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如何做民主的附庸?

 自從烏克蘭政局混亂後,大家其實都不斷探討烏克蘭「芬蘭化」(Finlandization)的可能,即是把烏克蘭變成「有腰骨的附庸」。例如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近日在彭博電視節目便提出這個可能。在烏克蘭沒有足夠兵力打俄羅斯,西方又肯定不會為了烏克蘭而與俄羅斯交戰下,這不失為一個選項。但問題是:在目前遠較冷戰時期開放的環境下,「芬蘭化」還有沒有可能出現?

 「芬蘭化」是冷戰時期的外交術語,形容芬蘭在冷戰時的外交策略。芬蘭與蘇聯(及現在的俄羅斯)有很長的邊界,現在芬蘭人口只有約500萬,俄羅斯人口超過1億,兩國軍力懸殊,如果蘇聯/俄羅斯要入侵芬蘭的話,易如反掌。芬蘭便採取了「芬蘭化」的策略。(再強調,這是外交界/國際關係學者的術語,芬蘭人對這詞語極度反感,認為是貶義)

說這是「外交策略」,簡單來說,就是保持中立,最起碼的是不加入任何軍事聯盟,例如芬蘭至今仍不是北約(NATO)成員國,冷戰結束後1995年才加入歐盟。但同時要有外交手腕,要懂得在不惹怒蘇聯下推掉對方的要求。例如,芬蘭與蘇聯其實是簽訂了將推動兩國軍事合作的條約,1961年便發生「外交照會危機」(Note Crisis)--蘇聯當年要求芬蘭落實該條款,開始商討加強兩國合作。這引起芬蘭全國恐慌,最後要靠總統吉科寧(Urho Kekkonen)的外交手腕和跟蘇聯領袖的私交來回絕有關要求,化解危機。

不過,外交是芬蘭化的其中一面,芬蘭內政同樣深受蘇聯喜惡影響。最明顯的是政制。吉科寧當年一做便做了25年總統,做了4屆任期,其中一屆更要國會通過緊急法例,不管憲法強行延長其任期4年,為的就是蘇聯當時只對他信任。冷戰期間,芬蘭偏向總統制,冷戰結束才逐漸變成議會制,也與這對蘇關係有關,因為相對而言,強勢總統較能在外交迴旋空間,內閣制涉及多黨聯盟,總理很難在對蘇交涉時一錘定音。另外,當時芬蘭亦試過要審查一些蘇聯可能不滿的電影,而當時不少芬蘭企業是靠蘇聯給予優惠讓他們可低關稅出口來獲利生存的。

在這情況,基本上跟附庸無異。但我說是「有腰骨的附庸」,因為芬蘭從來未被劃為蘇聯共產主義陣營,亦繼續能維持與西方有經貿關係。

因此,一些人會建議,烏克蘭仿效芬蘭,宣佈永久中立,或能減輕俄羅斯的壓力。

然而,目前烏克蘭與當年芬蘭有很大分別。最大的分別是,俄芬文化及歷史的連繫不算深,但俄烏的關係密切得多,密切到俄羅斯會覺得烏克蘭是屬於她的。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現在(最想)要的不是完全把烏克蘭據為己有,而是要烏克蘭有一個「聽話」的政府,他要把操控烏克蘭選舉、操控烏克蘭政策決定制度化。如果可確保到烏克蘭政府不反俄、不全面走向歐盟,他無意介入烏克蘭政局。

普京的底線已不是要求烏克蘭全面親俄,但問題是,要控制別國外交,控制到要零風險,否則便威脅出兵、經濟打擊,跟完全干預烏克蘭內政已無分別。亦由於普京對此沒有信心,因此普遍分析目前認為,俄羅斯最想烏克蘭「聯邦化」--如果地方政府權力極大,那麼,普京可乾脆自行跟親俄的東部省份建立關係,毋須理會烏中央政府。

另一個問題是,在目前大家可輕易在網上表達意見的環境,一國政府還能否這麼輕易做別國附庸而不被國民抨擊為賣國?冷戰時期的芬蘭還可以跟蘇聯進行密室政治,但現在即使外交仍是密室進行,但官員回國後還是要跟國民交待。更甚者,「芬蘭化」是指連內政都有很多事情被鄰近的大國干預。外交或者不是選民關係,但內政呢?一國政府如何同時討好外國而又向選民推銷該政策呢?

把烏克蘭變成芬蘭,似乎無選擇下的選擇,但要落實這選擇,同樣不容易。

更何況,現在連芬蘭都對俄羅斯的強大身影不自在--這就之後再寫po了。

3 則留言:

  1. 芬蘭之所以可以「有腰骨」,是基於他們曾經「勇武地」跟強大的蘇軍作戰,民兵用汽油彈和獵槍令蘇軍吃盡苦頭。所以俄人知道他們雖然有能力取勝,但代價很大,所以只求芬蘭不「危害俄國安全」就算了。

    芬蘭不只為了抗俄曾與納粹德國合作,而且一直到現在國內都有相當的厭俄情緒。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