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

英國極右終見曙光

N年前寫過,英國極右政黨一直沒市場,儘管在歐洲議會有議席,但在國內,不只國會,連地方議會都沒有議席(註明:當時)。不過,多年零議席後,極右勢力或者「苦盡甘來」,或者快將見到黎明的曙光(或是英國政壇的黑暗前夕?)。

英國疑歐派保守黨議員Douglas Carswell(照片右,照片來自《衛報》;左為UKIP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在28日意外宣佈退黨,轉投主張英國脫離歐盟的極右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最叫人意外的是,Carswell以選民當年選他可能部份原因是他屬於保守黨為由,因此同時宣佈即時辭職,並會代表UKIP參與補選。如果他勝出補選,將為UKIP以至整個極右勢力在下議院來零的突破。


Carswell解釋,退黨,是因為他認為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提出2017年進行是否脫歐的公投,目的仍只是把英國留在歐盟,對方只會象徵式由歐盟拿回部份權力便算,而他自己的主張是脫離歐盟,或至少要取回大量權力,因此轉投他認為與自己主張吻合的UKIP。

Carswell轉黨,卡梅倫一定十分頭痕。Carswell代表的選區是英格蘭南部沿岸城鎮Clacton,Carswell本身在該地有雄厚實力,專家又一致認為,該鎮是最似UKIP政綱的城鎮,因為人口是較多白人和老人家,較少移民,而且大家估計,保守黨在該區支部不少人會跟Carswell一齊拉隊過檔UKIP,因此Carswell代表UKIP奪下該席的機會甚高。

目前離大選還有不足9個月,理應要集中應付明年5月大選,但現在要抽掉資源應付補選,令卡梅倫分了心。

如果UKIP打破缺口,可能會出現跳船潮,不少現任議員可能擔心選民要求脫歐,改投UKIP。當中保守黨和工黨都有,但以保守黨為主。

再深層一點看,Carswell退黨,將引發保守黨內再出現疑歐派VS親歐派的內訌。90年代,正是因為保守黨出現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為首的疑歐派和當時首相馬卓安(John Major)為首的親歐派不斷互相指責,令選民覺得保守黨只有黨爭而不理政事,輸掉大選。

較即時的潛在影響是,這為9月中蘇格蘭獨立公投投下另一變數。事件進一步顯示,「聯合王國」退出歐盟,不是夢話,而是實實在在有可能會發生的事,如果反對蘇獨的人說,蘇格蘭獨立後不知能否用英鎊,為蘇格蘭前途投下不明朗因素,那麼,蘇獨派可進一步振振有詞說,留在「聯合王國」,普遍親歐的蘇格蘭人同樣面對不知會否離開歐盟的陰影。

卡梅倫任內令保守黨進一步向疑歐傾斜,希望打擊UKIP這類極右勢力,但結果是黨員都跳船去UKIP,不知他會否悔不當初?

現在最有趣的是:保守黨派誰出戰?正如上述,保守黨在該區支部很有可能已成功被「策反」,未必能在當區找到人參與補選,更不要說要找一個當區、而份量能跟Carswell相比的人。大家即時想到的人選是已預告明年重返國會的倫敦市長約翰遜(Boris Johnson)。他的團隊已即時否認,強調會繼續尋求在西倫敦Uxbridge and South Ruislip選區參選。

不過,我估計約翰遜很難避免要出戰Clacton。約翰遜本身較卡梅倫更疑歐,戰略上可用來對付Carswell。而且,他是卡梅倫的潛在黨魁對手,卡梅倫及其親信一定會私下幫他「撥恒把火」,或明或暗放風說「捨他其誰」、「約翰遜是做大事,一定會出來拯救國家拯救黨」、「如果不幫黨打硬仗,只在安全選區重返國會,就正縮頭烏龜,還有顏面想做黨魁首相?」,等等。

反正,輸掉了,約翰遜的政治前途就完蛋(或至少短期內不可能挑戰卡梅倫),贏了,又可歸功卡梅倫,卡梅倫不會有損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