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6日星期二

法國社會黨兩派攤牌

法國政壇25日大地震,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左,照片來自Le nouvel Observateur)早上突然宣佈內閣總辭,然後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又立即宣佈委任他組成新一屆內閣。

這次政府震動明顯是瓦爾斯不滿經濟部長蒙特堡(Arnaud Montebourg,右)在23、24日接連出招,公開抨擊法國政府的經濟政策,因此透過內閣總辭迫走蒙特堡,而蒙特堡,以及另外2名同屬黨內較左翼的文化通訊部長菲莉佩蒂(Aurelie Filippetti)和教育科研部長亞蒙(Benoit Hamon)亦率先宣佈不會重返內閣。


短命內閣
瓦爾斯3月底才接任,瓦爾斯第一政府是法國第五共和37屆政府中最短命的一個,只有147天。技術上,有另外6個內閣較「瓦爾斯I」更短命,不足百日,但那些內閣很快便總辭是技術原因,因為法國傳統上,內閣不能在總統離任後繼續留任,但同時亦會在每當選出新國會時總辭,以示內閣是要向國會負責。

尤其在轉制總統5年任期後,總統大選和國會選舉都是相隔一、兩個月舉行,社會黨總統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兩次當選後,同樣是立即把右派佔多數的國會解散,有5個內閣便是在這種情況下而維持了極短時間(依次為莫羅瓦I/32天,洛卡I/43天,拉法蘭I/42天,菲永I/32天,艾羅I/34天)。第6個例子是梅斯馬III,當年總統龐比度任內突然去世,梅斯馬第三內閣因此要總辭,歷時只有89天。

若撇除上述特殊例子,第二短命的內閣是90年代中的朱佩I,歷時僅174天。法國第五共和平均每個內閣的時期為557天,即大概1年半,而最長命內閣是社會黨的若斯潘(Lionel Jospin)內閣,歷時1799天,即幾近挨完一整個5年國會任期。

內閣總辭
除了短命,瓦爾斯和奧朗德用上內閣總辭來對付內閣中不聽話的成員,亦令人側目。儘管內閣總辭後,由同一總理組成新內閣,在法國不是沒有先例,例如上述朱佩I便是因為勞工改革問題而要總辭,以向國民顯示改變政策。

不過,法國亦可有只撤換部份閣員而不內閣總辭的選擇。這次只是內部不和,不涉政府醜聞或重大政策爭議惹來國民激烈反彈,用上總辭這種會令國民覺得政府運作不穩的原子彈選擇,是否划算?

根據法國傳媒引述消息稱,要用內閣總辭,理由是逐個逐個閣員,迫他們表態,支持目前偏向中間的經濟路線--引發整個左派陣營分裂的經濟政策,爭拗點主要有二,一為應否如目前般把重點放在平衡公共財政,而非改變成對削減赤字「有彈性」;二為應否支持目前已推出的政府商界協議,削減公司徵稅,來換取商界承諾創造就業(即供應面著手),而非變成把減稅側重在個人,以推動消費(即透過需求面刺激經濟)。

還有一點耐人尋味:究竟這次總辭由誰策動?瓦爾斯?奧朗德?雖然總統府的聲明稱,奧朗德指示瓦爾斯組成一個「符合總統自己定出的國家方向」的新內閣,但動作上更像瓦爾斯的作風。

造反派與當權派
自從瓦爾斯上場後,過去幾個月法國政壇便有「造反派」(frondeurs)的說法,即社會黨內有議員和閣員擺明不支持上述偏向中間的經濟以至社會政策路線,不時公開批評,甚至有議員對政府政策投反對票,這次內閣總辭,可以說是「清黨」。

而整個左翼陣營來看,瓦爾斯上台時,生態黨已退出內閣,在國會內已非事事支持政府。現在奧朗德/瓦爾斯代表的「當權派」跟「造反派」公開割席,會否有更多社會黨議員不支持政府法案,甚至令政府在國會失去多數派呢?如果出現,奧朗德將十分尷尬,畢竟當年轉制時,就是說總統大選和國會大選同年舉行,減少不同黨派的總統總理「同居」情況出現。最大考驗將是今年稍後的預算案辯論。

更大問題是,左翼存在結構性問題。N年前談及意大利政局時,網主不時說,左派先天上是個個人主義很強的派系,山頭林立的情況十分嚴重,誰也不服誰,這情況似乎在法國同樣出現。

我上面說奧朗德/瓦爾斯是「當權派」,不說他們是「主流派」,因為在社會黨黨員中,似乎蒙特堡等「造反派」的主張才是主流!這亦是奧朗德面對的根本問題:他要麼就重回社會黨主流意見,但對內,這政策似乎不是民意主流,對外,會面對德國的壓力,要麼就「務實」執行別無選擇的削赤政策,但在黨內會失去支持。

法國內閣總辭適逢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剛表示要放寬對財赤的規定。奧朗德目前只能寄望,歐洲內的討論逐步移向法國希望的政府花錢振經濟路線,否則他只會繼續面對這困局。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