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7日星期一

法國僅「微微左轉」 右派面臨大重組

 
(不妨又看看TF1如何倒數投票結束及公佈最新票站調查)

法國大選仍在點票中,不妨先寫寫我對法國大選的第一印象。

與其說是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及社會黨勝出,倒不如說是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自己輸了。

十分明顯,法國選民明顯是將怨氣發洩在薩爾科齊身上,這不只是經濟差這麼簡單,而是不滿薩爾科齊太過hyperactive,說話太激進,作風太過浮誇(bling-bling),但法國總統是元首,儘管他亦高度參與政府行政,但作為元首,始終要與爭議保持一段距離,應該多強調維繫法國價值觀、團結國家這一面。

薩爾科齊在落敗演說中呼籲國民不要因為選舉而互相仇恨,視不同政見者為敵人,法國應該團結。這種語調來遲了,尤其是與他過去2週為搶極右選票而抨擊移民的言論相比,分別很大。

緊接在6月便會舉行國會選舉。值得觀察的是,薩爾科齊的人民運動聯盟(UMP)會否一如大家之前估計般,會否因為薩爾科齊落敗而「滅亡」。UMP只是右派「大雜燴」,內裏包含的意識形態其實很廣,該黨可以成為右派最大黨、甚至大到儼如「唯一右派政黨」,純粹因為過去10年2屆總統,都是該黨的人做總統,於是總統便要把右派組織起來,為自己在國會有大多數,各右派亦因為可分得一官半職,有誘因「埋堆」。

但現在沒了這個誘因,而且UMP不再是大選時可爭取選票的「牌匾」,UMP下各派系可能乾脆離開。其中最有可能的是溫和派,他們大可重回貝魯(Francois Bayrou)的民主運動(MoDem),重組「民主派」政黨,形成一股社會/移民問題上溫和、財金政策上保守的勢力。極右國民陣線的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亦已矢志要做主流政黨,她或可爭取UMP一些更右傾的黨員,建立一個類似英國保守黨、否定「多元文化主義」的右派政黨。

亦因此,法國左派其實不算大勝。在選舉結果上,左派毋庸置疑可說是到了顛峰。儘管最新統計指,奧朗德得票率只有略多於51%,但若連同之前的地方選舉、社會黨在第五共和中首度控制參議院,以及目前估計左派有望在6月國會大選後控制國民議會,社會黨將差不多控制全國各級所有政府機關,這是從未試過的。

若只計極左,左翼陣線的候選人在第一輪投票中獲得11%左右得票,儘管較預期為差,但始終這已是極左歷來最佳得票率,終於顯示極左在不削弱社會黨下(在2002年,極左候選人合共得票也不弱,但代價是令社會黨不能進入第2輪投票)、都有能力統合起來。

不過,奧朗德始終要面對一個現實,那就是若以總統大選的得票率來計算,傳統左翼的財政主張不是主流--貝魯在3日已表明,他會投票給奧朗德,但反對對方增加政府開支、大幅加稅的財政政策。若從這個角度來看,加上社會黨試過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的經驗,以及極左在總統大選中得票較預期差後而向奧朗德叫價能力大減下,曾是密特朗幕僚的奧朗德應該不會重蹈覆轍,一上台便推出巨企國有化等極左的經濟政策。

奧朗德、以至社會黨甚至整個左翼更頭痛的,是瑪蓮勒龐在第一輪投票中的600多萬得票。畢竟,這600多萬貨真價實,童叟無欺,而且相信這批人大部份是擔心職位流失給外判工廠及移民的藍領,這的的確確反映了一大批人的憂慮,這些的的確確是左翼聲稱會幫助的目標群,但他們就是去到左翼大呼小叫要封殺的極右陣營。

究竟這些選民擔心什麼、左翼可以用什麼樣的「左翼」論述及措施來拉回這班人,必須深思,否則若這些選民「一去無回頭」,並令極右坐大,到時候,左翼也不要大驚小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