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3日星期二

希臘快將破產?


(德國FDP黨魁羅斯勒和CDU黨魁兼總理默克爾;照片來自《南德日報》)

之前寫過「德國忍夠了?」後,下一條問題是:希臘快將破產?事後孔明,或者應該說這是順理成章的下一步發展,但無可否認,這一步也來得較我想像中快:根據彭博通訊社12日的報導,希臘5年期CDS的價錢升至5800個基點,以此推算,希臘未來5年內政府債券拖債(技術一點的稱呼為「違約」)的機會是98%!

過去一年多有看這個Blog的人或者應知道,我其實不太喜歡寫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但今天也不妨一寫,因為危機似乎真的來到make or break的階段:希臘似乎真的在未來數週、甚至數天內破產,引發的後果或者可以2008年雷曼兄弟倒閉後的金融海嘯相比,甚至更嚴重。



之前不多寫歐債危機,最主要的原因是,過去一年多其實歐洲只是在不斷地拖,每次做一些舉動,即時上可以暫時防止市場再大跌/大亂,但實際上都是治標不治本,除了一些factual的東西、一些大家看報章雜誌都可以看到的事情外,要評的其實每次都是同一個看法;另外,我直至現在的看法仍是,歐債危機的最終局只有2個選擇:1、進行財政聯盟;2、歐元瓦解。以史為鑑的話,1的機會絕對大得多,但問題是過去5、6年顯示,歐洲的「反歐盟」情緒正高漲,說實話,我現在仍不敢肯定地說,歐洲融合的巨輪這次也只會前進而不會倒退甚至結束,把過去逾半世紀的成果一筆鈎銷。

現在寫,因為(市場認為)希臘違約的機會突然在今天大增,甚至可能較原本想像的更快來到,這是因為在9日歐洲央行首席經濟學者斯塔克(Juergen Stark)辭職後,德國執政黨官員的言論突然變得十分強硬,最惹人關注的是三大執政黨中,除了總理默克爾(Angel Merkel)外的2名黨魁。

自民黨(FDP)黨魁、經濟部長羅斯勒(Philipp Roesler)在德國《世界報》(die Welt)撰文說,「為了歐元穩定,就算短期內都應該不能再有忌諱」(Um den Euro zu stabilisieren, darf es auch kurzfristig keine Denkverbote mehr geben)。何謂「不能想的」東西?怕大家不明白,羅斯勒再明白一點地說:「此外,有需要時,連希臘有秩序地破產都應考慮,如果這是可提供的工具時。」(原文為Dazu zählt notfalls auch eine geordnete Insolvenz Griechenlands, wenn die dafür notwendigen Instrumente zur Verfügung stehen.)

令人側目嗎?另一執政黨、基社盟(CSU)黨魁兼拜仁/巴伐利亞州州長施海法(Horst Seehofer)更激,表示破產的成員國應該被踢出歐元區!

再加上週末期間,德國雜誌《明鏡》(der Spiegel)說,德國財政部已在開始計算希臘一旦拖債後可能發生的後果,以及德國應如何應變,全部都令人覺得,德國有意選擇讓希臘破產而不再出資拯救希臘。

不要忘記,希臘的命運目前在德國手上,如果德國決定不救,其他歐洲國家甚至國基會、美國、中國也愛莫能助。

更遠一點看,希臘又成為禍延全球市場的問題,因為新一筆貸款的談判又來了。希臘政府目前的資金只足以運用至10月,但似乎歐盟、歐央行和國基會又認為希臘削減赤字不能達到進度,可能會扣起不發放這一筆貸款,亦即希臘下月到期的「債務」--不論是債券,或是退休金、公務員薪酬等應該要支付的開支,都有機會不能支付。

而上述德國兩大黨魁的言論,除了可能阻撓拯救希臘外,更大問題是:FDP和CSU會否「作反」,在本月稍後表決是否接受7月歐元區峰會的第二輪拯救希臘方案時,投反對票?由於在野黨已表示投贊成票,因此方案一定通過,但如果默克爾在執政陣營拿不到足夠票數,這跟對她的不信任動議通過沒有分別,默克爾有提前大選的壓力。

德國管治真空,到時候不只希臘,整個歐洲對整個歐債危機的應對決策都要暫停一、兩個月,問題比希臘是否違約更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