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普京贈金正恩俄版勞斯萊斯 疑違聯合國制裁令

文首截圖是北韓領袖金正恩去年9月訪問俄羅斯遠東的影片,他參觀完太空基地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向他介紹「俄版勞斯萊斯」Aurus高級房車。 北韓官媒星期二報導,俄羅斯政府向金正恩贈送名車,俄羅斯政府後來證實了是 Aurus 。

AKK下台——領袖終歸難靠欽點

【此文章在2月10日德國時間上午8時47分上載,2月12日上午10時25分更新】

哈哈,事隔兩天,終於更新此文章。

2018年年底接替默克爾出任CDU黨魁的AKK(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星期一(10日)下午向傳媒證實,她當天早上已在黨內高層會議中宣佈辭職,不會在2021大選擔任CDU/CSU總理候選人,亦將辭去黨魁一職,她會安排在今夏改選黨魁,之後便交出黨魁一職,但她傾向在換了黨魁之後,留任國防部長。


默克爾內閣提前結束?
AKK在記者會中說,CDU一改傳統,黨魁和總理分別由兩人出任,而非一人同時出任這兩個職位,過去一年顯示,這個做法會削弱黨,而正值此時國家需要一個強大的CDU。

這一句話為德國未來政局埋下更多不穩定的伏線:下任CDU黨魁最遲在9月也會上任,但下屆大選暫定明年9月舉行,亦即上述AKK稱CDU黨魁跟總理分別由兩個人擔任所產生的問題,仍會至少出現一年,那麼,一個很合邏輯的疑問是:默克爾應否在今年秋天就把總理一職讓給新任CDU黨魁?

然而,聯合執政的合作,如果其中一方有重大轉變,其他政黨有權借此作為提前取消聯盟政府的理由的,尤其是社民黨(SPD)去年年底選出的新任聯席黨魁,本身就傾向盡早結束跟CDU/CSU的政府。

更加不要說,如果CDU選出立場極為右傾的默茨(Friedrich Merz)做黨魁,SPD一定立即結束合作,屆時德國一定要提前今年秋冬大選,沒有其他選擇。

誰能代替她地位?
AKK墮馬,應該是默克爾政治生涯的最大污點,情況比備受抨擊的難民政策更差,因為這代表她嘗試無縫順利交棒、並確保自己的路線維持下去的努力,已全盤失敗。

眾所周知,當日角逐黨魁的3個人選中,AKK是默克爾屬意的人選,另外兩個默茨和施潘(Jens Spahn)一向批評默克爾的路線,默茨更是與她有私人恩怨。這對於執政14年來一直以作風穩健的默克爾來說,失敗更見徹底。

換班未能一如默克爾處理國政時做到有條不紊,某程度上可說是默克爾「太成功」的結果。自從默克爾做了黨魁後,她成功翦除所有黨內政敵,任何有力挑戰其地位而且又與她公開唱對台的人,全部都在拉默克爾下台前,自己先下馬——包括默茨在內。同時,所有跟她合作執政的政黨,在之後的大選都因為「施政好是默克爾的功,政策有失誤就全部執政黨都要揹黑鍋」的原因,而得票大跌。

這造成「誰能代替默克爾地位」的形勢,令默克爾能穩坐總理寶座。但隨著她非走不可了,「誰能代替她地位」的問題依然存在,這令CDU和德國面對很大的不穩定,而當這個問題必須由有力問鼎人士公開比拼(以及在幕後拉攏各方勢力支持)下,默克爾對誰會接任總理的「K問題」也失去了話語權。

至少目前是這樣。默克爾還是有牌可打的,現時有力接任黨魁的人士中,包括了北威州(Nordrhein-Westfalen)州長拉錫(Armin Laschet),他支持默克爾路線,包括在難民問題也支持默克爾的做法。但就算由拉錫代表CDU黨內的溫和路線披甲上陣,並最終當選,當中接班也不如AKK般,滿佈默克爾的「指紋」。

只能說,政治領袖不能靠欽點而成,要靠那人在殘忍的政治鬥爭親自落場,而且要「鬥死」幾個對手,才能脫穎而出。

畢竟,默克爾自己也是借政治獻金醜聞,「暗殺」當時的黨魁、現任國會議長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才由「鄰家小女孩」爬升成「歐洲女王」。

CDU重新向右的挑戰
最終壓垮AKK的稻草是上星期的圖靈根州(Thüringen)「州長風波」,我已在Medium寫過

我在這裏再寫幾句在Medium文章已寫過的問題:CDU會變得過度右傾、跡近極右嗎?

DW英文在AKK下台後發表了評論文章 Could Angela Merkel's CDU make a turn to the right? ,基本上跟我在 Medium 提過的問題類似。CDU路線爭拗的問題在於:

1、18年默克爾領導下,CDU全面向中間靠攏,但引發黨內保守派不滿,亦在右派政治光譜造成真空,令AfD有機可乘。

2、CDU在後默克爾年代一定會重向右轉,但向右轉多少?向右轉時,「重拾保守主義」跟納粹主義之間的分別有多大?這是CDU要回答問題。

3、隨著AfD冒起,德國政黨政治「碎化」,由20世紀末的4黨制變成現在6黨制,仍繼續跟隨原本的組閣/黨際合作思維,有時候會不再可行。

4、跟SPD和綠黨不同,CDU堅持不跟左翼黨合作,CDU的立場是同時不跟左翼黨和AfD合作,但如果出現一個情況,4個主流政黨全部合作,都未靠政治能量推動政策(即議會議席不過半),CDU在左翼黨與AfD之間如何抉擇?

5、圖靈根州長事件,就是將上述4點問題赤裸裸地呈現出來,也鮮明地向大家展示出,CDU內有人不介意將自己變得更像AfD。

=====
有關AKK過去一年面對下台壓力的文章:
2019年7月17日 / AKK正式落場掌國防 提前接班做準備?
2019年10月29日 / 東部地選三連挫 AKK壓力增加
2019年11月24日 / 下屆德國總理黑馬

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日本陷衰退經濟退居世界第4 無阻日股升勢下週有力創歷史新高

日本經濟意外陷入技術性衰退,GDP規模退居第4位,落後德國。不過,數據無阻日股當天再創34年新高,1990年以來首度在38000點以上收市,繼續朝歷史高位進發。

新加坡認「資助」Swift演唱會 文化部體育城攜手聯絡AEG

泰國首相色他(Srettha Thavisin)上星期「大讚」新加坡政府「精明」地給予每場演唱會200萬-300萬美元補貼,換取Taylor Swift這次巡演「The Eras」在新加坡舉行東南亞獨家演出後, 新加坡政府星期二回應,承認有向演唱會主辦方提供「資助」(grant) 。

俄監獄處:反對派Navalny死於獄中

俄羅斯聯邦監獄處星期五下午發表聲明,宣佈正被囚禁在北極圈的反對派人物納凡尼(Alexei Navalny,文首照片)當天較早時死在獄中,終年47歲。

上週接受Carlson專訪 普京:問得咁mild嘅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上週接受美國保守派名嘴Tucker Carlson專訪, 他星期三接受國內媒體訪問 ,被問及對那個訪問有什麼感受時,普京說Carlson「問得咁mild嘅」。

再有侵權指控 VW盛傳考慮撤出新疆

德國車廠VW(福士/福斯/大眾)星期三發表簡短聲明, 宣佈將再跟在中國的合作夥伴上汽討論新疆業務的「未來方向」 ,盛傳VW積極考慮撤出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