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

塞歐關係中又一戰犯落網

前波黑內戰戰犯姆拉迪奇(Ratko Mladic;照片來自德國之音)26日在塞爾維亞被捕,過去幾天以至未來數天都會是歐洲十分重大的新聞,他會否由塞爾維亞被引渡至荷蘭海牙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受審,會是歐洲十分關注的消息。

華語圈未必對這宗新聞十分「有感覺」,儘管199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內戰是包括香港在內全球都關注的新聞。無他,因為姆拉迪奇涉及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造成8000人死亡,被視為二戰後歐洲最嚴重的種族屠殺,是歐洲近代史重要且悲傷的一頁,歐洲人會「上心」一點。

關於姆拉迪奇的背景,大家可自行Google search。在此一寫:事件對塞爾維亞加入歐盟有什麼影響。

先說目前塞爾維亞與歐盟的關係。成為歐盟成員國前,要先做歐盟「候選國」(candidate),才算正式談判加入歐盟。塞爾維亞目前連這個身份都未是,與歐盟仍處於「談判是否開始談判」的階段。因此,無論如何,塞爾維亞還有大量工作要做,才可加入歐盟。

無可否認的是,拘捕了姆拉迪奇,一定大大提升塞爾維亞入盟的機會,效果與我3年前寫過另一戰犯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zic)被捕一樣,只要把文中的「卡拉季奇」轉換成「姆拉迪奇」,當中邏輯仍大致成立。

重看3年前的文章,3年之間最大的分別似乎是塞爾維亞更加「親歐」。姆拉迪奇、或任何前南斯拉夫內戰戰犯被捕,最重要的影響並非單單「交人」這麼簡單,而是顯示了塞爾維亞政府加入歐盟的決心,因為如果沒有這個決心,其實塞爾維亞大可任由他們在國內逍遙法外,在外交上則可選擇靠去「斯拉夫民族老大哥」俄羅斯那一邊。

3年前似乎仍有不少塞爾維亞人示威,抗議「民族英雄」卡拉季奇被捕,國家向西方「低頭」。儘管這次仍有一些民族主義份子抗議,但似乎規模小得多。

不過,撇除paperwork,塞爾維亞加入歐盟的政治障礙仍有很多。至少,塞爾維亞仍未集齊「戰犯印花」,還差內戰時的克羅地亞(Croatia)塞族領袖哈季奇(Goran Hadzic)這枚「印花」要交出。

另一個問題是,塞爾維亞能否顯示自己「親歐」,而非俄羅斯派入歐盟的斯拉夫棋子。

最重要的問題仍是科索沃。戰犯可以以他們違反人道罪行、濫殺無辜是與全人類為敵為由來拘捕,但領土就很難不挑起民族主義不滿下放棄。這個問題,很難在幾年甚至10年內解決。(儘管或者會較土耳其的「文化」/「身份」問題容易解決!)

亦一說「時機」問題。3年前卡拉季奇被捕時,allie留言質疑:「十幾年來在本土自由自在地來來去去,真的沒人知嗎?」在姆拉迪奇的拘捕中,似乎更多人認為塞爾維亞政府挑選這個時刻去拘捕他。

巧合之一是,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大概這個時候出報告,抨擊塞爾維亞追捕逃犯不力(不記得是快要出報告,還是剛好在26日早上公開了)。

歐洲外交官大多表示,歐盟和國際戰爭罪行法庭大概7月會出檢討報告,全面論述塞爾維亞追捕戰犯的進度,亦即大概現在這個時候便要開始開會商討結論。塞爾維亞明年大選,因此急於爭取歐盟今年內給予進展,例如說開以就更多層面作出談判,或者批出一些給予準備加入歐盟國家的援助,而如果7月報告狠狠抨擊塞爾維亞,那麼今年應該不會有進展。

說到底,戰犯不戰犯,還是要為政客短線的政治利益服務。就正如是否平反六四......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