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星期日

通訊科技救了埃爾多安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未遂政變最經典一幕,相信非上面影片截圖莫屬——當政變開始了大概4至5小時後,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竟然用了Facetime,透過CNN土耳其分台向全國以至國際發表講話,證明自己仍然安全,仍然是掌控國家的領袖,並呼籲全國支持者上街對抗軍事政變。

這一幕被視為政變失敗的轉捩點,亦可反映21世紀有了新通訊科技下,政變這種「20世紀產物」的「玩法」也不同了。當然,最諷刺的是,埃爾多安近年被視為加強箝制社交媒體及傳媒,結果卻是社交媒體和傳媒的發達,救了埃爾多安一命。

政變要成功的關鍵
VOX訪問了曾就政變研究寫過書籍的學者Naunihal Singh,他說,一場政變要成功,最關鍵是要製造一個自己「已經」成功的觀感,政變成敗從來跟參與人數及手上的武器無關,因為參與政變的從來都只會是少數,而策動政變的目標是奪權,沒有人想接手一個動盪不安甚至爆發內戰的國家,因此就算手持武器去進行政變,這些武器的作用都不是用來大規模殺死敵方或平民,而只是威嚇。

對於Singh來說,在一場政變,大部份國民都是觀望者,會倒向似乎勝出的一方,即使是埃爾多安支持者(平民或軍隊內),如果他們發覺埃爾多安大勢而去,他們都會支持政變。
這個,就解釋了,任何政變,發動者第一時間一定會佔領電視台,令電視廣播只能播出自己的訊息。

土耳其政變者正正是做不到這點。政變士兵只是佔領了國營電視台TRT,透過TRT宣佈自己接管了政權。

在政變首數小時(政變先兆在晚上7時半左右開始出現,有士兵封鎖伊斯坦堡橫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大橋),埃爾多安其實是有被成功扳倒的跡象的,當時沒人知道他身在哪兒,也沒有政府或執政黨高層能證實他安全。

然而,儘管埃爾多安被指打壓傳媒自由,但土耳其仍是存在一定數量的電視台。實際上,在21世紀,大部份地方的電視台數目都遠較上世紀為多,因為收費電視普及了很多,而且科技進步令可容納的頻道數目增加(香港這麼少電視台只是異數),於是,土耳其政變者不可能一次過控制所有電視台,亦不能以為控制了TRT就控制了訊息發放。

即使是CNN土耳其台,儘管該台隨後被佔領了,但根據該台記者事後講述,前來佔領的士兵要求中斷廣播,該台人員只稱做不到,那些士兵就竟然相信了,然後只把直播室清場便算。

這樣,就令埃爾多安有空間反撲,向公眾發放他自己的訊息。

出現在21世紀的20世紀政變
政變另一個敗筆是,政變者沒有即時拘捕甚至殺死埃爾多安。埃爾多安當時正在一個地中海城鎮度假,士兵在他逃離了酒店後,才轟炸那間酒店,這顯示政變者是一早知道埃爾多安身處的地方,但沒有盡早出手。

儘管國外不少人抨擊埃爾多安,而他在國內也有不少反對者,但他在國內的支持度仍不能低估,只要他能出來表示自己無事,並向支持者作出呼籲,那麼,政變便已註定失敗。

除了那個Facetime講話,土耳其的社交媒體在政變期間未有受太大封鎖(但應該是較平日慢了,或部份時間有封鎖),令政府及其支持者有能力在埃爾多安發表講話後,不斷在這個平台發放訊息。同時,平民可以利用社交平台發放當地市面情況,包括國民湧往ATM取出存款,這反映市面混亂,給人一個政變者不能控制局面的印象,加強了政府支持者反抗政變的決心。

路透社一篇分析,第一句便寫了「一場古怪的20世紀政變被21世紀科技及人民力量打敗了」,也反映這點,而且,在21世紀,變了的不只是通訊模式,還有人民的意識也不同了,很難再如20世紀後半期土耳其政變頻繁時期般,當人民是順民,對軍方隨意推翻一個民選政府視而不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