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8日星期五

首輪與次輪的拉票策略分別

法國大選進入次輪對決階段,2名候選人都換了新海報、新口號(照片來自法新社)。在法國,首輪及次輪投票完全是兩個「遊戲」,「玩法」完全不同,大家見到跟一週前不同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不需要驚訝。

我上週談及法國選民投票心態時,已寫過兩輪投票的拉票策略分別:
"由於毋須擔心「鎅票」指摘,同一「大陣營」往往有多於一名候選人,例如「泛左翼」便有執政社會黨的亞蒙(Benoit Hamon)及極左的梅朗雄(Jean-Luc Melenchon)。由於選民以誰的理念最接近自己來決定如何投票,因此各候選人在首輪投票的策略是鞏固自己陣營的票源,務求「XX派全投自己」,這令首輪投票變得有點像另類初選,候選人期間拉票發言的派系色彩會很濃厚。刻薄一點說,在首輪投票,候選人的目標是要「整死」同陣營的對手。
"到了第二輪投票,假設出線的兩名候選人來自一左一右兩大派系,那麼,同陣營的選民根本必須要「含淚」投票給自己,這階段的發言毋須太討好自己陣營的人士,尤其較極端的那一批。同時,沒有單一大陣營的支持者能超越整體選民的一半,要在次輪當選,必須要拉攏中間派及游離選民。因此,候選人在這階段的拉票發言會明顯較首輪偏向溫和,會沖淡原本較極端的政綱。"
儘管這次大選不是一左一右兩大派系對決,但馬勒二人的反差隨時較一左一右更大,上述理論仍然適用。

而且,不變的是,要當選,就要得票過半,因此二人現在的舉動,目標都是在「砌」一個大聯盟出來,拉攏其他可以爭取到的陣營。

以瑪蓮勒龐為例,她上星期首輪投票前最後一週的發言,集中在反移民及反恐方面,連反歐盟都少說了,這是鞏固她的基本盤。

到了次輪,為了擴大支持面,瑪蓮勒龐明顯在拉攏兩班人:中右派及極左派。

她在次輪拉票首天便宣佈,暫停國民陣線(FN)黨魁的職務,其中一個作用,就是方便跟中右派政黨聯絡。撇除FN的極右/納粹色彩,FN平日跟其他政黨有不少口角,是其他政黨不願跟該黨合作的另一原因。沒了FN黨魁身份,瑪蓮勒龐更容易接觸中右派政黨。

當然,暫停FN黨魁職務,也有顯示自己是「全民候選人」、沖淡派系色彩的象徵意味,但這個象徵所包含的意義,較早前通訊社的報導深層得多,要稍後另文再寫。

她另一個要拉攏的是極左,即梅朗雄的支持者。她往亞眠惠而浦工廠「踩場」拉票,爭取的就是傳統極左中反全球化的選民——反全球化,左翼較右翼走得更先。

至於馬克龍,正如我在臉書引述euronews的報導稱,他的口號用了典型右派的文宣字眼「一起」(ensemble),海報上的衣著及背景顏色用上在法國政治上代表國安的藍色,反映他在次輪主力爭取右派選民。

這個選擇,理由很簡單。對於左派來說,不可能選擇一個「法西斯」總統出來。不要說投票給瑪蓮勒龐,連投白票、不投票都不能,如果因為太多白票或投票率太低,導致瑪蓮勒龐當選,甚或讓她高票落敗、「雖敗猶榮」,這班人都會被指摘。

梅朗雄的取態最能反映這情況。他在2002年毫不猶疑呼籲投票給希拉克(Jacque Chirac),以阻止老勒龐(Jean-Marie le Pen)上台,但現在仍未呼籲投票給馬克龍,已令他備受抨擊。他現在的做法是詢查支持者的看法,之後向支持者作出「沒約束的建議」,會告之極左選民的想法。但大家仍不收貨,如果他最終都不肯明確表態,自己會投馬克龍並呼籲大家這樣做,他在首輪獲得近兩成得票的民望立即化為烏有——如果連極右總統都可以容忍,那麼,極左還有什麼存在意義?

因此,左派選民一定會歸邊往馬克龍,馬克龍現在要做的是,不要做一些令左派大反彈的事,令他們寧願不投票、棄權。

馬克龍拉攏右派,另一個戰略原因是放眼國會選舉。儘管他星期日「慶功」,被批評為自以為已當選,但實際上,他的確要開始考慮上台後如何組閣的問題。目前來說,右派會成為下屆國會大多數、或最大派系,是最大的可能,馬克龍上台後有需要跟右派合作。而且,他自己出身自社會黨政府,在左派已有一定人脈,因此,次輪拉票的兩星期中,拉攏右派選民,也是在經營跟右派政界人物的關係,為他們日後跟自己合作、加入政府舖路。

最後補充一點:我上面好像說得候選人都是「雙面人」。不過,要強調的是,可以成為一個有一定支持度、有機會進入總統大選次輪投票的政界人物,他在參選之前,已有廣泛層面的支持,否則不會有這個支持度。

馬克龍本身的經濟政策就是偏右,瑪蓮勒龐也進行了幾年的「極右消毒」工作,甚至梅朗雄,他在本屆大選,在個人風格方面也放軟了很多,不再是個典型古板共產主義者,才能獲得如此高的支持度。馬勒二人現在所說的、所做的,基本上是他們參選前已在說、已在做的,只是首輪及次輪的側重點不同而已,他們絕非在次輪說「違心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