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5日星期五

食物何處來?

不少人說過,現在的小朋友、尤其是住在城市的,可能都不知道食物從哪兒來,以為全部都是由超級市場來,不知道米、菜是種出來的,亦可能未看過生畜--不是說笑,廿多年前,我一些在加拿大出生的堂弟妹來香港,看到雞有毛感到很新奇,因為他在加拿大只接觸冰鮮雞。

這種不知道食物及其原本的食材來自哪兒,正是目前歐洲「掛牛頭賣馬肉」醜聞出現的根源。愛爾蘭1月中發現市面上一些報稱是牛肉漢堡扒的產品原來由馬肉製成後,歐洲至少16個國家都發現同類問題及回收產品,包括非歐盟的瑞士。上面的供應鏈圖(請點擊放大)顯示出,那些「馬肉漢堡」究竟來自哪兒--這已經簡化了,因為Comigel提供肉類/現成食品的零售商還有很多,而Findus這類食品品牌公司當然又會向零售商再批發食物。

大家會發覺,原來我們平日所吃的食物,就好像香港貿易商替歐美超市在內地找尋工廠生產歐美所要的玩具等產品般,中間經了很多手,究竟是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欺詐下家呢?這也很難追究,更不要說食物生產鏈過長的問題。


有關問題可詳看美聯社的分析報導,這篇報導把這次醜聞跟早前美國「粉紅肉渣」醜聞相提比論,共通點是當大家都要求有廉價的食品--尤其歐洲目前經濟惡劣下,食品供應商便只能如一般工業產品外判至大陸般,把食材供應外判至成本較低的國家,當中並有多重外判,因此「A國人吃A國食物」,或是「吃進口B國食物,就一定所有食材都來B國」的情況,不可能發生。

《金融時報》這篇專欄文章(節錄)更把生產鏈過長的問題進一步延伸至所有行業,包括汽車,質疑這種為了節省成本而把原料及零部件壓榨、大超市取代雜貨舖的模式是否已開到茶靡?大家是否不能再期望又要廉價貨品,又要質素有保證?

在目前醜聞下,最遭殃的是羅馬尼亞。一方面羅馬尼亞是整條生產鏈的源頭,但更大問題是,羅馬尼亞在歐盟的名聲很差,在其他事務上與歐盟及歐盟多國都有爭拗,其他國家要找替死鬼時,第一個一定是指責羅馬尼亞。即使羅馬尼亞堅稱相關屠稱有標籤到那些是馬肉,沒有偽裝為牛肉,但也百辭莫辯。

至於馬肉為何如此敏感?馬肉比牛肉廉價一半,而儘管馬肉在歐洲不算是稀奇食物(但亦說實話,我在歐洲讀書時,未聽聞過歐洲人吃馬肉),但對一些國家來說,馬跟人類的關係好比狗跟人般密切,尤其在英國,因此要他們吃馬肉,於心不忍。

更大問題是,英國在14日證實,部份馬肉樣本中含有馬匹專用止痛藥phenylbutazone,如果人類汲取,會損害身體(儘管機會不高)。

歐盟各國農業部長13日開會後決定,下月開始對27國肉類產品全面作出DNA檢測,第一批結果應在4月中有,屆時看看有沒有更多馬肉產品存在。

1 則留言:

  1. 偶然在挪威也有馬肉供應,但也非常不普遍。而最近看到的新聞是,瑞典當局可能了解到去年有幾千隻馬被人偷去的原因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