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2日星期四

用不同的表達方式說相同的內容

英國脫歐,作為報導的話,長寫長有,因為每天都有很多人就此發言,但要略加一點分析(也不求什麼深度了)的話,其實是很悶的,因為千變萬化的發言的背後,涉及的問題本質一樣,沒有改變過。

以英國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圖片左)上任後首次外訪為例,他在柏林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圖片右;影片截圖來自德國政府),不少報導都會大字標題說「默克爾認為可在30天內找到解決方案」、「默克爾給予英國30天限期尋找替代方案」,感覺上好像有轉機,但實質卻一點也沒有改變過。終極問題始終是:
1、英國稱不希望大不列顛島與北愛爾蘭之間(即愛爾蘭海)有邊境檢查;
2、愛爾蘭稱不希望愛爾蘭島上有邊境檢查;
3、歐盟稱為了保護歐洲單一市場,不希望愛爾蘭與其他歐盟國家之間有邊境檢查;
4、但英國稱不想在脫歐後留在歐洲單一市場,不希望英國日後與歐盟國家沒有邊境檢查;
5、上述1至4點必須4選1,脫歐後要做哪一項?
這個問題,兩年前已有人在我的Facebook專頁中的留言post了出來,一直沒有變過,也一直沒有人解答到。

在星期三(21日)的記者會上,默克爾稱,愛爾蘭邊境後備方案(backstop)一直都是最後退路,找不到其他可以保護歐洲單一市場完整性的方案後,才會使用,然後她說:
"如果有人解決到這個難題,如果有人找到解決方案,我們一直說可以在未來兩年找到的,但可能我們可以未來30天找到呢?為何不可能呢?"
然後莊漢生稱,英國會接受這個挑戰,30天內提出backstop的替代方案。於是便出了「德國給予30天限期」的說法了,而莊漢生似乎是刻意強調這一點,以便向國內顯示他爭取到德國同意重新談判脫歐條款。

在語氣上,默克爾的確放軟了。之前歐盟的說法是不能重新談判脫歐協議,不能剔走backstop,默克爾的說法便好像為重新談判留下絲毫的機會。不過,看完上面這句說話,就知道默克爾心裏的說法其實是:1、尋找替代方案的責任在英方,不在歐方;2、你沒可能在30天內找到backstop的替代方案。在之後回答記者提問時,她說得更清楚,稱「德國總理沒有義務去全面了解愛爾蘭問題的詳情及敏感性,因此我在等候英國提出解決方案」,簡單來說,就是「你找到方法取消backstop的話,我當然支持,但我覺得你找不到」。

甚至默克爾稱「我們一直說可以在未來兩年找到(解決方法)」,其實也是在暗示她不大可能同意重啟協議談判。坊間俗稱的「脫歐協議」,其實涉及兩份文件,一份是超過500頁的正式「脫歐協議」,講述如何處理脫歐的事宜,backstop是在這裏出現的,而這份文件亦提到大概兩年的過渡期(原本是2019年3月底至2020年年底),另一份文件是「政治宣言」(Political Declaration),闡述歐英等脫歐後的長遠雙邊關係「願景」,但這只是初步構想,還需要歐英進一步談判。是否需要backstop,很視乎長遠後脫歐的歐英關係是什麼,所以默克爾便說,原本的計劃是未來兩年再進一步研究backstop的替代方案,亦因此她是在暗示「政治宣言」可以修改,以便backstop毋須動用,但她仍然不覺得「脫歐協議」本身需要修改。

當然,默克爾的確沒有向重啟談判、修改脫歐協議、以及剔走backstop落閘,對莊漢生來說,短期內的確向國內顯示到脫歐談判仍有轉機,而對默克爾來說只是扮好人,而且她成功令莊漢生公開說出提交backstop替代方案的責任在英國,如果到10月底英國仍未提交到任何方案,屆時所有問題的責任便可推向英國。事實上,她說的「30天」也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是硬死線,因為在實際上,如果要做到莊漢生稱10月31日必須如期脫歐的話,新的方案要在10月中的歐盟峰會通過,那麼英國無論如何都要在9月下旬左右公佈替代方案的詳情。

這次記者會還有一個小插曲。莊漢生為了顯示如期脫歐的決心,特意用德語說:「Wir schaffen das!」(我們做得到!)默克爾2015年夏天表示德國有能力接收大量來自敘利亞的難民時,便說了「Wir schaffen das!」來鼓勵國民迎接這個挑戰,結果難民政策成為默克爾任內最大敗筆,甚至是她政治能量開始滑落的轉捩點,因此這句說話在德國政壇的語境中有特別含意,莊漢生說了後,在場一眾記者哄堂大笑。

莊漢生在默克爾身旁說出這句說話,是無知?是刻意令默克爾尷尬?還說詛咒自己脫歐會跟默克爾的難民政策同樣下場?真是天曉得,但肯定不會給默克爾一個好印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