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脫歐談判不是家家酒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3月31日開始傳閱對英脫歐談判的原則指引草稿,在7頁紙26段文字中,最令人意外的是第22段「直布羅陀條款」,這段文字變相承認西班牙對直布羅陀的未來有很大話事權,近乎協助西班牙迫英國交出直布羅陀出來。

這條條款法律上的意義不大(下面再說),歐盟官員私下不斷放風解釋這條條款出現的理由卻更重要:歐盟的責任是捍衛成員國的利益,當英國和西班牙都是成員國時,歐盟的立場就是在直布羅陀問題上協調英西兩國,但當英國選擇離開歐盟時,歐盟的責任就只有支持西班牙的立場,沒有必要考慮「第三者」的想法。這顯示,歐盟在脫歐談判動真格。

無論如何都有否決權
第22段引起爭議的文字是這樣的:
"在英國離開歐盟後,沒有西班牙與英國達成協議的話,歐盟與英國的協議不得適用於直布羅陀。"
說這條條款在法律上沒有意義,是因為在脫歐後的任何歐英協議,西班牙、或任何一個成員國從來都有否決權,而他們是否反對歐盟的對外協議,從來不一定只涉及該協議的好處,從來都可以拉入其他議題來考慮。因此,這條條款,無論存在與否,西班牙日後都可以用歐英協議來迫英國讓步。

不過,政治上,把這原則寫進脫歐談判的指導文件中,卻可對外顯示西班牙收復直布羅陀的決心。而且,這也正式顯示,歐盟由原本在這問題上保持中立,變成明確站在西班牙那一邊。據報,西班牙政府花了很多精神去游說歐盟及其他成員國支持西班牙的立場。

西班牙的否決權不代表英國一定要交出直布羅陀。不過,英國就要選擇,究竟是為了本土6400萬人的利益而與歐盟達成協議,還是為了3萬直布羅陀人的利益而犧牲本土的利益?當然,英國也可嘗試迫歐盟/西班牙放棄這個考慮。

超過三世紀的英治
直布羅陀是一塊位於西班牙南邊一個面積不足7平方公里的土地,在地中海西邊,土地有高起的山,因此極具戰略價值,是握位地中海出入口的咽喉。之前曾被腓立基、迦泰基、羅馬帝國、西班牙及阿拉伯人統治過,在1713年起正式被英國管治,但西班牙一直想收回。

到近代,西班牙曾想過不同方法收回直布羅陀,包括斷水斷糧,逼得英國要空運食水往那兒,而直布羅陀人的反彈更大,兩度公投都以「1:99」比例反對併入西班牙,堅持為英國的一部份。

直布羅陀在英國的地位是「海外領土」,當地人可獲英國國籍,不過,直布羅陀享有高度自治,只有外交及國防由英國管理,其他所有事務都是自治,議會是直選,連政府首長都是由議會推舉,英國中央政府對此沒有實質任命權。

直布羅陀與歐盟的關係
因此,直布羅陀與歐盟的現有關係都是十分古怪的。直布羅陀人是歐盟公民,但除了外交及國防,所有涉及直布羅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歐盟的法規是不適用於直布羅陀的,直布羅陀需要不斷自行立法來執行歐盟的法規。

同時,由於西班牙堅持擁有直布羅陀,因此,在歐盟條約中,直布羅陀是被稱為「一個成員國對其對外事務負責的歐洲領土」,來避開究竟這塊土地屬於哪一個成員國。

正如,文首所說,現在英國已經選擇脫歐,那麼,歐盟可以毋須再煩,只站在西班牙那一邊便可——諷刺的是,英國較西班牙更早加入歐盟前身歐洲共同體,如果當時西班牙加入歐共體時,英國利用成員國可否決其他國家加入的權利,在西班牙加入的條約中迫西班牙承認不擁有直布羅陀的話......

西班牙的要求
實際上,大家目前估計,西班牙不會真的要求直布羅陀「全面回歸」,應該只會要求「西英共治」。

另外,西班牙在不少實務範疇上,早就想插手直布羅陀事務,認為他們現行政策損害西班牙利益。其中最重要的有兩點:

一、航權問題,西班牙一直想趕走直布羅陀的機場,認為那個機場用了西班牙的領空及航空權,如果西班牙因為這個問題而拒絕盡快同意歐英之間的航權問題的話,將會對歐洲航空造成大混亂,因為英歐之間航線由歐盟內的航權問題變成歐盟與第三者的航權,很多英國與歐盟26國之間的航線需要取消。

二、稅務問題,直布羅陀稅率超低(大概10%,較愛爾蘭還要低),西班牙對身邊有個避稅港十分不滿。

西班牙的要求還有很多的,但單看上述兩點,就知道直布羅陀不會同意。例如,要直布羅陀關閉機場,那就是增加他們對西班牙的依賴,跟要了他們的命沒分別。

[文首照片是直布羅陀景色,來自當地旅遊推廣官網]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