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俄國6年平靜遭打破

俄羅斯聖彼得堡在3日下午發生地鐵爆炸襲擊事件,令人驚覺俄羅斯已有6年沒有發生過「主要恐襲」——此話不是幸災樂禍,俄羅斯的恐襲風險的確不會較西歐低,長時間沒有發生,不代表威脅不存在。

所謂「主要恐襲」,意思是俄羅斯「核心地帶」遭遇造成重大傷亡的襲擊。簡單來說,那就是莫斯科與聖彼得堡。對上一次這一帶發生恐襲,已是2011年1月的莫斯科Domodedovo機場炸彈襲擊。

說來奇怪,聖彼得堡原來從未遭遇恐襲,這次地鐵襲擊是第一次,之前的「主要地帶」襲擊全在莫斯科發生——2010年莫斯科地鐵系統遇襲、2006年莫斯科近郊一個市集爆炸襲擊、以至史上著名的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人質事件。2009年試過來往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火車遇襲,但是在兩市之間發生襲擊。

如果計及「核心地帶」以外,俄羅斯近年都發生過恐襲的,但那些是在國際間不算很知名(但在國內仍屬主要)的城市,2013年12月伏爾加格勒(Volgograd)也曾遇襲,造成34人死亡。那次襲擊是在2014年年初索契冬季奧運前不久,才引起國際關注,但都未算十分矚目,因為伏爾加格勒鄰近高加索地區——高加索有著名的車臣,因此高加索及鄰近地區局勢一向不穩,大家對那兒有襲擊,不會意外。

如果放眼全球,2015年的埃及空難其實都算是針對俄羅斯的恐襲——一架前往俄國的俄國航空公司客機由埃及起飛後不久被機上的炸彈炸毀,機上逾200人全部死亡,大部份是俄羅斯人。

這反映出俄國面對的恐襲威脅轉變了。由90年代至21世紀初,俄國面對的恐怖主義威脅主要源自車臣獨立運動,但去到2005、2006年起,「車獨」已轉弱,而一名「車獨」領袖在2013年遭俄國特工暗殺後,「車獨」已再無力威脅俄國政府,連要在車臣施襲也很勉強。

不過,高加索的極端伊斯蘭主義此時冒起,取代區內的世俗化獨立運動,區內有一個自稱「高加索酋長國」的恐怖組織,類似伊拉克及敘利亞的「達伊沙」(Daesh,外間稱ISIS),宣稱要在高加索成立伊斯蘭國家。

同時,俄羅斯開始插手敘利亞內戰,又跟什葉派的伊朗關係漸趨密切,令俄羅斯成為極端遜尼派的敵人,「達伊沙」近年有呼籲支持者向俄羅斯發動襲擊。

上面描述的極端伊斯蘭主義威脅,與法國、英國等西歐國家是略有不同的。

先來個免責聲明:行文時,俄羅斯當局仍在調查案件,暫時未能知道背後由誰策劃,因此大家不要戴上有色眼鏡,認為這次襲擊一定由穆斯林發動,上面所寫的只是俄羅斯目前及近年面對的主要恐襲威脅形勢,而碰巧都涉及伊斯蘭。而且,「達伊沙」經常為外國襲擊承認責任,已去到十分「廉價」的地步,什麼襲擊都要居功,很難再把這些襲擊跟「達伊沙」很確定地連在一起。

最後再一提聖彼得堡這地點。襲擊當天,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剛好在聖市出席一個論壇,並在那兒會晤白俄羅斯總統,因此惹來發動襲擊的人士是要向普京示威的意味。無論這是否目的,但總統難得不在莫斯科而到了國內其他地方工作,竟然不能阻止施襲者在這天在這裏發難,俄國情治單位恐怕會被追究。

[文首照片來自BBC/法新社]

延伸閱讀:
有關聖彼得堡市遇襲後的情況:‘The Train Didn't Stop’
How Russia became the jihadists’ No. 1 target
2017年3月的文章,有關俄國當局如何應對莫斯科的穆斯林族群:Should Muscovites fear Muslims?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