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3日星期二

德國黑暗的一面

德國政府和社會過去一年歡迎難民,贏得全球掌聲(或者揶揄)之際,近日兩宗針對難民的事件突顯出,在難民及移民問題上,德國社會也有黑暗的一面。



最新針對難民的事件
先是18日,東部薩克森州(Saxony)的克勞斯尼茨(Clausnitz),約100人圍著大巴,向車上的難民不斷咆哮,大叫「我們是人民」、「回家吧」等口號,情況被拍攝下來,可看到示威嚇到車上的兒童也哭了。

到20日深夜,同樣是薩克森,鮑森市(Bautzen)一個將轉為難民收容中心的酒店著火,附近不少人竟然歡呼叫好,甚至阻撓消防員救火。現在正調查事件是縱火。

在22日,不少政界人士都批評這些事件是恥辱,亦批評警方在大巴事件的處理手法,例如為什麼在大批人包圍下仍決定把大巴上的人士拖出來帶入難民收容所。警方就說,那已是最好的處理手法,又說大巴上的難民也有向示威者作出挑釁手勢及叫罵。

納粹
這些事件放在華人的討論區,可能會有不少人叫好。這種反應,德國人——除了極右份子以外——應該難以理解,包括對默克爾(Angela Merkel)難民政策不滿的德國人也會很難理解這種反應。

我經常說,要理解德國當代政策,理解當代德國社會對一些公共議題的反應,只需緊記兩點便可:1、德國的納粹歷史;2、東德的共產獨裁歷史。而且,兩者有主次之分,納粹史對目前德國人思維的影響遠較共產統治史重要。如果德國出現一些獨特的看法,基本上,看回納粹史,以至納粹前的兩戰期間歷史,也可找到答案。

相對地,華人社會倒是對德國納粹史不敏感,我認識一些香港人是「崇拜」、或至少是「理解」納粹政權所為,也記得很多年前試過一個台灣人在外國不慎說了一些被視為支持納粹的話而闖禍。這些,也許解釋到不少華人對德國政府和社會歡迎難民的做法不以為然。

對於德國人來說,納粹、極右是必須「消滅於萌芽狀態」的勢力,歷史上、心理上和當下實際上都是極真實的威脅。在香港,不滿太多大陸遊客的人圍著遊客示威,儘管已是十分不禮貌,但至少大家不會覺得,這會發展成文革、極右。不過,在德國,克勞斯尼茨的圍大巴事件,他們一定會聯想到極右興起成為主流、繼而獨裁全國壓迫國民、最後就是侵略全歐洲。你覺得這聯想可笑嗎?但德國人會告訴你:我們試過,我們真的試過!

另外,納粹統治的經歷令德國在20世紀後半期一直給人「聞風喪膽」的印象,是一個大家不敢前來的國度。因此,德國社會歡迎難民,在潛意識上是要給世界一個「笑臉」smiley face,德國人想洗脫之前大家都想避之則吉的感覺,要大家知道,德國現在是擁抱世界的。這是為了少點移民而不惜「唱衰」自己的英國所不能理解的。

近年針對難民的事件
即使不數歷史,只看這二、三十年,德國從來都不只是歡迎難民,排外問題從來未根除過。德國去年全國有接近1000宗針對難民的襲擊事件,較2014年大增約4倍——但這亦同時表明,在2014年、即百萬難民去年湧入前,德國都已有約200宗襲擊難民的事件,只是沒有如大巴事件般拍下影片可網上廣傳而已。

難民/移民湧入問題,在德國並非新鮮事。在90年代初期至中期,德國同樣有難民和移民湧入的情況,當時主要是因為德國剛統,主動鼓勵海外德裔人回流,而且南斯拉夫內戰,有不少難民湧往德國。同樣,當時也有不少針對難民的襲擊,其中1992年8月,Rostock-Lichtenhagen便也曾發生難民及越南外勞住所遭縱火及襲擊,這次騷亂持續4天才平息。

