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0日星期三

大麻

同一件東西,放在不同國家地區的媒體/社會,可以變成不同的議題。

近日台港藝人柯某某及陳某某(其實我不太明白,為何中國的電視台播放有關「疑犯」招供的片段,把當時人「打格仔」/馬賽克,但之後又肆無忌憚公開其姓名,那些格仔打來幹啥??)涉嫌吸食大麻(或其他毒品),在中港台媒體,把這種行為說成十惡不赦,但記得我去年還在南美洲,看著當地媒體每當報導大麻/毒品時,討論的是合法化問題。事實上,哥倫比亞總統前幾天前才表示,考慮把大麻藥用合法化。這牽涉到大麻/毒品在不同地區涉及到的不同歷史和背景。

上面是來自維基百科有關各地對大麻是合法、非刑事化、非法但不多執行或非法的地圖。我不會鼓勵各位吸食大麻,我不覺得這有什麼「cool」,但真的要吸食的話,也請找個合法的地方去試。(但我頗懷疑:北韓竟然是大麻合法??)


究竟為何華人社會中,大麻/毒品是有問題,必須禁止,成為一個不可否定的共識呢?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因為中國在清朝可始衰落是源自鴉片戰爭,因此華人把大麻/毒品視作公共衛生問題吧?又或者,大家覺得,法律寫了是不准許的,就一定是不對?

在拉丁美洲,大麻/毒品卻不是公共衛生問題,而保安問題。一來,一些毒品,例如古柯,對拉美原住民來說,可以是藥用或日常飲食之用,不一定是製成毒品,所以對拉美人來說,「毒品不一定聯想到毒品」,相關的原材料可以作其他用途。

另外,近代嚴厲打擊毒品,在西半球,是源自美國70年代初起開始的「毒品戰爭」,當時的美國政府認為毒品本身是件壞東西,更重要的是涉及走私、黑幫等保安問題,因此公開宣示「絕不容忍」的政策。而為了遷就美國這項政策,全個西半球、尤其拉美一定面對華府威迫利誘跟隨,否則鄰國不斷有源源不絕的毒品供應,美國是不可能禁毒的。

在這個背景下,即使是全面禁毒的年代,拉美國家的政策其實更多側重如何控制毒品對社會造成的副作用,多於毒品本身對吸食者所造成的健康問題。

之前在南美洲差不多半年,還要是一個人住旅舍,要跟其他人同房,很難完全沒有接觸過大麻,即使我不太多去Disco及酒吧。整個旅程,只是吸了一口大麻,但對於連煙也不吸的網主,其實大麻很臭,亦會咳,不習慣,而且我亦過了好勝的年少時期,如果是十多歲接觸,即使咳,可能還會逞強吸下去,但到了我這個年紀,以及我會接觸的人的年紀,他們見我咳,也會笑說:算吧,不慣就不要吸了。另一次則是在另一間旅舍,一位同房第一晚來到,就問我有沒有興趣外出「吸草」,但當晚我剛登山回來,很累,外面又下雨,因此拒絕了。

正如文首所說,其實拉丁美洲大趨勢是放寬毒品零容忍政策。不一定是如烏拉圭般全面合法化,但可能是「非刑事化」,或是准許部份毒品(有些是吸食少許就已對身體有嚴重影響,那些當然不會合法),或部份毒品的部份用途(如藥用),而背後的邏輯都是:既然一些毒品,吸食的危害不至於十分嚴重,倒不如放寬,然後把執法工作集中在規範以外的販毒行為、黑社會/武裝組織(在拉丁美洲,有些販毒集團已不只是黑社會這麼「低度武力」)及相關暴力罪行。除了警力,最明顯的是監獄,如期監獄監禁大量吸食了少量大麻的人,倒不如騰空,把空間「讓給」嚴重得多的毒品相關罪行。

必須強調的是,合法化不代表不管,例如在烏拉圭,儘管國民可自己種植一個限定數量的大麻,但售賣等都要在政府規管的設施下進行,背後的邏輯同樣是:毒品合法化不代表否認毒品會帶來健康問題,只是希望遏止毒品帶來的保安問題。

延伸閱讀:
英國衛報:Uruguay's likely cannabis law could set tone for war on drugs in Latin America
IBT:Latin America Softens On Marijuana
路透:Latin America rejects old U.S. approach in drugs war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