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右派4黨達執政協議12天 荷蘭終誕新首相料6月底履新

荷蘭4個右派政黨本月16日達成聯合執政協議後,終於 在星期二公佈到新首相人選,最大黨自由黨(PVV)黨魁 Geert Wilders 挑選了67歲反恐官員Dick Schoof為新首相 ,他表示會成為代表全國人民的領袖,擔任首相期間不會加入PVV等任何政黨。

平反韃靼人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在21日簽署了法令,平反克里米亞韃靼人,明顯是要拉攏這個族群,支持克里米亞留在俄羅斯。不過,克里米亞韃靼人跟俄羅斯人的關係十分複雜,不可能靠平反便令兩族關係和好,而且俄羅斯(人/政府)是否真的對他們好呢?

就在簽署法令的翌日,便傳來克里米亞韃靼人領袖Mustafa Dzhemilev被禁止進入克里米亞,為期5年,指他是不受歡迎人物。亦已有傳聞指,克里米亞的韃靼人電視台被要求不准報導克里米亞韃靼人領袖的消息。最大問題的,始終是有「民間」俄裔人攻擊當地韃靼族議會大樓,而究竟他們是自發,還是俄羅斯背後指使,便不得而知了。

烏克蘭危機持續數月,大家應該會聽過以下:克里米亞韃靼人目前佔半島內人口約12%,他們絕大部份反對加入俄羅斯,其中一個原因是當年蘇聯在二戰末期曾以他們是勾結納粹德國的叛徒為由,將他們全部驅逐至中亞,因此他們擔心舊事會重演。文首的半島電視台紀錄片便是講述這段歷史,以及倖存者和他們後代回鄉後面對的難題。

普京所謂的「平反令」,就是平反他們不是納粹共謀。有此平反令,他們可以獲得賠償,有些更可以解決地權問題--即祖家早已被遷入的俄羅斯或烏克蘭人擁有,他們可就此獲得平反。但要拿回土地嘛,難上加難,難道把那些同樣無辜的俄羅斯人趕走嗎?這亦是他們回鄉後面對的最主要問題。

翻查資料才發現,韃靼人其實都分很多種,目前最大分支是稱為伏爾加河韃靼人,在俄羅斯內目前有韃靼共和國,普京很大程度依靠他們來拉攏克里米亞韃靼人。

克里米亞韃靼人是在蒙古帝國瓦解後,成立克里米亞汗國,初時是鄂圖曼帝國的附庸,在18世紀末被併入沙俄帝國。其實早在20世紀初,韃靼人已經變成半島上的少數民族,而當初為了沖淡韃靼人的比例,沙俄和蘇聯除了遷入俄羅斯人,還把同屬斯拉夫族的烏克蘭遷入。諷刺的是,現在烏克蘭人和韃靼人聯成一線,反對入俄。

一個較少華文/西方傳媒提到的一點,就是土耳其角度--土耳其自視為全球突厥系族群的保護者,而土耳其國內有一定韃靼人聚居,再加上克里米亞與土耳其隔著一個黑海對望,因此土耳其是關心克里米亞韃靼人的前途,並已擬定計劃,保護他們免受烏克蘭危機影響。從上面半島電視台的紀錄片可看到,其實伊斯蘭世界對俄羅斯強行吞併克里米亞是頗有微言的--儘管不滿不是因為令烏克蘭受害,而是穆斯林利益受損,而最好就是俄羅斯可一視同仁,同樣給多克里米亞韃靼人,以至現有國內的穆斯林地區公投自決。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二戰後第二次「暑假」大選 辛偉誠宣佈:提前7月4日大選

【文章上載於英國時間22日下午4時33分,更新於5時34分】 在英國政壇和傳媒熱烈討論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星期三下午5時過後證實傳聞,已獲英皇批准,提前至7月4日舉行大選,下週解散國會。

AfD建議只停Krah會籍 ID仍驅逐全黨9人出黨團

【文章上載於比利時時間23日下午4時28分,更新於下午4時56分】 離歐洲議會選舉只餘兩週,但德國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跟其他國家的盟黨的爭拗持續,雖然 AfD 提出只把今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逐出歐洲議會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換取 AfD 留在 ID,但ID成員星期四下午宣佈,已通過把 AfD 逐出ID。

極右言論遭法國瑪蓮勒龐割蓆 Krah不再替AfD公開拉票

上月其議員助理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的德國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又再惹起爭議,法國極右國民聯盟(RN)的領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據報批評 Krah 發表了維護納粹的言論後, AfD 星期三早上宣佈,Krah 在餘下約兩個多星期都不會再公開拉票 ,儘管 Krah 是 AfD 這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

新航收緊安全帶守則 SQ321倫敦飛新加坡航線避開緬甸

新加坡航空一班航班星期二遇到氣流導致一名乘客死亡後,新航收緊安全守則,並調整了來往倫敦和新加坡航班的路線。

工黨拒絕提名 前黨魁Corbyn獨立參選伊斯靈頓北

英國工黨拒絕提名前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參選下屆大選下 ,郝爾彬星期五確認以無黨派身份角逐連任下議院議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