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4日星期五

家在辦公室

候任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一個個人小安排引起歐盟圈子小小的討論——她的發言人星期四(3日)證實德國報章Die Welt的報導,馮德萊恩11月1日履新搬往布魯塞爾後,將住在歐盟總部的辦公室,不會在布魯塞爾另外租屋。

嚴格來說,馮德萊恩是住在其辦公室旁的一間小房間。歐委會總部俗稱Berlaymont大樓(文首照片來自維基百科),高14層,歐委會主席辦公室的房間位於13樓,已算位於頂樓,因為14樓只用來擺放各技術設施,沒有人辦公。歐委會全體專員每週進行的例會,該會議室也在13樓,同層還有一個面積大概270平方呎的房間,供歐委會主席休息之用,馮德萊恩將住在這間房間,當局現在已裝修該房間,加添沐浴、煮飯、床等設備,讓她在工作天可睡在那兒。至於週末,她會回到家鄉漢諾威,跟仍會住在該市的丈夫相聚,而她7個兒女全部已長大成人,工作或讀大學,住在不同城市。

在很多國家,政府會為中央/聯邦政府部長及國會議員提供首都第二住宅津貼,這些政客需要在首都另外租屋。馮德萊恩這個安排令人發現,原來德國有不少部長都會住在辦公室(但又未至於是主流)。馮德萊恩自己擔任14年聯邦部長期間,全部時間都在辦公室過夜,放假才回鄉,她過去幾年在國防部大樓有一個少於100平方呎的過夜睡覺房間。在上一屆德國政府中,至少還有另外3名部長都是住在辦公室。

在美國,近年都有一個高官住在首都辦公室的例子,那就是上任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Ryan,共和黨,2015-19在任),他在辦公室放了一張床便算,每天早上6、7點一起床就開始工作,每晚工作至深夜11、12點後可以立即睡覺。他這樣做的原因是想將房屋津貼全部轉做交通津貼,因為他很年輕,子女仍年幼,跟他的妻子仍住在家鄉威斯康星州,因此他需要每個週末都乘飛機來往威州及華盛頓。

根據馮德萊恩的發言人,住在歐盟辦公室的好處是節省保安開支,若另有住宅,歐盟要為那裏安排保安,而歐委會大樓無論如何都要一年365天每年24小時有保安,而且也可避開每天上、下班的交通,節省時間及避免遲到——布魯塞爾交通擠塞的問題一向嚴重。另外,一些人覺得,這也反映馮德萊恩工作狂的性格,她一向習慣在工作天,即使下班仍會處於準備狀態,隨時應付突發事件(這在國防部期間尤其需要),一起身落床走幾步路就到辦公桌,很適合她的工作模式。

發言人沒有透露,但這個做法應該可為歐盟節省住屋津貼開支。歐委會主席的繳稅前月薪大概2.79萬歐元(約24萬港元/93萬新台幣/21萬人民幣),房屋津貼每月4185.5歐元(約3.6萬港元/14萬新台幣/3.2萬人民幣),另有實報實銷津貼每月大概1400歐元(1.2萬港元/4.7萬新台幣/1.1萬人民幣)。不過,在德國的話,部長住在辦公室,應該有賺,因為德國的做法是准許部長為柏林的住宅開支扣稅,但那個扣稅額應該不能完全抵銷屋租,因此有反對派議員曾批評,部長住政府辦公室但不向政府交租是拿政府便宜。

這個消息亦令人發現,歐委會主席是沒有官邸的。快將卸任的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在布魯塞爾一間酒店租了一個大概500平方呎的房間作為住宅,他今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曾埋怨,在駐布魯塞爾的國際機關中,只有北約(NATO)的秘書長在此處有官邸,各國駐該市的大使都有官邸,他要接待賓客時,很難以設家宴的模式進行。

至於住在辦公室是否好事?撇除那個人是否政治領袖,有些人不太喜歡這個做法,認為不太健康。另外,Politico歐洲版的報導指出,歐盟圈子已覺得馮德萊恩有種「地堡心態」,很多事情都只跟只有幾個她信任的人的小圈子討論,現在她在布魯塞爾的生活近乎是只在歐委會總部13樓出沒,進一步加深這個印象。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