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14日星期三

《都市日報》之死——「記者不再適合報章營運」

創刊24年的瑞典《都市日報》(Metro,或譯《地鐵報》)本週一(12日)正式宣佈停刊,解散整個編採團隊,作為全球免費報元祖,該報因財困倒下,是全球報業及傳媒行業另一個里程碑——或是另一個「紙媒寒冬」。

《都市日報》是歐洲第一份免費報,過去二十多年全球絕大部份免費報的營運概念都是源於《都市日報》。正如其名字Metro所指,報紙是供讀者通勤乘搭交通工具期間閱讀,由於免費,內容只包括編採認為讀者需要知道的最基本消息,而沒有讀者付款買報的收入,報紙完全依賴廣告收益。

《都市日報》最高峰期曾在21個國家逾100個城市,發行70個版本,在2006年獲健力士紀錄大全(Guinness Book of World Records)認證為全球最大報章。不過,《都市日報》在2007年開始衰落,主要因為兩個原因:一、蘋果同年推出iPhone,普及了智能手機,現在大家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都會用手機打發時間,而且有了智能手機等流動裝置,大大改變了大眾獲取資訊的方法,這些裝置逐步取代了報紙;二、全球翌年就發生金融海嘯,所有媒體的整體廣告收入下降,免費報章也不能倖免。

瑞典電台訪問了瑞典《都市日報》前總編輯Sakari Pitkänen,他稱在全國而言,斯德哥爾摩的讀報率不高,報紙昂貴並有點沉悶,因此一份改變業界生態的報章最先在斯德哥爾摩面世,而非瑞典其他城市,是有其原因的。他被問到《都市日報》遺下什麼影響,他說,《都市日報》顯示僵化、加入門檻高的報紙業,也可以有方法加入並打破現狀,而且至少吸引到更多人閱讀報紙——後面這一點要說明一下,在香港,報章不算昂貴,閱報率很高,但在歐陸(至少英國以外的西歐國家),報章是頗昂貴的,很多人不買報章,又或至少不會訂閱或每天買報。

瑞典《都市日報》3月底已沒有再在地鐵站派發,《都市日報》財務困難,不是近月才出現,負債5900萬瑞典克朗(4838萬港元/1.9億新台幣/4248萬人民幣),該報過去幾個月不斷裁員,編採人手已減至只有大概10人。該報之後曾經復刊,但由日報變成週報,而且由在地鐵站派發,改為直接送到訂閱讀者的家。該報到本週一正式宣佈全面停刊,不再有紙本《都市日報》,餘下的記者及編輯,以及整個廣告營業部全部裁員,該報挪威籍老闆Christen Ager-Hanssen形容,今天只有「腦殘」(hjärndöda)仍會閱讀印刷報章。《都市日報》網站則會繼續運作,同一集團另外兩份刊物(一本涉及時裝,一本是求職招聘)也會維持出版。

至於《都市日報》網站的營運方向是什麼呢?Ager-Hanssen說,「記者不再適合《都市日報》營運模式」,網站會變身成「辯論平台」。網站仍會有新聞報導內容,包括深度新聞,但《都市日報》不會自聘記者進行採訪,改為外判,《都市日報》會向外購買新聞,放在網站內。

雖然仍有新聞,《都市日報》不會再以此為重心,改為主打付款評論文章,外界可以付款,把自己的評論文章放在《都市日報》,初步定價為個人要付款5000瑞典克朗(4100港元/1.6萬新台幣/3600人民幣),企業或組織付款5萬瑞典克朗(4.1萬港元/16萬新台幣/3.6萬人民幣),退休長者可獲優惠只付1000瑞典克朗(820港元/3220新台幣/720人民幣)。根據瑞典電台的報導,Ager-Hanssen認為營運一個收費刊登評論的平台,較進行獨立調查報導,是更佳的商業模式,應該可以吸引不少瀏覽量,指出不少人願意付款在社交媒體刊登贊助內容,相信也會願意付款在《都市日報》刊登。他還說,記者及新聞業現今的問題在於,記者以為自己對真相有壟斷。

純粹單一、個別媒體而言,的確不一定需要記者採訪才有新聞,畢竟很多華文媒體的國際新聞都不是靠記者而獲得,但整個行業、整個社會而言,如果「新聞發佈平台」沒有自己的記者,那麼記者、採訪工作會由哪個「平台」負責呢?

(註:本文較長版本放在Medium,Medium已付款登記用戶才可閱讀——但倒米地說,「較長版」不會多很多資料,以及主要附上文章內容出處的link,很有興趣內容出處、或反正都已付款登記了的話,不妨閱讀Medium版及clap一、兩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