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

待修補的芬蘭模式

如果近幾個月,有人還在網上/報章/雜誌寫「新」的文章吹噓「芬蘭模式」,請認住那個人的名字,因為這個人應該是混飯吃--芬蘭19日舉行國會大選,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右)領導的國家聯盟黨(NCP)落敗,商人出身的斯皮萊(Juha Sipilae;左,照片來自YLE影片截圖)領導中間黨回朝,勢將成為下任總理,而NCP落敗,最主要原因就是芬蘭經濟不振,芬蘭人正為自己的經濟社會模式重新思考。


芬蘭經濟有多差?目前失業率大概是9%,經濟在2009年衰退後曾回復增長,但由2012年開始又再衰退,連續衰退3年,今年GDP估計只有0.5%增長,應是歐元區經濟表現最差的國家--較希臘還要差(假設希臘不會脫離歐元區)。經濟差,令芬蘭政府收入下降,其財赤相對GDP比率近年已超過歐盟規定的3%,芬蘭也因此失去最高AAA主權評級。

一切都要由諾基亞(Nokia)的末落開始。我在2011年2013年也寫過諾基亞被蘋果和三星的手機擊潰,當時還算是比較樂觀,認為諾基亞可以釋放出芬蘭的IT人才,繼續發展IT業,例如有開發憤怒鳥(Angry Bird)的Rovio。不過,2年過了,上述的看法似乎太樂觀,至少憤怒鳥並未有長期「起飛」。

2011年寫過,大家羡慕芬蘭有個聞名全球的知名品牌,但香港(甚至台灣?但台灣至少有HTC)在製造業上沒有知名品牌的同時,一個經濟體有個「太」知名、太主導的品牌,其實是件壞事。正如之前寫過,諾基亞在高峰期曾佔芬蘭GDP約4%,出口佔全國1/4,芬蘭1998-2007年的經濟增長有1/4由諾基亞來推動,而當時曾說,諾基亞末落,為芬蘭帶來短期震盪,因為至少即時有一大批人失業,但現在看來,諾基亞還為芬蘭帶來泡沫,推高了芬蘭的薪金、租金等成本,令該國IT業成本較瑞典和德國高兩成左右。

芬蘭不是只靠諾基亞/IT,但其他產業同樣陷入困境。其中,與IT並列為芬蘭經濟兩大支柱的造紙業/林木業,正面對亞洲廉價紙的競爭。其他如造船業都不見得好景。而在芬蘭,這類經濟問題還造成一個社會問題--芬蘭人口只有550萬左右,當中150萬左右住在首都赫爾辛基及附近,其他城鎮很細小,經濟上很依賴單一公司/產業,因此如果有一個公司(例如一間造船廠)倒閉,那可能等於一整個城鎮滅亡。

更不要說,之前已寫過,芬蘭人也在反思,他們的教育制度是否已經落後。更不要說俄羅斯的威脅。

必須強調:不能完全抹煞之前所吹捧的「芬蘭模式」中某些好處,在下無意說那些書藉的壞話,但只是想說,這種模式可能因為外在環境的改變而變得出現問題,芬蘭人正開始一段長時間的摸索階段,調整目前的政經制度。

最後,循例寫下大選(初步)結果[得票率/議席數目/議席增減]:
中間黨   21.3%/45/+13
芬蘭人黨  17.6%/39/---
NCB   18.1%/37/-7
社民黨   16.7%/34/-8
綠黨     8.4%/15/+5
左翼黨    7.1%/12/-2
瑞典人民黨  4.9%/ 9/---
基民黨    3.5%/ 5/-1
其他     0.6%/ 1

最後一提:對於歐洲,今次大選結果第二重要的一點,應該是極右芬蘭人(前稱真正芬蘭人黨)在議席上進佔第二位,目前估計極可能會加入下屆政府,有可能是首個加入政府的疑歐元政黨(純粹極右加入政府的話,奧地利是試過的)。是否向希臘批出貸款的談判正進入最重要階段,一個表明對希臘援助極度反感的政黨入閣,意味目前批出希臘貸款的條件不能有絲毫改動,因為芬蘭政府一定不會批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