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9日星期二

在泛歐橋頭堡展示親歐姿態

(照片來自Sky News影片)

蘇格蘭首席部長薩蒙德(Alex Salmond)正在比利時訪問,希望拜訪歐盟圈子要員,游說他們支持蘇格蘭一旦獨立可快速成為歐盟成員國,不用重新申請加入歐盟。行程中,他在28日於布魯日(Bruges)的歐洲學院(College of Europe)發表演說,以顯示蘇格蘭是親歐一員,拉攏歐洲各國支持蘇獨及獨立後盡快成為歐盟成員國。

除了演說內容外,薩蒙德挑選在歐洲學院發表演說來展示親歐姿態,亦別具一番歷史意義,這要數到1988年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十分著名的「布魯日演說」。

薩蒙德演說內容的策略十分簡單:蘇格蘭比英格蘭/西敏寺親歐,英國極可能在下屆國會會期(2015-20)期內就是否退出歐盟進行公投,因此蘇格蘭留在有可能退出歐盟的英國,更不符合蘇格蘭人希望留歐的意願和歐盟的利益。他形容蘇格蘭是「熱誠、投入和盡責」的歐盟一員,與西敏寺「抱怨」(sullen)和不投入成對比。

即是說:當大家都說,蘇格蘭獨立會在歐洲被邊緣化,薩蒙德反制說,蘇格蘭留在英國才會在歐洲被邊緣化--這句話尤其是說給那些警告蘇格蘭難以快速成為歐盟成員國、但自己都與歐盟貌合神離的英國政客聽。

歐洲學院是在二次大戰後成立,開宗明義是要訓練一批「泛歐主義者」。學院只有碩士課程,沒有本科或博士,只有約300名學生左右。學生大部份來自歐洲各國,幾近全部都要有國家政府的獎學金才可入讀,不少本身是外交部人員。而畢業後,不少又會加入歐盟成為歐盟執委會等歐盟不同機關的公務員,勢力猶如之前香港政務官差不多全部香港大學畢業般,因此這間學院被形容「歐盟黑幫」(因為在歐盟勢力龐大),亦被視推動泛歐主義的橋頭堡。因此,薩蒙德挑選在這兒演說,少許原因是看中這間學院在歐盟的影響力。

當然,更明顯的原因應是戴卓爾夫人的「布魯日演說」。知道了上述背景後,都應該領會到,邀請一名疑歐領袖來這兒談泛歐議題,十分諷刺。下面是當年她演說的影片:


戴卓爾夫一開首便開玩笑說道,她很佩服校長敢邀請她演說的勇氣,因為如果知道她對歐共體(當時還未有歐盟)的立場,就會覺得邀請她猶如邀請成吉思汗談和平共處!

之後,她便猛烈抨擊歐委會當時建議加強歐委會等歐共體機關的權力,矛頭直指當時提出這方案的歐委會主席德洛(Jacques Delors)。當時在新自由主義下,英國等國都減少政府規管,她以此引伸說道:
"我們在英國還未成功削減政府干預的界線之際,卻看到有人由布魯塞爾想在歐洲層面重新向英國施加政府干預,由一個歐洲超國家實體作出新的支配。"

可想而知,火藥味甚濃,逼得德洛當時也有回應。想不到四分一世紀後,布魯日又捲入涉入英國的爭拗中。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