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

CDU黨魁選戰 再由默克爾親信勝出

德國基民盟(CDU)今天中午選出新黨魁,由大熱門、人口最多州份北威州(Nordrhein-Westfalen)州長拉錫(Armin Laschet,照片來自他的Twitter)當選,連續第二次由最接近總理默克爾的路線的人當選,反映CDU黨內普遍仍希望維持默克爾路線,來迎戰今年9月的聯邦大選。

不過,這場CDU黨魁選戰只是9月大選的序幕,拉錫會否成為 CDU/CSU 總理候選人,言之尚早。

這次CDU黨魁選舉有3名候選人,在第一輪投票,保守派默茨(Friedrich Merz)獲385票領先,壓倒拉錫的380票,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勒特根(Norbert Röttgen)僅獲224票而被淘汰;由於沒有人獲過半票數,需要進行對決投票,拉錫獲521票,擊敗獲466票的默茨。

選舉只有1001名黨代表有權投票,今天只進行網上黨大會及投票,各代表也會同時寄出紙張選票,CDU會核實這些紙張選票,之後才正式確認今天的結果。

CDU黨魁選戰的背景

自2017年大選,CDU表現不佳後,默克爾持續弱勢,黨內政敵私下準備向她逼宮,但默克爾在2018年秋季反客為主,主動提出不在該年年底尋求連任黨魁,放棄這個她當了18年的職位,逼政敵要在黨大會上跟她決戰。

默茨是較早期跟默克爾權鬥而不敵的CDU人士之一,原本攀升至CDU國會黨團領袖高位的他,被默克爾壓倒下,他2009年退出國會和政壇,到2018年默克爾政敵找回他來伺機趕默克爾下台。

由於離開政壇多年,而且CDU黨魁是由黨代表/黨幹部投票,而非全部基層黨員一人一票選出,因此在2018年的黨魁選舉,默茨不敵獲默克爾背書的AKK(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不過,AKK接任黨魁後,一直被默茨等保守一翼抵制,未能團結黨內,她個人也有不少失誤,而且期間CDU在州選舉的表現也一般,令她最終在去年2月「投降」,突然宣佈辭去黨魁職務,並表明不會尋求成為 CDU/CSU 總理候選人。

於是,就有了這場黨魁選舉。選舉報名去年2月底已截止,當時我已寫過,拉錫獲來自保守派的聯邦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公開支持,因此拉錫一向勝算最大。

去年的文章曾簡介拉錫和默茨的背景,可重讀那篇文章

從今天得票來看,拉錫在首輪投票的得票較預期為高(亦即默茨的得票較預期為低),表現算是不俗。

不向左走,不向右走

這次黨魁選舉,最重要的意義在於:默克爾即將離開政壇後,CDU想走一條怎樣的路線?

今次3名候選人,剛好代表3條截然不同的路線。

默茨是保守路線,財政經濟政策走傳統大市場、小政府路線,盡量減稅及減少政府干預,社會議題十分保守,例如高度反移民/難民湧入,其主張隨時較科爾(Helmut Kohl)還保守,接近英美的保守派路線。

拉錫則是維持原狀一派的代表,他多年來都支持默克爾大部份政策,特別是繼承默克爾的經濟主張。在中國政策方面,拉錫「應該」是3個候選人,最貼近默克爾、最傾向頗重視德中/歐中經濟關係的一個(這一點,下面會再談)。

勝算最低的勒特根,則代表主張把CDU進一步拉向左翼一面的派系。在社會議題,例如移民議題,以及傳統社會階級的議題,例如勞工議題,勒特根相對會較默克爾保守,但他曾任環境部長,這個背景令他高度倡議要注重環保,包括在經濟財政措施上,考慮環保及對抗氣候變化的角度,他在這方面有點接近綠黨。

默克爾做了近16年總理,對CDU來說,由她2000年擔任黨魁計起,CDU更是經歷了21年的默克爾年代。而看極右的AfD崛起(雖然近期聲勢回落),CDU黨員無可避免會問:是時候大幅改變默克爾路線嗎?國民會否已厭倦了默克爾的作風?

如終,默克爾退下來,不純粹因為她已做了16年總理,還因為她已現疲態。

選舉結果顯示:CDU黨內決定穩定為先,在大選前夕,先保持默克爾路線,最多以這個基礎下逐步作出調整。

仍未解答的「K問題」

在外電、大部份德國以外地方的報導,寫法一定會是「拉錫當選CDU黨魁、成默克爾/德國總理接班熱門」,會形容CDU黨魁選舉將決定誰是下任總理熱門。

然而,這一點是錯誤的。

德國傳媒形容誰將接替默克爾出任下任總理(Kanzler / Kanzlerin),稱為「K問題」(K-Frage)。勝算不大的社民黨(SPD)去年8月率先回答,宣佈由並非該黨黨魁的財長蕭茲(Olaf Scholz)領軍大選,擔任總理候選人。

既然SPD也不找黨魁角逐總理一職,CDU也可以這樣做。

這次黨魁選舉原定去年春季舉行,但疫情關係,押後了兩次,到今天才以網上會議形式舉行。報名的候選人仍是去年2月底的3位,但德國整個政壇的形勢在這11個月間,已有大幅轉變。

當中最大轉變,是施潘憑著以聯邦衛生部長的身份,經常出來講解防疫措施,令他的知名度大增。目前而言,德國人仍尚算滿意政府的防疫工作,施潘也因此加分,在個人民望方面,現時是CDU內第二受歡迎的人物,僅次默克爾。

