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國會推翻總統否決 格魯吉亞「代理人法」8月初執行

格魯吉亞國會星期二下午接近7時通過凌駕總統 Salome Zurabishvili 的否決 ,正式通過極具爭議的《外國代理人法》,法例預計5天後生效,並可在8月初正式執行。

納凡尼回俄即被捕 歌迷機場搞局

俄羅斯重要反對派人物納凡尼(Alexei Navalny,左邊影片截圖來自BBC)昨晚(17日)由治病逾5個月的柏林飛返莫斯科,旋即被捕。

俄羅斯當局對他的忌憚,可從當局不斷搞亂他回國的場面,可見一斑。例如,碰巧地俄國著名歌手 Olga Buzova (右邊影片截圖來自她MV)在差不多時間,也從聖彼得堡乘飛機抵達納凡尼原定到達的莫斯科 Vnukovo 機場,於是數百名納凡尼的支持者在 Vnukovo 機場接機之際,機場也有大批 Buzova 的歌迷在場,令機場看起來不只有反政府的人士聚集。

這批歌迷在機場載歌載舞,跟示威者的氣氛成對比,有些時候,有歌迷更上前質問納凡尼的支持者,有何證據證明俄羅斯當局毒害納凡尼?由於歌迷手持的紙牌所寫字眼近乎一式一樣,因此有人質疑,這些「歌迷」是當局付錢前來,搞亂場面。

最終這兩班人都等不到各自想迎接的人,納凡尼和 Buzova 各自乘搭的飛機,都因「技術原因」而改飛往莫斯科另一個國際機場 Sheremetyevo ,而納凡尼一抵境便在飛機上遭拘捕。

納凡尼未抵達前,當局已在Vnukovo機場拘捕超過50名示威者,包括納凡尼一名兄弟,以及反貪污律師Lyubov Sobol。

納凡尼本身因挪用公款的罪名而被判刑,但當時引發大示威,法院立即稱判他緩刑,把他釋放。檢控當局以他近期不斷違反緩刑期間的規定,上月通緝他,並指控他涉嫌犯了其他罪名。

納凡尼是在8月地方選舉前夕遭毒害。當時詳情可參閱當時的文章

他之後在9月獲送往德國柏林,接受治療。8月時,我寫到「普京(政權)開始害怕?」,到12月時,這個問號已變成句號。又或者,至少普京政權對納凡尼變得更憤怒。

轉捩點是納凡尼12月中發放錄音,顯示他成功騙到一名俄國特務,該特務在電話通話中承認,是俄國情報機關策劃毒害他。這段錄音,俄羅斯對納凡尼的抨擊語氣明顯加強了,立場也轉趨強硬。

歐洲已因毒害事件,而在制裁俄羅斯,該錄音發放後,令歐俄關係更緊張。

對俄鷹派國家立陶宛星期日晚已發聲明,要求歐盟就納凡尼,對俄加推制裁。歐盟常任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和對外事務高級代表柏瑞爾(Josep Borrell)已抨擊拘捕不能接受,要求立即釋放他。美國白宮準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也要求俄國立即釋放納凡尼。


相關報導:DWBBC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二戰後第二次「暑假」大選 辛偉誠宣佈:提前7月4日大選

【文章上載於英國時間22日下午4時33分,更新於5時34分】 在英國政壇和傳媒熱烈討論下,首相辛偉誠(Rishi Sunak)星期三下午5時過後證實傳聞,已獲英皇批准,提前至7月4日舉行大選,下週解散國會。

極右言論遭法國瑪蓮勒龐割蓆 Krah不再替AfD公開拉票

上月其議員助理被指控替中國當間諜的德國替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歐洲議會議員 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又再惹起爭議,法國極右國民聯盟(RN)的領袖瑪蓮勒龐(Marine le Pen)據報批評 Krah 發表了維護納粹的言論後, AfD 星期三早上宣佈,Krah 在餘下約兩個多星期都不會再公開拉票 ,儘管 Krah 是 AfD 這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

AfD建議只停Krah會籍 ID仍驅逐全黨9人出黨團

【文章上載於比利時時間23日下午4時28分,更新於下午4時56分】 離歐洲議會選舉只餘兩週,但德國極右政黨AfD(另一選項黨)跟其他國家的盟黨的爭拗持續,雖然 AfD 提出只把今次選舉的「名單首位者」Maximilian Krah(文首照片)逐出歐洲議會黨團「身份與民主」(Identity and Democracy,ID),換取 AfD 留在 ID,但ID成員星期四下午宣佈,已通過把 AfD 逐出ID。

【ETO案】上週被控替香港當間諜 英37歲男週日陳屍公園「死因不明」

5月中英國當局起訴3名人士替「香港情報機關」當間諜,其中一名被告、37歲英國私家偵探Matthew Trickett 週日被發現陳屍公園,死因「不明」(unexplained) ,有待驗屍確認死因。

「富士山前便利店」景點 阻擋屏幕工程完成

山梨縣富士河口湖町政府本月初表示要阻擋富士山景色, 他們已在星期二上午完成設置黑色網來阻擋富士山的工程 ,希望可以阻止外國遊客在這裏的滋擾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