可見,一旦這種反移民完全釋放,在德國可以引發十分嚴重的後果,遠不是香港旺角騷亂的級數。

排外情緒,在前東德地區似乎特別嚴重,近日的兩宗事件便都是在薩克森發生,Rostock-Lichtenhagen也是在德東地區。儘管德國官員盡量淡化這點,但大家都知道這是事實,現實是德東地區經濟仍然較德西地區明顯差很多,而且他們跟其他東歐國家一樣,較少接觸外國人,因此也特別排外。

德國會如何遏止這股反移民情緒?幾個主流政黨聯同主流民間組織不斷口誅筆伐,會是其一。根據90年代的歷史,當時,同樣是CDU的總理科爾(Helmut Kohl)在連串反移民襲擊後,開始收緊接收難民/移民。那麼,科爾的愛徒現在應該會做同樣的事情。

對他們來說,重要的並非難民/移民的情況,關鍵的是阻止任何極右勢力興起,避免納粹政權再現。

延伸閱讀:
Rostock riots revealed 'the dark side of humanity'
薩克森州排外事件引發激烈辯論
仇外情緒—薩克森州的問題所在

6 則留言:

  1. 無意表達自己高尚點,但排外情況——或者報導,在加拿大真的較少,自己較有印象的只有兩宗(一宗溫哥華有人向難民淋液體;另一宗是卡加利的反移民塗鴉,連支持收容難民的總理也一併罵過),媒體亦對收容問題持較開放態度(就算有批評,都是說花了太多錢,而且更多批評在於配套措施做得不足)。我的問題是,為何歐洲對難民的報導不太正面呢(也不能說完全負面,但負面消息較多)?

    (順帶一提,上述兩宗襲擊前,安省彼德堡市亦有清真寺被縱火,但針對的是居於當地回教徒而非難民,故沒計在上述兩宗事件中)

    回覆刪除
  2. > 為何歐洲對難民的報導不太正面呢(也不能說完全負面,但負面消息較多)?

    1. 当巴黎发生移民或者移民后代策划执行的大规模杀人事件时,当科隆除夕夜街头发生上百宗涉嫌新移民的非礼事件时,媒体怎样做正面处理呢? 就事说事都不太可能给人正面观感吧?

    2. 别国我不知道,但是德国媒体是十分乐于挖掘难民/移民的正能量的。柏林有个土耳其移民,自费为刚来的新难民烹制并分发食物,说是回报德国社会,类似这种事情只要发生,我们这里的 Tagesschau 是会作为正面典型大力宣传的。 对反难民的事,至少 ARD 是能低调就低调了。 前几周 Fasching 在巴伐利亚,有人制作了坦克形状的反难民花车,在德国其实是轰动一时,但是 Tagesschau 完全不报道这件事。

    3. 在德国,媒体反对排外的 Pediga 则是不遗余力的。

    至于说加拿大似乎还不太排外,我猜,一个是因为穆斯林难民数量毕竟不多,不像欧洲,去年短短几个月就来了 160 万。然后地广人稀,那么大的国家,只有三千六百万人。本地人与穆斯林新移民接触少,可能摩擦也自然少一些。 好像也没有听说澳大利亚有类似这里 Pediga 那样的运动。 另一个是本地居民可能本身也是移民,有什么事不太会首先迁怒新移民。

    回覆刪除
  3. 一般來說~亞洲人只會願意將自己寶貴的資源用在某些人身上:

    1.和自己有血緣關係者(父母子女)
    2.自己有責任或義務照顧的對象(如師生)
    3.政府不需要特別去照顧非本國人民, 非本國人需自立自強,先讓自己先對收容國有供獻後才有權利享受和當地人一樣的福利

    要台灣人納稅養這些海外蟑螂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照顧難民當然也不是歐洲各國的責任, 難民既沒納稅也沒貢獻, 到收容國只要權利, 只因為妳可憐?小孩子可憐?你以為裝可憐是難民就有了嗎?那歐洲的街友算甚麼?他們白吃白喝別人的資源強姦當地女性叫人權, 別人要他們繳錢就叫納粹

    回覆刪除
  4. 說真的~亞洲人的文化價值觀(特別是台日中韓)實在是完全無法理解歐洲國家接納難民的想法...我本身也是反難民的那派~更是無法些受別人好心收留難民, 而牠們給地主的回饋居然是強姦大量當地女性, 高貴的日爾曼民族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劣等的中東有色人種霸凌~希特勒如地下有知不知會怎麼想?

