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焦點文章

加入歐盟或受影響 格魯吉亞首讀通過「外國代理人法」

格魯吉亞國會在過去數天有大量民眾上街示威反對下, 星期三首讀通過「外國代理人法」 。

總理「剪布」 法國已通過退休改革

法國總理菲利浦(Édouard Philippe)星期六(29日)下午6時左右在國會大會宣佈,啟動憲法第49條第3段,在毋須國會表決下宣佈退休金改革法案已經通過。理論上法案已經生效,除非國會通過政府不信任動議。


「第49.3條」是法國第五共和憲法中特有的條款,法國之前沒有,放眼其他國家都沒有這類機制。

根據49.3條,政府有權對某一法案——一般來說是財務法案、涉及開支的法案——「承諾責任」,法文稱為engagement de responsabilité。總理召開內閣會議,獲內閣同意對法案「承諾責任」後,總理要在國民議會作出此宣佈,相關法案便算已通過,國會毋須再辯論及表決。

內閣今天舉行了緊急會議,原本是討論應對疫情,而法國政府同日亦宣佈了連串措施,包括全國禁止5000人以上聚集的活動,但想不到的是菲利浦趁此同時討論啟動49.3條來通過退休金改革的問題。

作為制衡總理此一權力的機制,49.3條列明,國會可在「承諾責任」宣佈後24小時內提出不信任動議,需要獲1/10議員支持動議,並盡快表決。如果不信任動議通過,議案便當作被否決,而且內閣也已被推翻;否則,便繼續當作議案有效。

這個機制看似行政機關對付立法機關的「核彈手段」,但現實上,菲利浦這次是第五共和62年來,第89次動用49.3條。因此,之前一些人已揣測他最終要用上這機制來強行立法,令人驚訝的是他如此迅速就出手。

跟第五共和把法國由議會制變做半總統制的精神一樣,49.3條旨在加強行政機關,是基於第三和第四共和內閣經常被國會推翻的歷史上而引入。繞過國會訂立法例,看似是讓政府用來對付反對派,但實質上這是用來對付執政黨的。

我在2015年曾寫過,在法國,政黨更像是多個派系拼合而成的組織,而這些派系經常離離合合,現在的執政黨共和前進黨(LREM)固然是結合了光譜很廣闊的政黨,但即使是左翼旗艦社會黨,也是遲至1970年代才由幾個左翼政黨合併而成,而右派的分分合合更是常態,例如現時LREM其中一個盟友政黨MoDem,其前身在十多年前仍在中右陣營UMP。所以,當出現退休金改革這類爭議法案,拖慢法案審議的往往是執政黨自己,部份派系猶豫不決,變相加入了反對黨「拉布」阻延立法的行列,而49.3條就是要迫執政黨議員「埋位」。

菲利浦都是說,國會已辯論足夠,各方理據已提出,再沒有新觀點,目前的辯論只是浪費時間,因此是時候了斷。雖然議案已經過了委員會審議階段,但大會辯論只過了13天,未算用了很長時間,因此菲利浦這麼快就「剪布」,時間上令人意外。

基於LREM在國會擁有龐大多數,倒閣對這些議員沒益處,因此國會不可能為了繼續辯論法案而通過不信任動議,退休金改革篤定生效。

49.3條從來極具爭議,因為是行政機關強行阻止國會辯論,左右兩派主要政客都試過批評這個機制,但兩派當自己在朝時,全部都試過動用這條條款,包括上任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上台前曾批評49.3條不民主,上台後同意政府啟動49.3條,而當時強行通過的改革法案,是由現任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仍擔任經濟部長時推出。

【文首影片圖片來自菲利浦的Facebook專頁】

留言

  1. 剪布及拉布用詞很常出現於港媒
    可否請樓主替網友解釋一下

    回覆刪除
  2. 剪布及拉布蠻常出現於港媒
    可否請樓主解釋一下涵義

    回覆刪除

發佈留言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英國假郵票泛濫疑來自中國 國安專家:等同中國發動經濟戰

英國近日湧現大量假郵票,導致很多人被罰款5英鎊。 《電訊報》星期三晚報導 ,這些假郵票應該來自中國,保安專家和一些議員斥責中國形同發動「經濟戰」,跟「印製假鈔」沒有分別。

歐盟調查中國風力發電機傾銷 Vestager:不容「太陽能板四步曲」重演

繼電動車後,統籌科技政策及主管競爭政策的歐盟執委會副主席韋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文首截圖) 星期二訪美期間宣佈 ,歐盟對中國製風力發電機進行調查,看看是否透過中國政府過量補貼而讓中國產品獲得不公平的競爭優勢。

稱威脅國家安全 瑞典遞解中國網媒主編

瑞典傳媒星期一報導 ,瑞典已把一名居瑞近20年的中國女記者遞解出境,終身再不得入境,理由是她對瑞典構成國家安全威脅。

雪梨教堂講道傷人案列恐襲 16歲刀手有宗教動機

澳洲雪梨星期一晚發生教堂襲擊案,新州州長柯民思(Chris Minns)星期二上午宣佈, 案件列為恐怖主義案件 ,警方認為犯案的16歲青年襲擊時有宗教極端主義動機。

【德中峰會】習談產能稱電動車出口屬「貢獻世界」 談烏戰說中國非「當事方」

德國總理蕭凌志(Olaf Scholz)星期二在北京會見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他此行兩大目標是處理中國產能過剩及烏克蘭戰爭問題,但習近平在這兩個議題都未有給出德國希望獲得的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