期天黑都令冰島人(原本)一年只有大概4個月可以作正規足球訓練,餘下時間只能在室內做Gym,進行體能訓練。

嚴寒氣候另一個問題是,球場草地保養十分困難,因為冬天很長,經常發生積雪—>結冰—>融雪—>再積雪—>再結冰這個循環,而且積雪融了後會令球場積水,於是草地經常是爛地一塊,較香港那些街邊硬地場更易令球員受傷。而且,冰島地勢算是崎嶇,要找一塊平地去做球場都不易。

還有一個問題是大風。冰島位處的地帶是長年大風。大風到如何影響踢足球呢?有冰島球員說,打國內聯賽,如果要在沿岸的球場作賽,因為沿岸的風勢較正常地方再大一點,因此在這些地方踢球時,會盡量把足球控制在地上,不會踢上上空作長傳急攻,因為球一踢上天,你會完全不知道球會被風吹到哪兒,而如果你進攻的方向是逆風的話,你會發覺很難把球射入龍門。除了作賽,在這環境下,你也可能進行頂頭錘等要把球踢上空中的控球技術訓練。

大建室內球場
這情況在2000年左右改變。在90年代初,挪威開始在北部興建大型室內足球場,這些場地不是普通小型室內足球場,而是場地大小跟正式足球場一樣,分別只在有蓋以及有暖氣。

冰島對此很感興趣,於是向挪威取經,並在2000年開始興建。剛巧那個時期是2008年冰島金融泡沫爆破前的經濟興旺期,冰島有的是錢,因此至今可以興建了8個這類球場。

很多人說,目前踢歐國盃的冰島球員,主要是這類「室內場一代」,年青時已有這類球場,令他們全年都可進行專業訓練。

更重要的是,冰島足總在容易找到資金來源,以及有國際足協和歐洲足協出資幫助下,同時也在全球找來地方興建或修繕逾百個球場。這些球場當然不是正規可踢國際賽的規格,但至少並上述的爛地場好得多。更重要的是,他們盡量挑選學校附近興建,務求吸引學童在課餘時間踢足球作消閑活動。

盛產合資格教練
冰島足球近年發展另一個特點是,大舉培訓教練,在這個33萬多人口的國家,便有大概600名獲某一國際認可證書的教練,即每500至600人就有一個教練。

跟冰島這個小國寡民認為全民要平等的信念一樣,冰島人覺得,任何一個職業都可以去考取足球教練資格,令教練變得很普遍。

冰島足球教練普遍的程度是,即使是教10歲兒童,一張歐洲足協B級教練證書是最基本要求,甚至不少4、5歲兒童上課餘足球興趣活動,都會有個擁有這資格的教練教導。

另外,由於無論如何都已興建了8個室內場,而且冰島始終是人口少到猶如一個大社區的國家,所以當地球會的年幼足球學院基本上跟社區活動沒分別,不會太側重在只挑選精英球員訓練(當然,這方面的工作都會進行),而這些「社區活動」卻有一個具一定專業資格的教練陪伴。當中最重要的足球訓練所是Breidablik,冰島現國家隊最多成員來自這訓練所。

瑞典領隊的來臨
談到冰島足球起飛,不得不提下月68歲生日的瑞典領隊Lars Lagerbaeck。他曾以領隊身份連續帶領瑞典5度打入重要國際賽決賽周(世界盃及歐國盃),2010年執教打入世界盃的尼日利亞,之後打算退休之際,冰島足總2011年邀請他執教冰島隊。

冰島隊的訓練,以至由零開始把整個訓練輔助人員隊,都是由Lagerbaeck建立起來,他用了4年時間把冰島的足球排名上升了大概100級。他在歐國盃便會正式退休,領隊一職交由冰島人、目前是聯席領隊的Heimir Hallgrimsson獨自出任,而後者也要辭去他的牙醫兼職,正式做全職國家隊領隊。

延伸閱讀:
BBC:Five facts about Icelandic football
Iceland football comes out of the cold into a new era
《衛報》:Football, fire and ice: the inside story of Iceland’s remarkable rise
《電訊報》:The story of Iceland's unlikely footballing revolution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