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日星期二

德福利部長:難民不學德文,便削福利

德國勞工及社會事務部長納勒斯(Andrea Nahles,照片來自DW)在1日的《法蘭克福匯報》(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撰文,表示難民以至任何移民如想在德國定居,便必須努力融入德國社會,其中學好德文是當中重要指標,警告如果不好好融入社會,德國政府便會削減他們的福利。

如此「反移民」的說話,出自主管福利的部長,難以想像。更難想像的是,納勒斯是來自左翼的社民黨(SPD),還要是被視為黨內偏左翼的一派,絕非「名左實右」的「中間派」。


「應該自食其力」
納勒斯在文章中表示,想來德國重新展開新生活的人,就要遵守「我們的規矩和價值觀」,要遵守與其他德國人共存的基本規則,對於那些顯示出無意融人的移民,政府就會削減他們的福利,她認為是否削福利應與移民的德語能力掛鈎。

納勒斯還說,長遠來說,難民應該自食其力,不論種族背景,都要靠自己的技能來維持生計。

德國目前主要面對難民危機,但納勒斯強調,以上一番話,同樣適用於來自其他歐盟國家的移民,指出德國地方政府不能無限期照顧他們,歐盟人口自動流動的原意不是讓人去其他國家獲得更好的福利。

上述的說話若放在香港的環境,可能會認為納勒斯是右派,但有一直觀察德國政治發展的人,就知道納勒斯絕對是大左派。

成功推退保改最低工資
44歲的納勒斯在90年代就從政,曾是社民黨青年組織的主席,大概10年前社民黨中間派與左派有路線之爭時,黨內左翼是推了納勒斯出來跟中間派的大老對撼,成功將當時的副總理明特費林(Franz Muentefering)拉下馬。

納勒斯在2013年開始的默克爾第三內閣擔任勞工及社會事務部長,同樣以迅速成功完成左派兩大任務——退休保障改革及落實最低工資——而見稱,其中退保改革,由提交草案到內閣討論到國會審議到立法通過並正式落實,納勒斯只花了半年時間就完成。

在施羅德(Gerhard Schroeder)政府年代,由於施羅德改革勞工市場,因而觸怒工會,而納勒斯過去兩年多的工作,被視為替社民黨重修與該黨重要票倉工會的關係,而納勒斯憑著跟工會的關係,在黨內有一定實力,加上她仍年輕,她有很大機會再上一層樓。從任何角度來說,納勒斯都是貨真價實的左派。

「不是個個難民都是醫生」
然而,吊詭的是,難民危機去年爆發而來,納勒斯的取態一直較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審慎。默克爾(甚至商界)有信心德國有能力吸納大批難民之際,納勒斯便不斷出來說:吸納難民短期內是要給予福利的,這是要錢的;難民湧入,一定會推高失業率的,不要以為個個難民都是高學歷醫生;不是任何人一來德國就可自動成為德國勞動力的,難民還需要培訓、融合,這需要時間的。甚至,副總理、社民黨黨魁加布里(Sigmar Gabriel),以至整個社民黨在難民問題的立場與默克爾頗一致,納勒斯是個異數。

若再看看納勒斯目前的角色,其實她對難民問題取態偏向質疑的立場,也有一定理由——一個很左派的理由。

納勒斯目前主管勞工及社會事務部,這個部門的公務員從來不是處理如此大規模移民融入的工作,反而是處理就業數字和社會福利,他們只會根據這些數字、就業及福利的框架去看難民問題,做研究,然後他們得出的結論很自然會是難以吸納大批難民。納勒斯看這些數據去做決定,因此她在難民問題的取態也會受影響。

當然,納勒斯不可能如此輕易受其公務員下屬影響到,即使在政治上,難民問題對納勒斯手上工作構成很大威脅。簡單來說,納勒斯在自己的部門都要「睇住個檔攤」,不能令部門運作失控。

例如,處理難民福利的錢是計入勞工及社會事務部的預算的,如果開支大了,財政部會否加批撥款了?還是加一些,但餘額要納勒斯自己找方法解決呢?

寧保工會工人 難顧難民利益
另外,無論是其政途,還是因為現在是主管勞工部,納勒斯最主要的服務(以及取悅)對像是工會、工人及國內弱勢社群,政策取態會左傾,但諷刺的是,正是因為要滿足他們的要求,令納勒斯要在難民及移民問題取態右傾,要變得好像「反移民」——多了難民移民來拿福利,那就意味原本居住在德國的弱勢社群的福利少了;多了難民移民來工作,那就代表是搶了原本國內工人的飯碗。

最重要的是,納勒斯很清楚,她這4年勞工部長的成績,全繫3大政策——上述的退保改革和最低工資,以及由施羅德年代繼承下來、還未完成的勞工市場改革。巧合的是,若果太多難民移民湧入,是會衝垮這3大政策的。德國政府早就這3項政策的成本計算過,當初沒計入人口突然增加的因素,如果突然多了人,這3項政策的成本會急增。另外,難民湧入,他們不少人難以找工作,有商界已提出「放寬」最低工資法例,以讓難民更易「融入」德國勞工市場,但這代表最低工資名存實亡,納勒斯會被工會份子追究。

所以,對納勒斯來說,落實到部門內的政策較吸納難民更重要。至少,她要一早不斷發出警號,若果她轄下政策因為難民問題而出了亂子,她都可以撇清所有關係,強調不是她的草擬及執行政策能力有問題,並向質問她的人反說:I told you so。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