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7日星期日

大陰謀?

今年5月,當時還被視為下任法國總統大熱的斯特勞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在紐約Sofitel酒店捲入企圖強姦酒店女工一事時,很多人已說是政治陰謀,是政敵設計以DSK最大弱點--好色--來讓他身敗名裂。

原本這類傳聞揣測,大家聽過便算,反正社會黨也選出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做總統候選人。但事情現在又起風波,因為美國記者Edward Epstein在美國雜誌New York Review of Books發表文章,「引述消息」說出當天內情,而且矛頭直指法國執政黨UMP。


以下是譯自法國《世界報》節錄上述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文章的翻譯,看看有什麼內情--全部事情發生在案發當天5月14日,美東時間:

早上:DSK覺得BlackBerry有點問題,他一名在UMP工作的朋友向他發出設息,告訴他,他至少有一封由BlackBerry寄給他太太Anne Sinclair的電郵,可以在UMP位於巴黎的辦公室看到。
1007:DSK感到擔心,於是致電妻子,講了至少6分鐘電話,要求妻子聯絡Stephane Fouks--此人是DSK的傳訊主任。
1206:事後聲稱被企圖強姦的Sofitel酒店女工Nafissatou Diallo進入DSK的總統套房2806號房--根據這篇報導,DSK已把行李放在門口外,而正常的清潔女工是不會進入放了行李的房間;而DSK在之後約6、7分鐘內跟Diallo匆匆性交,並致電女兒,告訴對方約好了的午餐,他要遲到。
1226:Diallo進入跟DSK總統套房同一層的2820號房間--報導指出,Diallo在性交前後多次出入該房間,質疑那時候有沒有其他人在那間房間?為什麼她要多次出入?為什麼她事後向警察否認曾出入該房間?
1228:DSK離開酒店,乘的士往第六街的一間餐廳。
1251:根據BlackBerry公司的紀錄,DSK的BlackBerry失聯,且其定位系統關掉了
1252:酒店的保安人員捉住Diallo
1303:Sofitel酒店所屬的Accor集團的保安主管John Sheehan收到紐約Sofitel酒店的電話,而他之後乘車前往酒店途中,曾打出一通電話。撰寫這篇文章的Epstein說不知道,但他揣測是Accor集團涉及保安工作的團隊,唯一較Sheehan更高級的Rene-Georges Querry,Querry曾與Ange Mancini在法國警隊工作,而Mancini是法國總統薩爾科齊的總統府高官。
1333:Sofitel另一名高層Brian Yearwood登場,他之前陪同Diallo前往酒店保安部,正當大伙兒鬧哄哄之際,閉路電視拍攝到,Yearwood與另一名男子互相擊掌慶祝,甚至狀甚跳舞般約3分鐘,總之是十分高興的樣子。
1405:2名紐約警察抵達Sofitel。
1415:DSK乘的士前往機場時,發現原本他打算拿給專家看看有什麼問題的那一部BlackBerry不見了,於是他以另一部手提電話,致電女兒,着她回餐廳看看看是否留在那兒;女兒大概15分鐘後給他電訊,說沒有發現。
1530:DSK在行李不斷找也找不到後,致電Sofitel,詢問他剛住的2806套房有沒有留下手機。
1542:紐約當局一名職員在警察在場下致電DSK,訛稱找到了他的手機,提議酒店派人給他,而DSK回答說他正在法航的櫃位。
1645:警方在飛機上拘捕DSK。

「故事」講完。

UMP當然強烈否認,黨秘書長科佩(Jean-Francois Cope)表示,很明顯這種陰謀論「十分牽強」(la ficelle est tres, tres grosse),又說他又希望看看那些證據,還說那位記者不如查查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是否都由UMP策劃暗殺。(恐防有人真的以為UMP策劃暗殺甘迺迪:UMP是2002年才成立的法國中右政黨--法國中右陣營主流派不斷組新黨、放棄該黨、再組新黨的)

亦已有法國報章「引述消息人士」反駁了上述版本部份情節:法國《費加羅報》網上版報導,Accor的人員看過了當天及之後一天的閉路電視影帶,沒有人在跳舞,亦說2820號房原房客早已check out,當時沒有人在,暗示Diallo或任何女工當時不斷出入該房清潔是十分正常。

至於真相是什麼?相信不會有水落石出這件,有的只是這些傳聞會如何影響法國總統大選選情--畢竟一個最終證實(或被宣稱)不是強姦的強姦案,已夠殺掉一個總統熱門的總統夢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