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歐洲疫情第二波 年輕患者特別多


歐洲武肺疫情又再升溫,世衛(WHO)的歐洲區主管 Hans Kluge 今天(29日)向BBC電台表示,在歐洲這一輪疫情中,年輕患者所佔的比例明顯增多了,亦相信是這個因素是疫情整體又再升溫的主因之一,他認為,如何加強向年輕人宣傳防疫是重點工作之一。

過去一、兩星期,已有不少報導提及這個情況,例如《紐約時報》23日報導西班牙情況 Spain’s Reopening Stumbles as Virus Cases Rise Among Young People ,或是 Euronews 報導法國情況 Francia registra un aumento de jovenes infectados por coronavirus

正如《紐時》提及,年輕武肺患者的病情及死亡率沒有長者或長期病患者嚴重,所以跟春季比較,至少不會那麼快就迫爆醫院,拖垮醫療體系,但問題是他們會較長者或長期病患者更易傳染他人、傳染給更多人,他們染病後,總有機會接觸到長者,例如自己的父母或祖父母,如果傳染給這些人,會令這些人面對死亡風險。

跟年輕患者增多相連的現象,是「無病徵」病人「播毒」。DW這篇7月23日的報導 Coronavirus clusters linked to asymptomatic, younger cases 指出,這隻學名 SARS-CoV-2 的病毒最棘手之處在於,不少患者沒有病徵、身體狀況未因患病而變差,但仍能散播病毒(或者是發病前就開始傳染),這個情況在今年春季的瘟疫階段已經出現。

至於為何現時年輕武肺病人的比例明顯增加?專家暫時未知答案。

如果純粹根據「common sense」去推測的話,可能原因不外乎以下幾個。

一、年輕人更忍受不到留家抗疫,特別是夏季天氣好、陽光充足,更想外出消閑,而且他們對武肺的戒心較低,因為染了病的話,病情不重而很快康復的機會不低。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檢測多了。之前有可能是純粹沒檢測,而不知道有這些病人存在。

英國的 Roger Kirby 教授接受BBC電台訪問時提出,有可能是病毒變種,令這隻病毒更易令年輕人生病。他指出,1918年西班牙流感也出現過同類現象,春季第一波襲擊耆老和本身已有其他疾病的人士,夏季稍為降溫,但在秋冬重臨,而且這一輪是專門襲擊較年輕人士。

對年輕人來說,除了患病本身,疫情更大問題可能是生計。DW這篇文章便探討,在過去十多年金融海嘯、歐債危機及相關後遺症下,年輕人找份安穩的工作,已很困難,而現在疫情打擊經濟,在生計上最受打擊的又再一次是年輕人。疫情期間,西班牙有100萬人失業,當中一半是35歲以下。

【文首截圖為西班牙海灘,來自RTVE新聞影片】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前北約將軍當選總統 中國在捷最後連繫遭切斷

捷克週六(28日)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 61歲北約(NATO)退役將軍 Petr Pavel 【文首照片右】以近6成得票,擊敗前總理 Andrej Babis ,當選第4任總統 。隨着高度親中的澤曼(Milos Zeman)結束10年總統生涯,中國在捷克體制內再沒有北京多年經營關係的人物,捷中關係恐怕更為冷淡。

莊漢生:普京威脅「1分鐘炸死我」

BBC播放有關烏克蘭戰爭的紀錄片 ,英國前首相莊漢生(Boris Johnson)透露,他在戰爭爆發前不足一個月跟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通電話,期間普京威脅他,俄羅斯可以一分鐘就用導彈炸死他。

籲歐盟各國丟掉幻想 帕維爾:中國非友善國家

將於3月履新捷克總統的帕維爾(Petr Pavel,文首照片右)週三接受了兩間國際媒體訪問, 他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歐盟各國應丟掉幻想,必須承認事實——中國及其政權目前並非對歐洲友善的國家,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各自的戰略目標和原則並不兼容。

當選翌日 捷克準總統即致電蔡英文

剛在週六當選為捷克總統 的 Petr Pavel 週日早上接受當地電視台 CNN Prima 訪問【文首截圖】,他透露週日下午會分別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和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 ,並說蔡英文已書面祝賀他當選。

BNO獲批數字增至14.45萬 英大臣:港人移英像回家

1月31日是BNO簽證推出2週年, 英國內政部週二在社交媒體推廣這項政策時表示 ,累積獲批BNO簽證的香港人數目已增至14.45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