    第1: 難民不是德國造成的爛攤~幹嗎要德國收?難不成就單憑人權人道這種老生常談嗎?

    第2:這些難民大多來自沒受過高等教育, 將女人視為牲畜的國家, 他們的信仰排外和崇尚人權的西方國家是完全合不來, 當這種人大量移如西方國家你根本不可能讓他們融入當地或尊重當地女性, 基於人道人權當地人只能百般包容

    第3:MSL的繁殖力很高, 相對於一個家庭生1~3個孩子的德國人, MSL家庭生個4.5個算正常, 更別提那種生個一打可組球隊的, 想想看這些在海外大量繁殖的MSL後代手上將握有多少投票權?這些人的後代會用選票去改變國家體制, 如果讓MSL當選官員未來牠們勢必將立法女人上街要蒙面, 不信阿拉就是死刑還會立法強姦異教徒是合法

    再看看當初收了中東難民的歐洲國家現在變成如何了?這些歐洲國家的強姦率大增(從1970年代瑞典開始收納大量穆斯林移民後,四十多年來, 暴力犯罪成長300%,強姦案成長1472%。十四倍, 看到嗎? 十四倍!!!)失業率大增治安變差

    還好台灣的MSL外勞無法取得久住權, 重視自家血統傳承的台灣人多半也無法接受自己的後代生生世世都入邪教,女MSL如嫁給台灣人必須要放棄其信仰融入夫家的家族才符合華人文化的標準(更別妄想要小孩信伊斯蘭教) , 儒家的傳統價值觀守護著這塊土地不被蟑螂入侵, 黑鬼和MSL國家真是人類文化的毒瘤, 牠們所到之處無不充斥著強姦輪姦強劫和暴力, 你用國家資源養牠們如同用養份去養癌細胞

    回覆刪除
  5. 版主您的文章一向令我學到很多,但不知您是否注意到上面這位venshinee的留言,我認為他已經踰越界線,建議您刪除他的留言以維持這個blog的高水準。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同意匿名先生的意見,不過venshinee的意見就不用刪掉了,Shame is already on him.

      忘記是否示芒先生你說的了,歐洲不少對難民的負面訊息其實不少來自俄羅斯的煽動,他可能也中了這些排外份子的毒也說不定。

      反觀敝國總理小杜魯多一度說過,收容難民「不單是一個挑戰或難題,而是一個機遇:一個給本國社群發展的機遇,一個讓經濟增長的機遇。」(原文:http://bit.ly/1ZOEcF2)難民當中有所謂「海外蟑螂」自不待言;但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就未免武斷了點。如果國內政局穩定,經濟有增長,沒有人會想走出國門,流落海外的。而且早有報導指,歐洲經濟低迷,當地人出生率下降以致人口增長出現負數是重要原因,接收難民作為一個刺激經濟的手段亦無可厚非。

      此外,其實這一波來自敍利亞的難民,質素上言其實也真的不差,不少是知識份子,也有一些有不少錢(他們都帶有手機,這是一個理據);一些對他們的採訪亦發現他們相當上進,對接收他們的國家來說,也算是一種福氣。

      當然,由另一個角度來看,接收難民也應當量力而為:以加拿大為例,不少反對多接收難民的理據在於本國經費能否負擔;這個觀點其來有自,畢竟稅是加拿大人納的,福利當然優先由加拿大人所享,有餘才施澤於人,這點實在無可厚非。但如果我們有力助人,為何不伸出援手?Alan Kurdi被浸死事件在加拿大引發迴響甚大,甚至成為十月大選保守黨下台最後稻草之一,並非完全無因。

      (Alan Kurdi姨姨居於溫哥華,他的父親亦一度被指申請抵加被拒,雖後來被證實原來是他一名已在德國的叔父,這名叔父現已居於卑詩省高貴林,一家人合資開了理髮店生活)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