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9日星期二

襲擊過後 由齊心到憤怒


法國尼斯在17日舉行默哀儀式,悼念在14日法國國慶日襲擊中喪生的死者,出席活動的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左二,照片來自法新社)罕有地被在場人士不斷喝倒彩,又大叫他是兇手、要下台。

在一個理應屬莊嚴的場合,向政府官員喝倒彩,在法國應是第一次,反映出法國人越來越不滿現政府打擊恐怖主義不力。

而且,在場的已是民望較高、在治安問題已算較法國人認同的瓦爾斯。如果是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後果更不堪想像。


法國人對政府越來越失去耐性,理由很簡單——這已是法國18個月內第3宗嚴重襲擊。去年1月《查理週報》受襲,尚且說大家未意識到法國原來也面對這種襲擊的風險;去年11月巴黎襲擊,也還可說反恐行動未必立即奏效,而且《查理週報》的襲擊仍算是少規模及有針對性,與巴黎襲擊的規模及無差別性有分別;但到了尼斯襲擊,已很難再去解釋為何自己生活的地方會一而再、再而三受襲。

當然,實際上,大家知道法國反恐及阻止襲擊,難度很高。但更實際的是,奧朗德再難令法國人對他維持國內安全有信心。每次有襲擊時出來發表電視演說,不代表可以令人增加信心。

政治環境改變了,也令國民很快便公開對政府的不滿。明年4月底至5月初就選總統,6月是國會選舉,嚴格來說,法國已踏入「選舉年」。因此,在野的右派很快就出來抨擊奧朗德政府,跟之前兩次初期不敢這麼快就抨擊政府有很大分別。

尤其是2位熱門總統候選人——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和前總理朱佩(Alain Juppe),他們必須立即批評奧朗德,否則會被人覺得示弱。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