去年2月,施潘讓路給拉錫,是因為他在黨內保守派陣營內,實力不及默茨,而且他只有40歲,所以認為未是問鼎黨魁/總理職位的時候。

不過,CDU內及政壇很多人都認同,施潘現在已有足夠實力挑戰總理寶座,甚至認為他帶領CDU打贏選戰的勝算,較3名黨魁候選人都要高。如果未來幾個月,拉錫的民望仍然一般,可能還是改由施潘領軍。

當中最根本的問題是:有民望的(默茨),在黨內缺人和,有人和的(拉錫),民望卻一般,未有一個在各方面都有一定水平的人,可做總理候選人。

秘密武器:CSU黨魁

當然,CDU還有最後一張百搭牌,那就是討論了超過一年的基社民(CSU)黨魁、拜仁/巴伐利亞州州長索德(Markus Söder)。

請記住,在聯邦大選中,CDU和CSU這兩個政黨是合組一張名單出選,CSU只在拜仁州出戰,而CDU只在另外15個州參選,然後在聯邦議會中合組成一個黨團。

CDU/CSU傳統上由較大的CDU派出總理候選人,但歷史上也試過兩次由CSU黨魁領軍,對上一次是2002年大選,當時默克爾仍未有足夠實力,因此由CSU黨魁出戰。至今仍未試過有CSU的成員擔任過聯邦總理。

過去一年,索德也經常就拜仁的疫情出來解釋,並獲全國電視台大量報導,因此他這一年來的全國知名度和支持度也大升。

CSU一向較CDU保守,而索德的立場未至於如默茨般保守,亦有做過州長的行政經驗,如果CDU內部沒有人,而且又想拉攏不滿默克爾的保守派選民的話,由索德角逐總理,未嘗不是一個方法。

3月14日就會有兩場州選舉,分別是巴符州(Baden-Württemberg)和Rhineland-Palatinate,究竟拉錫能否代表CDU/CSU角逐,要先看CDU在這兩個州的表現。

另外,在拍板總理候選人前,變幻莫測的德國疫情也可能左右結果。現時3個最有機會代表CDU/CSU爭逐總理的人士,拉錫、索德和施潘都是對付疫情的主要官員,如果他們處理的範圍有差池,他們的民望都隨時急跌,繼而影響誰任CDU/CSU總理候選人的討論。甚至不排除還有其他人選。

目前估計,應在4月前作決定,但不排除再押後,但應該要在7月初政壇放暑假前作最後決定,以便拉票。

CDU黨魁選舉,只是CDU/CSU總理候選人之爭的上半場。

最後補充兩點。

一、有關對中外交政策方面,目前主流看法是,德國政商界對中國的觀感越來越負面,而且已成形,現在主要是默克爾個人傾向維持「以商業帶動中國轉變」的政策,但只要她一走,下屆德國政府的對中立場一定較現時強硬。

問題在於:會變得有多強硬?這次3名黨魁候選人,甚至再包括施潘和索德共5人的話,拉錫應是對中國最溫和的人,勒特根則十分明確抨擊中國,如果拉錫擔任總理,德國對中立場「應該」變得最小。

但必須強調,這只是十分初步的估計。對德國政壇來選,對中外交不是最重要課題,內政議題對選戰更重要。另外,拉錫未有明確表達外交立場,上述只是根據觀察而估計。

而且,「後默克爾」的德國對中政策,除了誰當總理,還要看執政聯盟的組成。如果CDU/CSU夥拍綠黨執政,外長一職便很大機會由對中立場強硬的綠黨擔任。事實上,德國政府的任何政策,不純粹看哪個政黨的人做總理。哪些政黨會加入執政聯盟,這一點更重要。

二、全國民望穩定排第二的綠黨,也未決定誰任總理候選,目前最熱門的是兩名聯席黨魁 Annalena Baerbock 和 Robert Habeck 之間作選擇。


之前相關文章:

SPD率先回答K問題:財長領軍2021大選

拉錫突夥保守新星 接掌CDU看高一線

AKK下台——領袖終歸難靠欽點

下屆德國總理黑馬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歐盟調查中國風力發電機傾銷 Vestager:不容「太陽能板四步曲」重演

繼電動車後,統籌科技政策及主管競爭政策的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文首截圖) 星期二訪美期間宣佈 ,歐盟對中國製風力發電機進行調查,看看是否透過中國政府過量補貼而讓中國產品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美3月通脹升至3.5% 日圓34年首跌穿153 每百日圓兌5.12港元

【文章上載於紐約時間10日上午11時59分,更新於下午4時48分】 美國通脹率由2月的3.2%加速至3月的3.5%,較市場預期為高,聯儲局未必能在6月開始減息,導致美元全線強勢,日圓在美國時段34年來首度跌穿152水平,踏入星期四大洋洲一開市便再跌穿153水平,每百日圓跌至5.12港元。

中俄外長會面後同意:烏戰國際會議必須顧及俄立場

中國外長王毅星期二會見到訪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二人表示,任何關於烏克蘭問題的國際會議必須顧及俄羅斯的意見,王毅又說中俄會推動加強戰略協作。

稱威脅國家安全 瑞典遞解中國網媒主編

瑞典傳媒星期一報導 ,瑞典已把一名居瑞近20年的中國女記者遞解出境,終身再不得入境,理由是她對瑞典構成國家安全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