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星期五

60週年遭逢噩夢 漢莎廉航大計遇挫

相比起150人在同一場意外出喪生,原來意外是之前難以想像的人為所導致,所造成的傷害更大。法國調查人員表示,初步懷疑24日在法國南部撞機的Germanwings,其副機師是刻意把飛機撞毀,消息相信會令本已在為死去同胞哀悼的德國人承受第二重震撼,Germanwings母公司漢莎的主席斯普爾(Carsten Spohr,上面德國電視台ARD截圖右)26日為最新消息召開記者會時,神情明顯對事件都有點難以置信。

副機師懷疑把飛機撞毀,對漢莎以至德國的聲譽恐怕會造成一定重挫,而斯普爾想力推廉航業務的大計,亦遇到重挫--諷刺的是,漢莎原本快要慶祝成立60週年。

正如大家對德國人的stereotype,大家的印象是德國人對科技和生產中的細節要求很高,產品很安全,德國人是很有紀律,而漢莎亦是依靠這方面形象--飛機安全、機組人員受過嚴格訓練--來獲乘客青睞。不過,當消息傳出,一架Germanwings客機在天氣良好、當時環境完全沒有撞機條件的情況失事,大家已對漢莎的「安全」打了個折扣,而現在傳出副機師不知因什麼問題(大家最正常的推斷是情緒有問題)而撞機,大家連漢莎對人的管理都打了一個大問號。

另一個諷刺是,斯普爾一直在漢莎打工至今,雖然一直是做管理工作,但他本身是有機師牌的,而這次卻正正是管理機師出了問題。

意外亦正值斯普爾想改革漢莎之時,因此意外對漢莎的衝擊,不會止於賠償(現在很可能是機師出問題,漢莎面對的索償訴訟會比「普通」意外撞機更麻煩)或聲譽,而是整間公司的長遠發展策略。

斯普爾去年才上任,不久便提出發展大計,重點拓展其「翼系」業務--漢莎集團除了漢莎航空,還擁有奧地利航空和瑞士航空這兩間奧瑞兩國各自的旗艦航空公司,並有以Wings為名的2間廉航公司Germanwings和Eurowings。「翼系」策略的出發點很簡單:漢莎的基地德國成本很高,但在歐洲區內短途線上,要面對Ryanair這類廉航公司搶客,在國際長途線上,就面對阿聯酋航空這類阿拉伯公司競爭,後者越來越多亞歐直飛航線,不再需要停杜拜或多哈,而他們的成本較漢莎航空低。

因此,漢莎要不斷拓展這2間「翼系」業務,例如把所有來往德國的中短途航班全部撥給Germanwings,只剩下飛2個樞紐法蘭克福和慕尼黑才繼續由漢莎處理。事實上,Germanwings今年秋季會成為歷史,因為其航線會較成本再低一點的Eurowings接手,而漢莎亦安排了稍後推出Eurowings長途線。

然而,這又涉及一個問題。漢莎機組人員的薪酬較Germanwings高,漢莎集團把一些員工由漢莎調往Germanwings(今次失事客機的正機師正是由漢莎調過去),已惹來員工微言,要他們調去Eurowings,工會更是強烈反彈,因為漢莎集團目前的勞資合約是不包括Eurowings,因此Eurowings機組人員的薪酬是較漢莎甚至Germanwings低很多,自斯普爾接任後,工會已發動了多次罷工,雙方關係惡劣。

斯普爾當初的如意算盤是,利用漢莎的優質品牌,來抬高2間「翼系」公司。漢莎集團可以向乘客聲稱,漢莎在安全和機組人員訓練已有多年經驗和口碑,因此「翼系」公司除了在用餐、行李上限等大家common sense上知道一定較正常航空公司略差的服務外,其他方面都會較歐洲廉航或阿拉伯的航空公司為佳,而價錢又接近這些對手。

問題是,有人質疑,這個策略會否變成漢莎未能抬高「翼系」,反而給「翼系」拖低漢莎,傷害漢莎的品牌。現在很少德國國內航線有漢莎航班,已令一些商務客不滿。如今發生這宗不幸意外,恐怕更多人會批評斯普爾這樣做是敗了漢莎60年來建立的聲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