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商界百人VS基層百人

4月1日,英國大選期第3天,焦點放在一封聯署信--親商右派《每日電訊報》刊登了一封有103名商界領袖聯署的信件(上面;來自BBC網站),警告工黨上台會危及英國就業及窒礙投資,並讚揚現政府/保守黨的經濟政策,包括減稅。

面對聯署信攻勢,工黨臨急臨忙推出一封有100名基層聯署的信件,刊登在自己的網站並給了親工會左派《衛報》的網站,表示工黨的政綱能讓各階層都受益,這樣才能令英國及英國商界得益,內裏重點提及「零小時合約」--zero hour contract,即是公司跟工人簽約,但合約中的工作時間由全職到0小時都有可能,而薪金以工作小時計。

很明顯,工黨在這一場交鋒被打得落花流水--除非你厭惡商界,逢商界必反。這亦突顯出工黨--或嚴格而言,是工黨黨魁文立彬(Ed Miliband)在今次大選的弱點,亦預計是保守黨今次大選的宣傳主軸:商界不喜歡文立彬。

商界喜歡一個親商政黨,想減稅,不喜歡一個親工會政黨,十分正常,但一個工黨黨魁與商界的關係如此惡劣,卻是英國十多年來未曾見過。前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1997年上台前也不見得獲商界支持,但他當選後,他及其繼任人白高敦(Gordon Brown)卻能與商界保持良好關係。然而,文立彬出任黨魁後,他的公開發言遠較貝理雅和白高敦為左,商界私下視他為80年代初以來最左傾的一個工黨黨魁,他的發言甚至被視為有點敵視商界,例如說過要分清哪些公司是「掠奪者」(predator),哪些是生產者,又或者公開迫能源公司減價。他與商界關係,已不只是貌合神離,而是公開反面。

文立彬左傾,有其脈絡,畢竟現在是後金融海嘯年代,英國人不滿要用公帑拯救一些由極高薪銀行家搞亂了的銀行,又不斷傳出國際公司避稅的消息,商界是貪婪的印象牢牢印在英國人的腦海中。而且,工黨內部其實早已對貝理雅較保守黨更右的路線十分不滿,為了挽回這些人的支持,以免自己支持者分裂,工黨現在一定要向回左走,有份跟貝理雅建立「新工黨」的白高敦上台後已有此傾向。某程度上來說,現在誰做工黨黨魁,都一定要如文立彬現在般左傾。

然而,吊詭的是,如果公開跟商界鬧翻,甚至在競選期間不能有跟至少一、兩個商界領袖合照的機會,以示對方接受(不是表態支持)自己上台,這會危及工黨的損情,因為選民就算十分憎惡商界,但都會擔心若果執政黨是不能跟商界合作,會有礙施政,甚至會有無能力處理經濟的印象。

這從文立彬第一天(29日)拉票便是主打商業政綱,可見一斑。他當天集中講述歐盟問題,認為保守黨承諾2017年就是否留在歐盟公投,才是對商界投資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然而,商界似乎不覺得留歐公投是英國經濟最大威脅。文立彬似乎只能祈求,商界的意見對選民影響不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