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星期四

惠而浦之役 瑪蓮勒龐突襲馬克龍

法國兩名總統候選人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和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26日短兵相接,埋身肉搏,這種候選人較量的情況十分罕見,反映瑪蓮勒龐打選戰的厲害之處,隨時會打擊馬克龍的選情,也顯示5月3日的單對單電視辯論會十分「精彩」。

這場半日「戰役」,地點是東北部桑省(Somme)亞眠市(Amiens)的惠而浦電器工廠(上面照片來自法新社)。


事件可追溯至3個月前。惠而浦當時宣佈,明年關閉亞眠市的工廠,相關工序遷至波蘭,工廠內約二、三百名工人全部失業,工人正在罷工。馬克龍應那間工廠的工會邀請,26日上午往工廠,聽取工人的訴求,並順道「踩場」,在東北部這個國民陣線票倉拉票。

瑪蓮勒龐出擊
結果,馬克龍先被瑪蓮勒龐「踩場」,當他與工會代表在辦公室開會時,與會代表陸續收到SMS通知,瑪蓮勒龐原來改變了行程,趁他們開會時,來了工廠,往罷工工人集會的停車場,跟工人見面,與工人合照,打成一片(下面照片來自瑪蓮勒龐的臉書):

她逗留了約15分鐘,解釋為何突然來這裏時,這樣說:
"我正正身處我應該出現的地方,在惠而浦的工人之中,在這些正對抗過度全球化的工人之中,他們正對抗這個可恥的經濟模式。我不是在跟那些所謂代表吃甜點,那些工會代表實際上不代表工人。當我得悉馬克龍決定來這裏,但又不來罷工現場,不跟工人見面,卻到舒服的室內,在工會辦公室內不知哪間會議室時,我覺得這是對工人的蔑視,因此我決定不理競選人員的意見,來這裏,見大家。"
瑪蓮勒龐是否這麼有心,大家心照——有國民陣線的人員早在那兒等候她。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經令大家覺得,她身在工人之中,對手與精英為伍,而且拿惠而浦祭旗,可突顯她有關全球化會令法國人失去職位的訊息,這大概15分鐘的舉動,已可明確帶出她的政治理念,並確保各大傳媒及網民會廣泛討論。

馬克龍反擊
到中午過後,輪到馬克龍反擊,表示:
"勒龐女士來了亞眠,因為我來了,歡迎!但她不懂得國家如何運作。"

他還說,瑪蓮勒龐在傳媒面前逗留了15分鐘,跟大家拍了一些照片,大家招待她吃了一些食物,之後就離開了,而他是在沒有傳媒下,與工會代表開會超過一小時,希望突顯他是「做實事」、「不做騷」的形象。

馬克龍下午去了會晤工人,他強調跟工會代表早已安排好,先開會討論工廠的情況,之後再跟工人會面。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瑪蓮勒龐見工人,馬克龍才被迫跟著,都見工人」的印象,已經形成。

馬克龍跟工人會面的情況十分混亂,被人喝倒彩,而且附近有人燒車軚,因此現場有濃煙:

馬克龍嘗試跟工人,但一直有人叫囂,大喊「瑪蓮總統」,過了一會兒,才成功對談,過程約40分鐘,而「馬營」為挽回聲勢,將整個對談放上臉書直播,希望顯示馬克龍同樣有接觸工人。他向工人強調,沒了全球化,都不能挽回職位,瑪勒勒龐的政綱只會令更多職位消失,而非保留。

在第一輪投票中,瑪蓮勒龐在桑省領先,但馬克龍在亞眠市排首位,因為這是他的故鄉及成長地。不過,市內的藍領,包括不少惠而浦工人,都不喜歡馬克龍,覺得他忘了家鄉居民的苦況,稱他為「亞眠市幽靈」。

馬克龍鬆懈
這次「惠而浦之役」的背景是,在首輪投票結束後,馬克龍的競選工作水準大跌,令人覺得他自覺已經當選在望。

在23日晚,他與過百名競選義工在巴黎市著名咖啡室La Rotonde慶祝,令人覺得整場選舉好像已經結束,而且La Rotonde是文藝份子及左翼人士很愛到的地方,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2012年當選後,正是在這裏擺慶功宴。因此,即使La Rotonde不算是高級餐廳,但也絕非平民經常來的地方,馬克龍在這裏慶祝的照片,加深了他是高級精英的印象。

首輪投票後,馬克龍在24日及25日出奇地低調,極少公開拉票活動,外界估計他開始與其他政壇勢力會談,商討能否在6月的國會大選合作,這與瑪蓮勒龐期間如常四出拉票形成很大對比。

法國政界開始對馬克龍的選情有點擔憂,儘管未認為他會落選,但如果他不積極公開拉票,他領先20個百分點的優勢可能會收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