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7日星期日

太執著?

德國近日再有部長因被指控博士論文剽竊的問題而辭職,且是教育部長。聯邦部長因剽竊而下台,已是2年來第2宗,2011年當時被視為未來總統人選的古滕堡(Karl-Theodor zu Guttenberg)下台,現在更是不能在德國立足,要遠走美國謀生。加上社民黨總理候選人斯泰因布呂克(Peer Steinbrueck)被發現合法在議員薪津外賺取125萬歐元,以及自民黨今年大選領軍者布呂德勒(Rainer Bruederle)被指向一名女記者說了一兩句性騷擾說話,德國《明鏡》近日一篇文章問了一個問題:德國人/傳媒是否對政界醜聞太過執著、執著到吹毛求疵的地步?

各位可以詳上文英譯版,當中寫了一句:一個國家的模樣可以從其政治醜聞反映出來;一個國家的性格可以從其社會對醜聞的憤怒(或沒有感覺)顯示出來。文中比較了德國和意大利這兩個西歐極端。也可以反思一下,香港近日的政治醜聞,以及大家/傳媒對這些醜聞的反應,代表了香港是什麼模樣?

《明鏡》似乎中間偏正面,認為德國人吹毛求疪是對的,但《紐約時報》這篇評論較負面,指出德國政界開始反問:究竟是否應對一些只犯了小錯的領袖如此殘忍,以滿足自覺政治道德的感覺?

PS:《明鏡》文章那個網頁,下面還附有《南德意志日報》解釋,為何「博士」對德國人來說是如此崇高的名銜。

1 則留言:

  1. 儘管對德國媒體的有些報導十分反感,但是我覺得,在類似剽竊博士頭銜之類的事情上執著一些不是壞事。

    一來,人的誠信始終重要。民眾在這裡糾纏的焦點是他們在學位這麼嚴肅的事情上都可以撒謊剽竊,還有什麼事情可以信得過他們?我覺得,中國很多問題,是因為當今整個社會誠信嚴重缺失,造成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局面。再追究深一點就是體制問題,憲政法治之類的,不在這裡說了。

    二來,德國現在的高等教育,總的而言,師資什麼的真的是沒法跟英美比。我自己就是在德國讀的學位。Universitaet 裡,高等數學之類的課,好幾個系拼起來,兩,三百人一起上大課,坐在後面的同學幾乎要用到望遠鏡。教課生動有趣,深入淺出的老師不是沒有,但實在是少。。。。長話短說,在德國讀個學位,學生自己必須付出很大努力。讀博士的話看你的教授,難以一概而論,一般不是輕鬆就能搞定的。如果學位任人隨便剽竊,對辛辛苦苦自己讀書掙學位的同學來講有點不公平。學位,以及在大學裡念的書,在上班以後真的有多大效用是一回事情,而公平是另一回事。

    我上面講德國高校師資的部分,不是不經比較就亂說的。我來德國之前有在同濟大學念過一年書。校園網絡,學生住宿條件什麼的是德國的好,可是教師講課的細緻,跟學生的互動,我的母校好太多。我還有在 Coursera,edx,Venture Lab 等平台上領教到好幾位美國老師授課的風格。授課非常好的老師很不少。有一段時間我聽課都聽上癮了。斯坦福電子工程系有一位老師講 Convex Optimization,講得真好。 youtube 上隨便免費看。

    我覺得,其實德國人對政客還是比較寬容的。總統有正式的夫人又有公開同居的女友,人最多也就是在小報上說幾句。還有同性戀的黨魁,副總理,部長,柏林市市長,不光說閒話的人不多,還真有德國人覺得自豪,覺得是德國開放包容的象徵。這些事,放在美國比較不可想像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