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7日星期四

處於兩難的西班牙和加泰政府

連續3天大規模示威、連續兩晚嚴重暴力衝突後,西班牙首相山齊士(Pedro Sanchez,左邊圖)和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右邊圖;兩張圖片均來自二人的Twitter)先後在16日(星期三)深夜和17日凌晨發言,譴責暴力。這個譴責看似有力,但卻突顯出二人陷入的兩難局面。

星期三晚的衝突較前一晚更為嚴重,燒車等場面更為普遍,而且由星期二集中在巴塞隆拿發生,擴散至星期三在其他城市出現衝突。托拉在星期三日間仍沒有抨擊暴力場面,只說「暴力不代表我們(加泰獨立/自決運動)」,去到星期四凌晨才正式譴責暴力,但這篇聲明仍沒有指明是誰挑起、進行暴力行為,避免指摘「公投捍衛委員會」(CDR),只把責任推向「滲透者和挑釁者」。

星期一發動堵塞機場的是「民主海嘯」,但之後兩天示威的發起組織是較「有名有姓」的CDR。前者身份成謎,大家覺得應該跟原有獨派勢力有關,但暫時仍未有人能證實到,而CDR則肯定是跟其他主流獨派組織有連繫。

托拉的尷尬在於,他同時是社運份子和政府首長,但這兩個角色有很大的衝突。面對加獨運動領袖被判囚9至13年,加泰政府手上完全沒有工具可以作出反制,來逼使當局(無論是中央政府行政機關,抑或司法系統)撤銷這個決定,在這方面,的確只能訴諸社會運動來抗衡,托拉不能跟CDR等抗議有關判刑的民間組織徹低劃清界線,自己帶頭分裂獨派陣營。

如果純粹是社會運動組織,在其發起的抗爭運動的外圍出現暴力場面,社運組織的確不一定負起很大責任,只要不是這個組織自己主動進行這些行為,但托拉現在自己正是地區政府首長,加泰警隊Mossos屬他管理的範圍,他有責任維持加泰秩序,所以他很難一句「暴力與我無關,但不會因暴力而跟那些示威者割蓆」來撇清。

甚至,星期三的示威開始燒到加泰政府身上,示威者認為Mossos在之前兩天使用過度武力,要求直接主管警政事務的自治區政府內政部長Miquel Buch下台,而Buch至今仍維護Mossos,認為警隊沒做錯,他自己也拒絕下台。

同樣左右為難的有山齊士,他星期三日間分別跟3名主要反對黨領袖會面後,當晚發表全國直播講話,指出:
1、感謝各中央及地方 警察部門盡力維持秩序;
2、政府維護和平示威的權利,但不容暴力;
3、要求托拉明確譴責暴力(山齊士較托拉早發言);
4、以堅定、合乎比例和團結的原則應對加泰情況,中央政府研究所有應對選項,但同時指出是否引用「155條」是有一定原則,西班牙會既克制、又堅定地處理暴力

「155條」是指西班牙憲法第155條,訂明發生緊急情況下,中央政府有權接管自治區政府,對該區臨時實行直接管治,這是強硬統派政黨公民黨(Cs)要求目前工社黨(PSOE)看守政府所做的事,而上一屆人民黨(PP)政府在2017年獨立公投後已動用過。至於人民黨就要求山齊士引用國家安全法,由中央政府接管Mossos,直接指揮加泰警隊。不過,山齊士暫時兩者都不做。

山齊士目前最大局限是,西班牙已進入大選期,11月10日投票,大選期間對部份地區動用跟緊急法無異的權力,只會造成更大混亂。工社黨及其大部份支持者都屬統派,但不如人民黨或公民黨般強硬,不希望動輒行使緊急權力;而西班牙主流是支持強硬對付地方分離主義,但不代表國民給予政府空白支票,就算認同示威出現暴力場面、需要對付,但也不等於任何警察暴力都可以接受,山齊士政府要在兩者之間作出平衡,不能太靠向任何一邊,否則都會傷及工社黨在大選的勝算。

況且,中央政府及執法機關仍然未能判斷「民主海嘯」是什麼組織,背後由誰控制。連警察自己都說仍在調查這兩、三天示威暴力的詳情,山齊士也不能立即對目前的示威及暴力作出定性,也因此未能就採取什麼應對措施拍板。另外,今次跟2017年公投有一個很大分別,上次公投期間,Mossos消極抵抗中央政府和法院要求阻止公投執行的命令,但這次卻有全力阻止示威者破壞行為及堵塞機場,暫時不能指控加泰政府任由社會秩序失控,所以也只能把球拋回給托拉,要求對方譴責暴力。

目前最關鍵的是,現在這些示威及相關暴力是否跟加泰政府有關?大家看到的燒車、催淚彈畫面十分震撼,好像很混亂,但其實不算棘手,最麻煩的情況是事隔不足兩年再度動用155條,如果西班牙政府判斷加泰政府跟這些示威暴力有關,就很大機會再次接管加泰政府,屆時雙方更缺乏迴旋空間,而不斷暫停實施地方自治制度,也對西班牙的政制造成很大創傷。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