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日星期二

長痛不如短痛

 [芬蘭總理卡泰寧在使用諾基亞手機--不知道芬蘭政客是否全部都會用諾基亞手機?照片來自芬蘭電視台YLE]

諾基亞3日宣佈以72億美元把手機業務賣給美國的微軟,全球IT界又再一次大洗牌,芬蘭社會少不免有震動,至少短期內很可能又有裁員。諾基亞一些生產工序是設在一些小鎮,例如Salo,人口約5.5萬,諾基亞便直僱用約1500人,如果微軟挑中Salo的工廠開刀,對該鎮的就業情況,一定有很大衝擊。

不過,對芬蘭全國而言,諾基亞「沒落」,早在預料之中,無論是政府和私人就業市場過去一兩年都已為此自我調節,因此不少分析員倒覺得,芬蘭喪失了一個全球品牌,是經濟重新開始的一步。芬蘭社會只是邁進新的一個章節而已。

我在2011年8月已經寫過,芬蘭當時已冒起了一些新的IT公司,例如憤怒鳥,諾基亞沒落,反而為社會釋放了人材。當然,憤怒鳥,或是100隻憤怒鳥加起來,對芬蘭經濟及稅收的貢獻,仍不及諾基亞,芬蘭要面對一段調節期。

就算是賣盤給微軟,早在2010年9月由加拿大籍的微軟前高層埃洛普(Stephen Elop)出掌諾基亞時,芬蘭人已認定他是「特洛伊木馬」,會把諾基亞賣給微軟。在野極右政黨真芬黨黨魁索依尼(Timo Soini)2日便形容,這只是「微軟的決定」。

芬蘭政府是在2日晚上獲諾基亞通知賣盤的消息。總理卡泰寧(Jyrki Katainen)承認,仍未未能斷言這決定會對芬蘭長遠有什麼影響,但就指出微軟將在芬蘭投資建一個數據中心。

建數據中心,明顯是減低芬蘭人的反彈(題外話:諾基亞手機仍是芬蘭人的首選,市佔率仍很高)。不過,這可能對芬蘭IT業有幫助呢?

正如上面第一個鏈結post內指出,apps很可能是芬蘭經濟的新出路,尤其是遊戲apps。有芬蘭學者說,諾基亞算是手機遊戲的始祖(即是那個一條蛇去吃寶物,但又不能撞牆或自己纏成一圈的遊戲),有關研發的潛力仍未全部釋放出來。

更重要的是,諾基亞不是倒閉,而是轉型,賣了手機業務後,會專注通訊網絡設備業務,將與全球兩大龍頭--瑞典的愛立信及中國的華為抝手瓜(北歐鬥中國)。諾基亞在19世紀中是一間紙漿廠起家(很典型的芬蘭產業),之後做過發電、膠類產品(例如膠鞋)、電纜、林木業及電子產品,儘管亦有涉足電訊業,但主要是電話電報電纜,第一部手機在1982年才面世。既然諾基亞歷史上可以如此百變,如今再變身,應該難不到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