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星期四

愛爾蘭人首次收到水費單

愛爾蘭水務署(Irish Water)開始寄出水費單,首批國民在8日開始收到,水務署將在6月初前寄出全部約170萬張水費單,最特別之處是,這是愛爾蘭人史上第一次收到水費單--沒錯,對於習慣要繳付水費的我們來說,聽起來很奇怪,但愛爾蘭供水一向是免費,現在要收費,卻觸發嚴重政治爭拗,令愛爾蘭人過去逾5年來對緊縮財政的不滿一次過爆發。


愛爾蘭公共供水系統的開支一向包括在徵稅,與支付警察、提供教育等開支一樣,而且愛爾蘭是島國,一向不缺水,所以政府去年成立水務署,並提出要支付水費,愛爾蘭人感到匪夷所思。

官方的解釋是,由於缺乏專門的資金,因此愛爾蘭的供水及污水處理系統十分落後。有一個講法是,愛爾蘭水喉水含大量細菌,必須燒過才能飲用,亦都不宜用來洗菜,因此愛爾蘭人習慣買樽裝水(這是BBC的報導,是否屬實,要由到過愛爾蘭的人證實)。另外,當局亦說,水喉日久失修,以致有四成至一半的供水在輸送途中泄漏了,十分浪費。因此,政府認為要引入水費。

不過,收徵水費更實在的原因,是這屬於愛爾蘭向IMF借款時,承諾節約開支的措施之一,是過去5年緊縮財政計劃的一部份。因此,愛爾蘭人認為水費是搶錢為實,有一定道理。

令外界覺得奇怪的是,在一眾要緊縮財政開支的歐洲國家中(包括毋須向外國求援的國家),愛爾蘭人給人「最順從」的印象,當地加稅、減福利的幅度或是措施之多,遠較希臘多,但當地未見有大型反削支示威,而現在愛爾蘭人卻因水費而群起抗議。

原因之一,可能是上述覺得「水是免費」的思維。另一原因是,水務署成立以來,醜聞不絕。這應是資助供水服務的措施,但傳媒披露,單是研究成立這機構所支付的顧問費用已達8600萬歐元(7.2億港元/28.8億新台幣/5.8億人民幣),之後不斷出現機構臃腫、員工高薪的新聞,令國民十分不滿。

水費多少,如何收費,都出了很多問題。由於不斷有反對聲音,有時說水費太高,有時批評水費架構不合理,於是水費徵收水平不斷改變,例如Irish Times去年11月就水費問題向讀者提供的Q&A,是半年內第5次出Q&A,因當中內容不斷改變。現在最新的收費是,一人家庭一年收160歐元(1330港元/5370新台幣/1070人民幣),2人或以上家庭收260歐元(2170港元/8720新台幣/1740人民幣)。

有沒有覺得這個收費有點奇怪?對,這是定額收費,因為水務署連在各家各戶全部都安裝「水錶」來量度用水量都有阻滯,而且又要安撫國民水費不會太高,於是定出,沒有「水錶」的家庭收以上的收費,有「水錶」的則每1000公升(即1立方米)收1.85歐元(15.5港元/62新台幣/12.3人民幣--相對下,香港是首12立方米免費、之後31立方米每立方米收4.16港元、再之後收6.45港元、超過62立方米起每立方米收9.05港元,另加排污費),至2018年年底前,每年收費不會超過上述160/260收費。水務署亦表明,即使沒有向他們登記的住宅,甚至不用水的住宅,都會收到水費單,用戶資料錯了都會收到,總之一定要收到水費。

水費問題對愛爾蘭政治有多大衝擊?自去年秋季開始,愛爾蘭已試過數次至少有數萬人的示威,有次試過把副總理圍困車上3小時,亦已經有示威者試過因不理法庭禁令,繼續接近水錶安裝員,而被判蔑視法庭,須短暫入獄。翻查過去數月的報導,不少一般示威者或一般愛爾蘭人接受訪問時的語氣都很差,不只是反對水費這麼簡單,還表明被拉入獄也都不會繳付水費,有一個女士說,已叫3個子女有心理準備,母親隨時會入獄,由外婆照顧。總之,整個態度是「水費沒錢交,命就有一條」。

愛爾蘭政府相信對反抗之大也始料不及。該國明年4月前要大選,執政聯盟的支持度不斷下跌,而目前領先的是辛芬黨(Sinn Fein)--即是,一個跟愛爾蘭共和軍(IRA)有關連的政黨明年可能執政,情況可能較希臘由一個共產黨執政更恐怕。

1 則留言:

  1. 同樣英國在北愛的收水費計劃,也是因為包括新芬黨在內的自治政府談不合攏,所以未能向住宅用戶收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