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8日星期一

歐土乘機取消難民協議?

土耳其發生未遂政變,現在焦點落在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如何對付政變者。以他掌權超過13年的往績,大家知道他一定會鐵腕對付,不理法治人權也要摧毀對手。

這令歐洲十分擔心,因為歐洲一向批評埃爾多安專制,而雙方早前簽署的難民協議,當中提及加快處理土耳其加入歐盟的申請,是建基於該國的政制及人權跟歐盟各國看齊。

更不要說,埃爾多安在17日宣佈,考慮恢復死刑來處分政變者——恢復死刑,完全踩了歐盟的底線。台灣人應該對這點十分清楚。

死刑對付政變者
土耳其2004年廢除死刑,理由正是這是加入歐盟的眾多必先條件之一。現在考慮恢復死刑,等如宣告不想加入歐盟。

在之前的歐土難民協議,要點大概是:土耳其收回等候審批資格的敘利亞難民,歐盟就答應給予土耳其人免簽證入境待遇、加快審批土耳其入盟,以及給予資金讓土耳其安置這批難民。然而,除了收回難民,歐盟在上述協議中也定出土耳其要進一步改善法治及人權的條件。

除了死刑問題,土耳其審訊這批政變者時,法律程序一定較目前已被歐盟詬病的更差;土耳其拘捕疑犯時,一定會有無辜人士被拘捕甚至被定罪;甚至,埃爾多安同時整頓法院,但司法獨立是歐盟認為民主/人權保障的主要議題。這些全部違反歐盟定出的要求。

歐土同床異夢
另一個問題是,歐盟當初叫難民在土耳其等候難民審批資格,是建基於土耳其是一個穩定、且尊重人權的國家,但政變過後,很難再說服難民,土耳其是適合等待審批時身處的「安全」國家。

即使政變之前,我已不覺得歐土協議落實到,因為歐盟/歐盟各國/土耳其都沒有意願落實。對於埃爾多安,他一向對西方的民主人權價值觀不以為然。對於歐洲的「親歐派」,例如歐洲議會議員,人權是他們接納土耳其的最大障礙。而且,不少國家,例如法國、德國,甚至是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自己,骨子裏都認為土耳其是伊斯蘭國家,不應加入「基督教文化」的歐洲。所以,我覺得大家都很想找個機會取消這份協議。

不想接納土耳其的默克爾
說來諷刺,歐土協議達成時,很多人「批評」默克爾不介意一個大型伊斯蘭國家加入歐盟。然而,如果你早在她上台前便已留意歐洲政治的話,便會記得,當時全歐洲政界都說,唯一一個阻撓土耳其加入歐盟的正是默克爾,只要土耳其說服到她,其他歐盟國家可以迅速處理土耳其入盟的談判(而她那時還未做總理)。

另一個諷刺是,在英國脫歐公投中,支持離開歐盟的人士其中一個舉出的理由是,土耳其會加入歐盟,英國不應留在這樣的一個組織。Again,如果大家有長期留意歐洲政治的話,歐盟內最支持土耳其加入歐盟的國家一向是英國!!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美國一向希望土耳其加入歐盟,便借英國在歐盟代言,而且這也符合「歐盟越多國家、越難深化一體化」的英國戰略目標。倒是德國和法國(尤其是兩國的右派)是高度反對土耳其加入的。

對歐土雙方來說,或者這場政變正是不再落實難民協議的一個好借口。至少,協議執行的難度大大提高了,協議難產的機大大增加。

然而,對於歐洲來說,問題在於,土耳其收回難民後,的確少了很多敘利人湧往歐洲,如果土耳其不再收回難民,或是自己局勢不穩到自身難保,歐洲便又再面對嚴重難民潮,可能又再令極右冒起。

(文首照片來自歐盟,是2016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領袖會議的照片,當中左二的土耳其總理已經換了人)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